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赐婚(下)
    耶律和鲁斡明显就是在和稀泥,“若是陛下给安国公主和萧撒弼的儿子赐婚,本王觉得……不是不可以,不过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了。”

    萧撒弼听了前边还以为耶律和鲁斡是帮他说话,可听到后来才发现,这老头子是悄悄地给他下绊子呢。

    “王爷此话怎讲?”

    耶律和鲁斡见萧撒弼有点愠怒,不慌不忙答道,“什么此话怎讲?萧撒弼,你想讨儿媳妇儿就直接说讨儿媳妇儿,干吗绕弯子拿风俗出来说事?

    难道你忘了?去年年底萧答答的女儿被赐封公主的时候,陛下同样给她赐婚了,不也没赐婚给我们耶律氏吗?

    那会儿你怎么不说按风俗姓萧的女儿出嫁,就一定要嫁给耶律氏了?”

    萧撒弼语塞。耶律和鲁斡口中的萧答答是他族堂弟,现任东京道副留守,也是契丹贵族中比较有实力的一支。

    耶律洪基近年来赐封了不少公主,除了他本族和本家中的子弟之女外,也有萧氏中的女儿家,目的也是搞平衡,不至于被萧氏贵族说他厚此薄彼。

    去年年底萧答答之女同样被破格赐封为公主,耶律洪基给她赐婚的时候,也是听从了萧答答的意见,把公主赐婚给了东海部的一个族长的长子,并没有赐婚给耶律氏。

    东海部生产珍珠,萧氏家族也因此从东海部赚取了不少的财富。如今耶律和鲁斡提起这件事来,就是说萧撒弼今天拿风俗来说事为儿子讨媳妇儿的理由似乎不那么让人信服。

    “好,好,王爷你说的有道理。”

    萧撒弼想了想,还是继续为自己争取道,“就算这个耶律氏和萧氏通婚的风俗习惯不能当做道理来讲,那陛下既然要给安国公主赐婚,本王想陛下推荐本王的犬子,这总没什么可说的了吧?”

    萧撒弼的意思就是把皮球踢回给耶律洪基了,耶律洪基自然知道萧达布合是个什么货色,他要是把安国公主赐婚给萧达布合,那就相当于把安国公主往火坑里推。

    这样一来,不但原先相好的拉拢杨怀仁的计划就此流产,还会让耶律跋窝台非常不爽,反而会让耶律跋窝台心怀怨愤,对他孙子将来继承皇位就不利了。

    其实不用耶律洪基为难,耶律跋窝台自个儿就不愿意把女儿嫁给萧达布合。

    他说道,“虽然说儿女的亲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咱们契丹人自由惯了,没有强娶强嫁的道理。

    安国公主既然是本王的女儿,那她要出嫁,总要听听本王的意见吧?总要听听她本人的意见吧?”

    他问鬼姐道,“女儿,你心里有没有心上人,你大可大胆的说出来给陛下听,陛下一定会听从你的心意,不会把你赐婚给一个不相干之人。”

    鬼姐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让她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自己的心上人来,对一个女儿家来说,也太难了。

    若是换了一个宋人女子,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要是当中说自己有了心上人,甚至会被一些迂腐的文人说她是不知廉耻。

    而契丹女子则相对开放一些,更加敢爱敢恨,但是对鬼姐来说,她总不能现在就直接说她的心上人是杨怀仁吧?以后可怎么面对他?

    她想了想,缓缓说道,“女儿还没有心上人。不过在女儿心里,女儿将来的夫君,不管他是不是契丹人,也不管他是什么国家和部族的,但他必须是一个能文能武,才华横溢之人。”

    耶律跋窝台想得到的答案是鬼姐直接把杨怀仁的名词说给耶律洪基听,但听她说完,也觉得让女儿直接说他心中属意一个宋朝的郡公似乎也有点不妥,这么说反而更好,那意思就是讽刺萧达布合不学无术,无才无德,根本就配不上她的意思了。

    萧撒弼爷俩脸上有点难看,萧撒弼瞪了不争气的儿子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可萧达布合却不这么觉得,他觉得手下人能文能武就行了,他作为一个主子,只需要有足够的心计去控制手下那些有本事的人就行。

    杨怀仁觉得事情这下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这事要是讨论不出个结果来,朝堂上这六百多人都得继续渴着饿着,这有点不太人道。

    他本想看看耶律洪基这位传说里很强势的契丹皇帝面对这样的情况会如何处理,却忽然间发现耶律和鲁斡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斜着眼给他们使节站的这边不知是谁打了个眼色。

    就在这时,杨怀仁身后有个人突然略过他上前站了出来,对耶律洪基说道,“微臣是女直部族长完颜乌雅束之弟完颜阿骨打。

    微臣听完安国公主的话,觉得公主说的心中期盼的佳偶人选,正是在下!

    若是陛下愿意降恩于微臣,把公主赐婚给微臣的话,微臣愿意为公主赴汤蹈火,当做神女一样的对待!”

    我勒个去!是完颜阿骨打!

    杨怀仁三观碎了一地,从来没想过完颜阿骨打脸皮这么厚啊,人家说的是文武双全才华横溢啊大哥,你是见了美女哈喇子横溢啊。

    不过转念一想,杨怀仁忽然明白完颜阿骨打的用意了,他们女真人要想不被契丹人继续压迫,必须自己强大起来。

    但要想强大,对完颜阿骨打来说,他最要的是时间。如果他能迎娶以为契丹公主回去,那就能为他争取一段很长的时间,他是把安国公主当做了一道护身符了。

    而这一点很快就被更多的人反应了过来,接下来蒙古部的一位青年也忽然站了出来,说了一番比完颜阿骨打还不要脸的话,什么公主就像天上的白云让他爱慕和仰望之类的,酸的人倒牙。

    这还不算最不要脸的,高丽国使节也出来凑热闹,说高丽国鸡林公王熙的长子和安国公主年龄相仿,且尚未婚配,求耶律洪基赐婚,如果两家结为秦晋之好,鸡林公愿意想辽国进献一千名新罗妇作为答谢。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