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延寿丹(中)
    耶律延禧很能揣摩他爷爷心中的想法,他看了看杨怀仁,又看了看耶律洪基,很快就瞧出了杨怀仁献药似乎另有所图,而耶律洪基对此也心怀疑虑。

    他站出来说道,“杨使节,你向我大辽皇帝进献延寿丹,是不是晚了一些?”

    杨怀仁装作无辜状,“晚了?恕在下不知皇太孙殿下此言何意。”

    耶律延禧笑道,“你若是想娶安国公主做我大辽国的金刀驸马,应该早一点把这延寿丹献出来才是,也好早一点在我皇爷爷心中博个好感。

    可你等皇爷爷决定用比武招亲的方式来决定安国公主的驸马人选了,才把延寿丹拿出来进献,难道不是晚了吗?”

    杨怀仁不急不忙地拱了拱手,“皇太孙殿下说笑了。这延寿丹,我也想早一些进献给陛下,可直到今天,陛下开大朝会接见各国使节,我才有这个机会不是?

    刚才你也见到了,朝会之上,陛下接见使节是正事,是大事,而我进献延寿丹是私事,是小事,怎么能让陛下因小失大呢?

    殿下说我进献延寿丹是为了博得好感,是为了让陛下把安国公主赐婚给在下,这一点,请恕在下难以苟同。”

    耶律延禧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能无私进献不成?”

    杨怀仁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难道不可以吗?殿下说我是为了当安国公主的驸马才进献延寿丹,这话可真是冤枉我了。

    我一个宋朝的使节,哪里知道今日的朝会上要举办安国公主的赐封仪式?又哪里去知道陛下要为安国公主赐婚?

    可我这延寿丹,可是早就炼制好了的,今日一早就揣在怀里,也早就想好了要进献给陛下服用的,目的也是想让陛下能龙体康健,延年益寿,这可是本使的一片好心啊。

    如果有人非要说我进献延寿丹是另有所图,那我也只能承认,因为我有目的,也绝对是好目的。

    就像方才陛下接见本使之时所说的话,我便十分赞同,我也希望宋辽之间能一直亲如兄弟,永世修好。

    所以我进献延寿丹,和我做不做安国公主的驸马并没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刚才我也说过,安国公主貌美如花,自然也应该找个英俊潇洒的好儿郎做驸马。

    要这么说的话,好像也就在下能达到这个要求了,所以我觉得陛下要给安国公主赐婚,直接赐婚给我应该是最合适不过的。

    不过陛下既然决定了要用比武招亲的方式来为安国公主选驸马,在下也非常赞同,在下从来就不怕什么比试,比武招亲在下也有信心一定会胜出,干吗还用延寿丹来博得陛下的好感呢?”

    鬼姐听了觉得怎么才几天没见,杨怀仁就变得这么猖狂了?他就不怕得罪了其他的使节们吗?

    可仔细回味这些话,鬼姐又觉得心里很舒服,甚至有了一点甜蜜的感觉。

    而像萧达布合这种丑人便对杨怀仁一遍又一遍的拿长相说事怀恨在心了,他老爹萧撒弼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

    耶律延禧本意也只是想套一套杨怀仁,看看他进献延寿丹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杨怀仁不但不上套,还拿出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让他也不好再问下去了。

    他只得装出一副感激的样子来向杨怀仁道谢,谢谢他关心耶律洪基的身体,最后客客气气地说道,“杨使节有心了。”

    耶律洪基其实心里很明白,杨怀仁说的好像他多么无私似的,可这绝不是他真正的性格,耶律延禧没套出什么话来,也倒没有怪他,只是觉得既然延寿丹这么珍贵,杨怀仁不可能平白无故毫无理由的就这么进献给他。

    萧撒弼忽然对杨怀仁质疑道,“杨使节,这延寿丹,真的有你说的那么有用?”

    杨怀仁坦然答道,“刚才我说了,具体的效果,我也没有亲自验证过,但我师父告诉我延寿丹的炼制配方和疗效,应该不会骗我的。”

    萧撒弼冷笑道,“杨使节你好大的胆子,延寿丹再这么说也是药,你们汉人你不是也有句话说‘是药三分毒’吗?

    你没有验证过的一种药,就敢进献给我们大辽皇帝服用,你就不怕出事?你胆子可真不小啊……”

    “原来萧大王是杏林中的高人?本使以前没听说过啊,呵呵……”

    萧撒弼听出来这是嘲讽了,冷哼了一声,“本王所说,只不过是常识而已,莫非杨使节没听说过?”

    杨怀仁心道,你还知道常识?你一边尝shi去吧,敢破坏我的好事,你算那颗葱啊?

    心里这么想,却不能表现出来,把正事办了才是最重要的,杨怀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面向了耶律洪基,“本使恳请陛下明鉴,本使想陛下进献延寿丹,本是出于一片好心,却得到了这么多的质疑,你说我这是何苦来呢?

    这么好的延寿丹,我自己留着卖给别人,不知道能换多少金银财宝呢,今日好心献给陛下,却招来如此多的质疑之声,好像我杨怀仁没安好心一般,我找谁说理去呢?

    若是陛下信不过我,大可以赐还给本使。”

    听杨怀仁这么说,耶律洪基便更加觉得延寿丹是真宝贝了,他哪里肯再还回去?

    “杨使节莫怪,杨使节的一片好心,朕心中有数,这份礼物,朕收下了,为了表示对杨使节的感谢之意,朕再赐给宋使牛羊各百头,东珠十颗。”

    杨怀仁一听赏赐,心说他做了几颗假药从耶律洪基这里换回来的赏赐,都快赶上他给大宋价值约三十万两银子的回礼了,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忙施礼谢恩,抬头便斜了一眼萧撒弼,脸上还带着些笑意,萧撒弼见耶律洪基都把延寿丹收下了,也不好再对杨怀仁表示质疑,只是闷哼了一声,站了回去。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杨怀仁心道不对啊,难道我的戏份没做足?怎么没有人对刚才我拿出来三个一模一样的瓷瓶表示疑问呢?

    他刚怀疑他的演技略有下降,耶律和鲁斡便开口问道,“宋朝使节,本王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啊……”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