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1章 宝药党(上)
    鬼姐一开始没理解杨怀仁为什么要突然向耶律洪基献药,可听到他说要用剩下的延寿丹换取牛羊是为了他的酒楼生意的时候,忽然之间好像抓到到了杨怀仁的鬼心思。

    杨怀仁点名了想要牛羊,单纯听起来是他贪财,是他希望经营酒店的生意上能节省成本,或是直接从辽国采买牛羊回到大宋赚取高额利润,绝对的是一个商人的嘴脸。

    但鬼姐细细想来,杨怀仁是个特别嫌麻烦的人,他赚钱的本事不是一般人能理解和想象的,他有很多方法可以比贩卖牛羊这种相对麻烦的方法更好,赚的钱也更多,他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

    那么按照杨怀仁行事的风格来说,既然他这么做了,那就说明他还有更深层次的用意,比如……

    鬼姐灵光一闪,心里忽然间有点感动,杨怀仁这么做,也许都是为了她。

    杨怀仁确实是因为曾经答应了鬼姐,要帮她把三百多呼伦尔雅部的百姓带离辽境,并带回大宋安置的事情,而想到了一个献药的计策。

    向耶律洪基献药,目的是为了救人。药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仙药,杨怀仁也没那本事炼制出仙药来,只不过是随意搓了几个面团,面团里添了几位香料和香精,做出来的药的样子有点像是仙药罢了。

    反正仙药这东西,世上也没有人谁真正见过,杨怀仁即便当众拿出仙药来,也是任凭他一张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事,不怕别人的质疑。

    他献药的时候故意取出来三个一模一样的瓷瓶,就是演给朝堂上的众人看,表示我有三瓶仙药,一瓶进献给耶律洪基,只要其他人不是瞎子,肯定会发现其他的两瓶。

    就算有人拿他不肯把所有的仙药献给耶律洪基来说事,他也早就想好了一套延寿丹药效奇特的说辞,这种理由也不可能有人真正能验证,所以他瞎话怎么编,都不会又致命的破绽。

    而最关键的,便是找个理由,向众人表明他剩下的两瓶仙药,是准备用来换钱买牛羊来赚更多的钱了。

    这样一来,他暴露出奸商的丑恶嘴脸,正好给契丹人他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的坏形象,让他们结合其他来到中京之后的事情,便会认定了他是一个这一个贪财的人。

    这样接下来无论他再做什么事,契丹人都会用一个固化了视角去看待他,去揣摩他的心思,反而让杨怀仁可以利用其这一点,来达到他更多的目的,做更多的事情。

    而他做宝药党,把仙药换了牛群羊群之后,总是需要懂得侍弄牛群羊群的牧人,来帮他把牛羊群运送回大宋去。

    这时再装作从中京城外雇佣了一些寻常的牧民回来使唤,也就不会被人怀疑了,而他要雇佣的牧人,便是那三百个如今扮作了普通契丹牧民的呼伦尔雅部的百姓们。

    不过鬼姐只猜到了一半,杨怀仁除了用这个计策来巧妙的帮助鬼姐把三百呼伦尔雅百姓带出辽境之外,他特意多做了两瓶延寿丹,也是有他特殊的用意的。

    剩下的仙药只有两人份,可契丹的贵族却不只是有两个,对延寿丹有兴趣,想买回来自己服用的人一定会为了仅剩的两份延寿丹争破头。

    这便又是二与桃杀三士类似的计谋了。当然为了争抢两瓶仙药,那些契丹贵族们倒不至于真的闹到大打出手甚至到杀人的地步,但是只要让他们相互之间为了争夺仙药而相互不满和嫉恨,让他们心中那颗怨恨的种子发芽,就足以让杨怀仁更进一步达到他的目的了。

    耶律洪基是个强势的契丹皇帝,但他却不是一个非常精于算计之人,相对于杨怀仁喜欢忽悠来说,他更喜欢强势的用武力来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

    可耶律洪基毕竟老了,而且他如今最上心的还是他的孙子能不能顺利继承皇位的问题,对于杨怀仁的心思,他也就难于猜透了。

    他只是寻思,难道这就是杨怀仁向他进献延寿丹的真正目的?

    那些朝堂上的契丹贵族和官员们纷纷对杨怀仁露出鄙夷之色,但厌恶杨怀仁这种奸商嘴脸的同时,却又忽然觉得既然杨怀仁想要拿延寿丹还钱买牛羊,那就是说他们也有机会得到延寿丹这种仙药了吗?

    如今他还剩下二十粒延寿丹,也就是两个人的用药量,而且他都说的这么直白了,那么也就没必要跟他客气,直接开价就是了。

    耶律和鲁斡只比耶律洪基小了两岁,眼看着也是六十的人了,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一种丹药能让人延寿三年,哪怕只是三年,对他来说也有足够的吸引力了。

    他第一问道,“不知杨使节这余下的两瓶延寿丹,要卖个什么价钱?”

    杨怀仁故作天真状,“这延寿丹是我第一次炼制出来,相信这世上也只有我有这种宝贝仙药,那么之前也就没有人卖过了。

    要问我具体的价钱,我可就说不好了。不过嘛,作为商人嘛,卖东西自然是卖的价钱越高越好,为了公平起见,那自然是谁出的价高,能让我最满意,我便把这余下的两瓶卖给他呗。”

    耶律和鲁斡有点听糊涂了。心道你卖东西还不给个实价,这让他这个想买东西的如何买呢?

    一旁的萧撒弼却听明白了,这就是杨怀仁可以漫天要价了,所谓的价高者得,不就是杨怀仁想把余下的两瓶延寿丹卖一个最高的价钱,赚最多的钱吗?

    他心中对杨怀仁这种奸商不是一般的鄙视。可鄙视归鄙视,延寿丹,他也想要。

    萧撒弼的梦想是也能过一把当皇帝的瘾,姓耶律的契丹人,他姓萧的也是契丹人,为什么姓耶律的就能当契丹皇帝,他这个姓萧的就不行呢?这在他眼里完全不公平。

    本来耶律洪基年迈,膝下子孙凋零,只有耶律延禧一个孙子,萧撒弼觉得这便是上天赐给他的最好的能坐上皇位的机会。

    可如今耶律洪基得到了十粒延寿丹,平白无故又要多活三年,那么他要是不多活上三年,怕没把耶律洪基熬死,他先要归西了,所以,对延寿丹,他志在必得!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