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赐婚(上)
    杨怀仁的状态立即转换成了商人模式,脑子里飞速计算了起来。

    大宋按约定每年上缴给辽国的岁币是银十万两,绢帛二十万匹,除此之外,大宋为了向年前契丹皇帝特意派人来吊唁太皇太后,按礼仪又增加了些绸缎、珠宝、玉器等奢侈品作为礼物送给耶律洪基。

    如果按照行价来计算,杨怀仁这一趟给辽国送来的东西,价值约有三十万贯。

    而耶律洪基的回礼呢?那点牛羊和毛皮等东西,算一算也就几千贯的价值,这也太抠门了。

    萧老倌儿见杨怀仁犟着脸一副生气的样子,怕杨怀仁忘了如今他们还在人家辽国的朝堂之上,生怕杨怀仁再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来,赶忙小声劝道,“杨郡公冷静啊,如今可是在辽庭之上,千万要冷静啊……”

    杨怀仁转忧为喜,笑道,“咳,你看你急的,你真当我没点定力呢?生气归生气,可本使也不至于在人家地头上,特别是人家的皇帝老儿面前瞎胡闹惹事。

    我又不傻,再说前几天咱们跟那么多契丹商人签订了生意合作的协议,将来咱们从契丹人身上赚的钱比每年的岁币可多多了。

    另外,呵呵,萧老倌儿,你觉得本使就没有准备吗?以前别的人做宋使来辽国是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也不需要知道。

    但是既然今天我做了宋使,就得让契丹老皇帝拿了我们多少,再还给我们多少……啊不对,是加倍奉还!”

    萧老倌儿越听越不对劲,心里还是很担心,就怕杨怀仁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来,可他就是一个小小的奉礼郎,又新晋成了杨怀仁的“自己人”,他更不敢再说什么劝谏的话了。

    杨怀仁心里想的却是,幸亏我早有准备,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啊不对,是第一次来,不过嘛,哥还是要对契丹人说,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必须给我吐出来!

    礼单还真是很长,那个内侍念了好久,可还不见他停下来,尽管杨怀仁不太懂契丹话,可那份进贡和回礼的单子里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词,牛羊,皮毛什么的,杨怀仁慢慢就摸准了规律,渐渐就听明白了。

    最可笑的是,不知一个什么部族,给耶律老皇帝进贡了牛羊各一万头,而耶律老皇帝给人家的回礼是牛羊各五十头,这一进一出,人家就亏大发了。

    这个部族进贡的这牛羊各一万头,按照耶律洪基抠门的尿性,够给所有使节和代表回礼了。

    可气的是你起码给人家换换啊,人家进贡牛羊,你收完了礼再从人家的礼物里单数出来牛羊各五十头当回礼再让人家带回去,你说人家这回礼是拿啊还是不拿啊?

    眼见着太阳挂的高高的,貌似已经过了正午时分了,那份礼单才算念完,念礼单的老宦官嗓子都哑了。

    杨怀仁寻思着这接见仪式终于算是完事了,耶律洪基这老头就算是再抠门,也得办个什么宫廷大宴来招待招待各国使节吧?

    可接下来还是没发现耶律洪基有掏腰包请客吃饭的意思,又叽里咕噜了一阵子,又宣布举行赐封公主的仪式。

    杨怀仁心道,对啊,把这事给忘了,鬼姐今天就要当公主了,那以后再见了她是不是应该喊她鬼公主了?

    好在赐封仪式不算复杂,宣了一身华服的鬼姐上殿,念了一道圣旨,她就是新晋的大辽安国公主了,实际上也就是耶律洪基认干女儿那么点事。

    期间鬼姐一眼也没有看过杨怀仁这边,那意思仿佛是有点避险,杨怀仁倒是不在意,反而觉得一个憎恨契丹人的女人当了契丹的公主,事情有点怪异。

    耶律跋窝台最是开心,他已经是大辽的南枢密院使,他的女儿又成了安国公主,他的这一脉家族,似乎在辽国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耶律洪基也似乎很开心,和蔼的向鬼姐问道,“耶律尺薅斤,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安国公主了。”

    他又转向了笑脸盈盈的耶律跋窝台,“爱卿,安国公主几年应该二八年纪了吧?”

    耶律跋窝台出班答道,“回禀陛下,安国公主刚过了十六岁的生辰。”

    耶律洪基笑道,“不知之前可曾和哪家定下婚约?”

    耶律跋窝台又答,“回禀陛下,臣下还未曾为公主订立婚约。”

    耶律洪基对他们父女两人问道,“既然如此,朕若是为安国公主赐婚,不知你们可否愿意?”

    耶律跋窝台喜上眉梢,和鬼姐同时答道,“多谢陛下隆恩。”

    杨怀仁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忍不住微微摇头笑了笑,你们的戏也太做作了,以前耶律洪基每次破格赐封一位族中子弟的女儿为公主,照例都会为她赐婚的,这样的做法似乎早就成了一种惯例。

    在此之前,耶律尺薅斤要被赐封公主的事情在中京城就已经人尽皆知,再为她赐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耶律洪基和耶律跋窝台非要在朝堂上再演上这么一出,关键是观众们都早已经被剧透了,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儿的兴趣来,真是多此一举。

    杨怀仁寻思着,之前鬼姐找过字透露过这件事,而后来从耶律跋窝台对他的态度上看,似乎耶律洪基都有把鬼姐赐婚给他的意思。

    但杨怀仁又觉得他跟耶律洪基似乎没有私下里见过面,更没有深入了解过,就这么在今天的大朝会上给他一个宋朝来的使节赐婚一位公主,是不是有点太突兀了?

    不过后来一想,契丹人学汉人的礼仪和文化,也都学的不伦不类的,很多时候都弄的很别扭,也不算是很奇怪。

    杨怀仁抬眼去瞅耶律洪基,恰巧发现耶律洪基笑眯眯地朝他看了过来,杨怀仁这下便知道先前的各种猜测应该要变成现实了。

    只是杨怀仁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来,耶律洪基要用个什么理由,来让他一个宋朝的使节做他辽国公主的驸马爷。

    只听耶律洪基向鬼姐问道,“不知公主心中可有了心上人没有?”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