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0章 奇怪的药效
    耶律洪基其实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他对他这个弟弟,那可太了解了,要说私心嘛,他和其他人一样,肯定会有一些,但私心和野心还是有分别的。

    耶律洪基想来,耶律和鲁斡平时也就是有个贪财的毛病,说他觊觎皇位,那还不太可能,起码他在位的时候,耶律和鲁斡还不敢明着乱来。

    那么杨怀仁说耶律和鲁斡谋害他的话,就有点哗众取宠了,何况延寿丹这种奇怪的药效,耶律洪基听完都觉得非常惊讶,那么耶律和鲁斡又上哪里知道去?

    照这么说的话,那么杨怀仁的话就纯粹是胡说八道了。不过耶律洪基为了震慑其他人,还是板着脸对耶律和鲁斡训斥了一番,理由自然不会是他谋害皇帝这么大的罪行,还是怪罪他朝堂之上行为鲁莽,有失礼仪。

    萧撒弼本来就觉得耶律和鲁斡是他将来要争夺皇位的一块绊脚石,刚才接着杨怀仁的话也只是适当的打击一下耶律和鲁斡,自然也知道耶律洪基不可能当了真,但让耶律和鲁斡当着文武百官面前挨训,抹黑了他的形象,他也达到了他的目的。

    见耶律和鲁斡并没有被重责,他便冷哼了一声,一脸不屑的扭回了头去。

    耶律延禧倒是觉得找到一个机会表现自己,站出来问道,“杨使节,你的延寿丹竟然有这么奇怪的药效,那么你进献给陛下服用,你就不怕出问题?”

    杨怀仁整了整衣衫,重新负手站好,“我师父当年告诉我延寿丹的炼制配方的时候,也警告我过,说延寿丹是仙药,但却不能多吃。

    一个人,最佳的服用量就是十粒,少了则延年益寿的效果会打折扣,多了也是同样的道理。

    大家也许觉得这种药效实在是太奇怪的,其实我也这么想过,不过后来,我就渐渐想明白了。”

    耶律延禧问道,“那这又是为何?”

    “很简单。”

    杨怀仁认真解释道,“跟吃饭差不多,当你饿了的时候,你总有一个吃饱了的饭量,如果不够这个量,你还会觉得饿,没达到填饱肚子的效果。

    反之,如果你吃得太多,饱了以后还继续吃,那么就会觉得撑了,对我们的脏器也不好,也就是对身体有害了。

    或者换一种说法,萧大王刚才也提过,我们汉人有句俗话叫是药三分毒,这延寿丹,本身就是九九八十一种珍贵的药材按照配方的比例炼制出来的。

    这九九八十一种珍贵要材料里,有对我们身体有益的药物,也有对身体有害的药物,但是为了达到延寿的效果,把这些药材合理的按照比例搭配在一起,它就是仙药。

    但是药材里有对人体有害的药物在,服用的量合适,它就会延长人的寿命,如果服用的量超过了一定的量,延寿丹中有害的药物就会发挥作用,对人体反而有害无益了。”

    这个理由倒不是杨怀仁胡编乱造的,吃饭也好,服药也好,对每个人来说本来就有一定的量,这里用来解释延寿丹奇特的药效,显得非常合理。

    这些浅显易懂的道理契丹人也能明白,耶律延禧见耶律洪基满意的点了点头,便知道他方才替祖父问明延寿丹奇特药效的行为,不光让祖父对他更加满意,朝堂上其他官员也会觉得他孝顺又懂事。

    耶律和鲁斡向杨怀仁道歉道,“方才本王真的不知道延寿丹还有这么奇怪的药效,所以错怪了杨使节了,希望杨使节不要放在心上。”

    杨怀仁也知道刚才故意冤枉耶律和鲁斡的事最好能糊弄过去,不然被被人细想之下,很容易发现他另有目的,于是很大度的答道,“梁王殿下原来不知道啊,那就不能怪罪都你头上了,不知者不怪嘛。”

    耶律和鲁斡开心地笑道,“对对,不知者不怪。那杨使节的意思是,这延寿丹,每个人只能服用十粒?”

    “对,”杨怀仁斩钉截铁的答道,“我炼制的时候就把握了好了每一粒的药量,所以十粒,是一个人服用延寿丹的最佳药量。

    因为延寿丹的药效特殊,所以一个人一生,也只能服用十粒,说白了,就是延寿丹可以帮助服用它的人最少延寿三年。

    也许大家听起来会觉得延寿丹很奇怪,但是我觉得我师父当年把延寿丹的炼制配方教给我,已经是对我天大的恩惠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天命,一生做多少事,吃多少东西,活多少年,那都是天注定的。

    延寿丹虽然是仙药,可也没有逆天改命的力量,只能是强行利用我们人间的珍贵药材,让我们的寿命延长三年而已。

    不过哪怕是如此,延寿丹也算的上是极其难得的宝贝了。”

    “哦……”

    众人同时发出感叹,似乎都非常认同杨怀仁的说法,每个人自有天命,延寿丹能让人多活三年,也已经是非常宝贵了。

    杨怀仁见时机不错,便接着说道,“所以本使只进献了十粒延寿丹给陛下,剩下的二十粒嘛……”

    杨怀仁故意拖长了声音,讪讪地笑道,“大家也知道本使是厨子出身,在宋朝做了点酒楼的小买卖。

    干酒楼嘛,自然需要非常多的牛羊啊蔬菜啊之类的食材,所以我才自己买了不少地,种粮种菜,其实都是为了能省下买菜的钱,自给自足,这种生意之道,相信诸位都能明白。

    可惜的是,宋朝的牛羊价格昂贵,是辽国的一倍还多,于是我就想,既然我有幸作为出使贵国的使节,贵国又盛产牛羊等牲畜,我为何不从贵国采购一些牛羊回去呢?

    可在下作为宋使,自然应该先办皇差这种正事,而且现钱实在是不好携带嘛,所以我就想把剩下的二十粒延寿丹卖了换成现钱,然后用这些钱,从贵国的几位大商贾那里,买上一些牛群羊群,再带回宋朝去。”

    契丹皇帝和一众官员早就知晓杨怀仁自从来当中京城后四处谈买卖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他这么直接,竟然把生意做到辽国的朝堂上来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