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使节觐见(上)
    ,精彩小说免费!

    已是四月,天渐渐转暖,中京城中也有了些春意。

    天还没有亮,辽国皇宫的南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辆又一辆的车驾在拒马台前停下,从车厢里走出来一个又一个穿着华贵朝服的辽国大官们。

    杨怀仁今天也难得穿了正装的宋使官袍,帽子上的一堆翅儿显得格外显眼,他身后则跟着同样正装打扮捧着宋朝国书的萧老倌儿。

    今日的大朝会上,耶律洪基要接见外国使节和周边一些较大部族的首领或代表,只允许带一名随从入宫觐见契丹皇帝,所以杨怀仁也只能带着萧老倌儿进宫。

    原因也很简单,等会儿见了耶律洪基,杨怀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些官话套话需要这老头儿在旁提点,另外他还可以随时充当翻译。

    万国寺的官员给他们引路,把杨怀仁带到了正门前的一条队伍中等候,宋朝作为辽国最重要的邻国,所以杨怀仁理所当然的排在了使节队伍的队首位置。

    其他的参加朝会的辽国官员,单看他们的样子的话,杨怀仁感觉他们好像也没什么文化,但他们还是很遵守规矩的,在宫门外也都按照自己应该站的位置站好,并没有和前后左右的同僚交头接耳。

    忽然间所有官员好像听到了什么,忽然转身面向后方,几个衣着格外庄重华丽的男人走上前来,那些辽国的官员们便同时躬身行礼。

    那几个人,走在最前边的便是耶律延禧了,如今他贵为皇太孙,在名义上可以说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所以得到了所有官员的尊敬。

    而他的身后,还有几个人,看装扮应该是辽国的重臣了,杨怀仁认识其中两个,一个是走在耶律延禧身后的南院大王耶律跋窝台,另一个是站的更靠后的萧达布合。

    萧达布合站在另一个和耶律跋窝台装束差不多的人身后,杨怀仁猜来,这人应该就是北苑大王萧撒弼了。

    而他们身后还有几个人,有老有少,有契丹人也有汉人,装扮各式各样。

    让杨怀仁最关注也是最好奇的,应该是萧撒弼父子俩了,萧达布合健壮,身高却一般,若是仔细比一比,杨怀仁都比他高一些。

    但搞笑的是萧撒弼的身高,杨怀仁大致比较了一下,应该和黑牛哥哥差不多,比萧达布合整整高了一头,而身材却瘦削了些,看样子和萧达布合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杨怀仁忍不住心中窃笑,要么是萧撒弼被隔壁老王带了绿帽子,要么是萧达布合是捡回来的——这爷俩的长相和体型完全不符合遗传学。

    耶律延禧走在最前头,一路走到宫门前并没有对其他辽国官员还礼,可走过杨怀仁身边时,却微微颔首示意了一下,杨怀仁也微微一笑,颔首还礼。

    耶律跋窝台最是欢喜,一路笑着走过来,甚至不断的和他熟识的官员打招呼,大家也都知道今天他宝贝女儿要被赐封公主,便也客气的满口恭喜之词。

    比起两位姓耶律的如此热情,倒是姓萧的爷俩一脸冷峻,走过杨怀仁身边时,还斜着眼冷冷的瞅了一眼杨怀仁,让人极其不舒服。

    杨怀仁只是撇嘴一笑,心里却在暗骂,你们爷俩长的差距这么大,不用我瞎寻思啊,只要是人不瞎,都能看得出来你们家关系十分混乱,你头上油油的冒着绿光,也不是我干的,干吗斜楞我啊?切!

    东方的天空只是微微露出了些白光,宫门便缓缓打开,一众参加朝会的官员和各国使节们跟在耶律延禧身后鱼贯而入,走过了一条长长的白玉石大道,面前便是辽国皇宫的大庆殿了。

    杨怀仁早知道辽国的中京城和皇宫都是仿照大宋来建设的,只是连皇宫大殿的名字都来模仿,实在是让人觉得可笑。

    辽国皇宫的大庆殿也算是比较宏伟,不过走进去,却发觉内部的装饰和大宋有了很大的区别,穹顶设计成了蓝色的圆顶,站在殿中,仿佛抬头就是蓝天一般。

    杨怀仁其实很喜欢这样的设计,虽然少了些贵气,但感觉上人站在这样的穹顶之下,心中似乎也宽广舒服了些。

    辽国的官员分文武左右站立,杨怀仁这些各国使节们便站在了大殿中间。

    他身旁和身后的各路使节和代表,杨怀仁倒是认识几个,大家同样住在万国寺,这几天也是相互拜访了一下。

    杨怀仁表情轻松,忽然间便看见了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完颜阿骨打,此时完颜阿骨打也在看他,杨怀仁便微笑着示意了一下,却不料完颜阿骨打竟忽然把眼光移开,并没有理会。

    杨怀仁其实倒也不太介意,只是觉得这个人太骄傲了,疑心又太重,倒是符合他们这类人的性格特点。

    一个宦官高唱了一声“皇上驾到!”朝堂上一众大小官员便恭敬的伏身行礼,山呼“圣上万岁”,杨怀仁只是欠了欠身子叉手行了礼,便抬头去看走上龙椅前的耶律洪基。

    杨怀仁之所以不跪,而是执宋礼,也是有讲究的。

    一个使节去别国访问,见了对方的皇上,按规矩其实本就不用行大礼。

    不过古时候各国之间的邦交关系,和后世又有很大的不同。像高丽这样的小国,同时是大宋和大辽的附属国,所以他们的君王对大宋和辽国的皇帝,是以臣自称。

    而使节出使上国,使节就代表了他们的君主,所以不论面对宋朝还是辽国的皇帝,他们都行跪拜之礼,以示君臣之分。

    但宋辽之间,是以兄弟论邦交,所以不存在兄弟之间互相跪拜的道理,辽使在宋朝见了宋朝皇帝,同样无需行大礼,所以杨怀仁见了耶律洪基,也只要叉手行大宋的文人礼节便可以了。

    而其他的使节和部族代表,要么是向辽国皇帝称臣,要么本来就是辽国境内的臣属部族,比如完颜阿骨打这样的,特曼见了耶律洪基还是要学辽国其他臣子一样行大礼。

    这么一来,大庆殿里跪了一大片人,杨怀仁和耶律洪基站着对望了一眼,局面倒是十分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