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2章 宝药党(中)
    杨怀仁一边和耶律和鲁斡搭着话,一边观察其他人的反应。

    耶律洪基似乎不太想干涉杨怀仁在他辽国朝堂上公然卖药的事情,反而默默地坐在龙椅上看起了热闹,也许他也好奇谁能出得起一个让杨怀仁满意的价钱,而得到剩下的两瓶延寿丹。

    而朝堂上的大多数文武百官,还有各国的使节们,其实也对延寿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是像梁王这样的契丹贵族站出来表示他想得到延寿丹之后,他们便退缩了,得罪了梁王这样位高权重的人,恐怕多了三年寿命,也是要受他排挤和折磨。

    萧撒弼这样的地位,当然不会忌惮梁王,耶律和鲁斡正在算计着要出个什么价钱的时候,萧撒弼抢先出了一个价,“杨使节,本王愿意出牛羊各一千头,换你手上剩下的两瓶延寿丹,不知你意下如何?”

    杨怀仁心里觉得好笑,刚才对延寿丹质疑的最凶的是你,现在抢先第一个开价要买的也是你,你这是来砸场子赚我便宜的吗?那你可想错了,哥的便宜,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赚的。

    杨怀仁理都没理他,也不摇头,也不点头,就是晾着他,装作没听见他的出价。

    萧撒弼心里有点恼怒,心说我一个堂堂辽国的北院大王,跟你买药是瞧得起你……的药,你还跟我端上架子了……

    萧撒弼生气,耶律和鲁斡更生气,明明是他先问价的,和他还没跟杨怀仁谈好,萧撒弼先插了一嘴开了价,这不明摆着没把他放在眼里,要跟他对着干吗?

    耶律和鲁斡这回也学精了,直接扳过来杨怀仁的肩膀,乐呵呵的道,“我也出牛羊个一千头的价码,不过嘛,是每瓶药牛羊一千头。”

    耶律和鲁斡出完了价,还鄙夷的瞧了一眼萧撒弼,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以为就你家牛羊多啊,我家牛羊更多!

    杨怀仁还是不言语,只是笑着后退了一步,然后装作很累了似的晃了晃脑袋。

    耶律和鲁斡和萧撒弼都分不出杨怀仁晃脑袋是摇头还是点头,两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接着又相互嫌弃着甩开了脑袋。

    耶律延禧似乎比这俩老头都精明了些,见杨怀仁如此的反应,便知道他们俩开出来的价格,似乎根本就没有被杨怀仁瞧得上。

    要比心眼,耶律延禧虽然年少,但比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还是多了不少,他先是观察了下皇祖父耶律洪基的神色,才站出来道,“杨使节,不如卖一瓶给我吧,我出的价钱是,牛五千头,羊万只。”

    朝堂上又是“嚯”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耶律延禧。

    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心中同时不喜,本来他们俩之间相互竞价也就算了,如今又多了一个皇太孙参加到竞价中来,而且一出价就这么高,实在是让人惊讶。

    众人都忍不住琢磨,耶律延禧的身份和他太子府所拥有的财富,是一定比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丰厚的,要比牛羊数量,也是他这个皇帝的亲孙子最多。

    他一开口便出了五千头牛加一万只羊的价码,几乎也很难被其他人超越了,何况当着他祖父耶律洪基老皇帝的面前,谁又敢跟他拼富呢?

    但也有一点,耶律延禧才十八岁,还年轻着呢,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着急要买延寿丹来服用。

    像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都是五十多快六十的老人家了,他们着急想多活几年比较容易理解,但耶律延禧非要跟这俩老头抢,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耶律洪基心中对他孙子的做法也有点不理解,但既然那些家产已经赐给了耶律延禧,他要怎么花,耶律洪基也不想去干涉。

    耶律延禧很清楚他这么做会引起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的不满,也会招致一些朝堂上文武百官的非议,但他把事情做得这么高调,杨怀仁早看出来他是在作秀了。

    果不其然,杨怀仁对着个价码很满意,因为五千头牛加一万只羊,在大宋的价值相当于五万贯钱了,一瓶假药换回来这么多钱,这买卖他只赚不亏。

    耶律延禧不用杨怀仁回答,从他的表情语言里便读出了杨怀仁已经同意了他的出价,便又转向了耶律洪基道,“皇祖父,臣孙要买一瓶延寿丹,并不是自己要服用,毕竟孙儿还年轻,还没有服用延寿丹的必要。”

    “喔?”

    耶律延禧一句话把耶律洪基和百官都说糊涂了,特别是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心中暗骂,你不吃买来干吗?放家里看啊还是单纯当着我俩面前臭显摆你有钱?或者……就是故意不让我们俩得到?

    耶律延禧顿了顿,接着说道,“杨使节向皇祖父进献了一瓶延寿丹,孙儿再买一瓶延寿丹,也是要献给皇爷爷,请皇爷爷赐给皇后服用。

    这样一来,皇祖母就可以一直陪在皇祖父身边,侍奉皇祖父,陪着皇祖父了,孙儿希望皇祖父不要怪罪孙儿胡乱花钱。”

    朝堂上众人一听这才明白,人家皇太孙高调的开了个高价直接买了一瓶延寿丹并不是要自己服用的,而是献给了耶律洪基,让耶律洪基再赐给萧皇后服用,为的就是让耶律洪基疼爱的萧皇后能常伴左右。

    耶律跋窝台立即就明白了耶律延禧的心思,给另外几个耶律延禧的心腹使了个眼色,一时间里站出来几十个官员,同时向耶律洪基奏道,“皇太孙殿下宅心仁厚,对陛下是一片孝心,望陛下能够成全。”

    耶律洪基虽然是皇帝,可也是有血有肉的正常人,孙子竟然这么孝顺,心中难免有些感动,同时也感慨没有白疼了这个孙子,能有这么个懂事又孝顺的孙子,他也深感老怀甚慰。

    耶律洪基一双老眼竟然有些浑浊了,他笑道,“好,好,禧儿是个好孩子,皇爷爷知道你的一片孝心了。”

    耶律和鲁斡和萧撒弼这下尴尬了,他们心里也立即明白耶律延禧平时跟他祖父一样都是抠门的货色,哪里肯花这么高的价钱去买一瓶仙药来服用?

    那么这一切就是他有心机会演戏了,不但博得了耶律洪基的厚爱,更让朝堂上的群臣对他的印象也好了几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