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赐婚(中)
    鬼姐羞怯地装作娇滴滴低下了头,可没等她开口回答,一旁的北院大王萧撒弼忽然站了出来,对耶律洪基道,“启奏陛下,陛下既然要为安国公主赐婚,那么臣以为,按照咱们契丹人的规矩,耶律氏的女儿,应该赐婚给萧氏的子弟。”

    萧撒弼突然这么站出来一说,耶律洪基似乎根本没想到,而耶律跋窝台就更是吃惊了。

    他们俩一个南一个北分管南北两院,职位上相同,但实际的话语权上,北院大王萧撒弼是比南院大王耶律跋窝台要稍稍高一些的。

    但那也仅限于在政事上,而私事上,谁也不能做谁的主,在耶律跋窝台眼里,就是他要出嫁女儿,萧撒弼站出来横加干涉了。

    朝堂上所有人本来站了一上午,都有点饥困交加,但是见到南北两院的大王似乎顶了起来,便都来了精神看这场难得的热闹。

    杨怀仁的视角里,这其实是萧撒弼和耶律延禧之间的一种对抗,耶律跋窝台是倾向于支持耶律延禧的,这就等于跟萧撒弼是对头了,今天耶律跋窝台的女儿被赐封公主,正是耶律洪基在给他的孙子造势。

    这就让萧撒弼不能让他们这么容易就得逞了,而他选择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搬出契丹人多年以来的一个习俗来说事,耶律氏和萧氏之间通婚,那是契丹人,特别是在贵族阶层中长久以来的习惯。

    那意思就是耶律洪基既然要给新晋的安国公主赐婚,那应该从萧氏的子弟里边找了。

    萧撒弼此言一出,反应最大的自然是耶律延禧,他心中清楚这是他皇爷爷帮他铺路,萧撒弼站出来说了这些,就是存心破坏了。

    他的身份不好亲自站出来反对,便给站在对面众武将中的耶律溥使了个眼色,耶律溥会意,便跳出来指着萧撒弼讥讽道,“北院大王好威风!

    你说按规矩耶律氏的女儿家要嫁给萧氏的子弟,咱们大辽律例里,哪一条这么写了?这只是风俗而已,难道耶律氏就不能嫁耶律氏了?萧氏就不能娶萧氏家的女儿家了?”

    萧撒弼面露愠色,冷眼瞅了瞅耶律溥,“耶律溥,本王问你,你老娘和你老婆是不是姓萧的?咱们的历朝历代的陛下所娶的皇后和后妃,又是不是都姓萧?”

    耶律溥被他怼得面红耳赤,反驳道,“咱们大辽历朝历代的陛下都娶萧氏为后妃,那是圣上对你们萧氏皇恩浩荡,你看看民间,哪里有这样的风俗?要是有个地方都是姓萧的,那他们还都不成家了是怎么?”

    萧撒弼面色轻松,不耐烦地冲耶律溥摆了摆手,“民间本王管不了那么许多,但是在契丹皇族和众多贵族里,可都是一直遵从了这条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怎么,你不认祖宗了?”

    “你!”耶律溥怒目而视,却无言以对。

    这时武将这边又站出个老头来,看样子也得有六十来岁了,看脸型跟耶律洪基生得还有点像。

    他笑呵呵说道,“大家都是契丹人,何必为了一件小事在朝会之上吵来吵去,难道你们不怕让各国的使节看了笑话?”

    耶律跋窝台直道这老头是站出来帮大家说和的,便趁机说,“叔父说的有理。”

    接着他转向了萧撒弼,“萧大王,小女今日盛皇帝陛下圣恩,被破格赐封为安国公主,这是一件喜事,是我们南院的一件天大的喜事。

    你就算不给我耶律跋窝台面子,也要给陛下面子。既然陛下说了赐婚,无论把安国公主赐婚给谁,那都是谁的福气,谁也不敢不从不是?

    今日当着本朝文武百官和各国使节面前,你非要站出来说三道四,没把本王放在眼里我不跟你计较,可你若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那本王可就要跟你说道说道了。”

    萧撒弼知道这是耶律跋窝台给他扣帽子了,便赶忙向耶律洪基躬身行礼道,“本王绝没有违逆陛下的意思,只是既然陛下要给安国公主赐婚,本王想起来咱们契丹人的这个风俗来,又想到本王的犬子尚未婚配,才有此一言。”

    耶律溥忽然讥笑道,“萧大王,是你记性不好还是我耳朵坏了?萧达布合如今二十又六,中京城里谁不知道他早已妻妾成群了?你孙子都有好几个了,还说他尚未婚配?”

    萧撒弼不慌不忙道,“犬子妾室纳了几房是不假,可正室长妻之位,却依然空缺,他几个妻妾给本王诞下几个孙儿,这又什么好奇怪的?!”

    说到这里,鬼姐心中就慌了,本来她知道耶律洪基要拉拢杨怀仁,要把她许配给他的,但谁也没想到萧撒弼突然跳了出来,还拿契丹人的婚配风俗来说事,这下可麻烦了。

    萧达布合是个什么人,别说中京城里,全辽国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仗着他爹是北院大王,平时没少做坏事,绝非良人之选。

    可这种情况下,总不能让杨怀仁站出来说他要娶一个契丹人的公主吧?

    耶律洪基心中同样不喜,可萧撒弼是萧氏中势力最大的一脉,论起来还是他的表亲,他也实在不好坚决反对他的意见。

    可君无戏言,给安国公主赐婚的话题已经说出来了,又不能再收回来,只好不做任何反应,任凭他们自己争论出一个合适的办法来。

    杨怀仁热闹看的正兴起,他的身份也不好掺和人家契丹人的家事,只是担心鬼姐可别做出什么太冒失的事情来,万一露了自己的身份,那就没法收场了。

    那个站出来说和的契丹老头,杨怀仁猜想应该就是耶律洪基的亲弟弟,当今辽国的天下兵马大元帅耶律和鲁斡了,感觉上他好像在劝架,可杨怀仁回味之下,觉得这老头似乎还有别的深意。

    耶律溥不论是地位上还是辈分上,都比萧撒弼差了一截,被怼了两次,都没法找出理由来反驳萧撒弼。

    耶律和鲁斡忽然又好像是向着耶律跋窝台的意思说道,“陛下说要为安国公主赐婚,那是不能改的,只是赐婚给谁,本王就觉得有点难以抉择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