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鬼姐讨债
    见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都在犹豫着该如何出价,杨怀仁打着饱嗝悠然道,“药,就剩这最后一瓶了,以后本使还能不能找得齐药材再炼制出来,我也说不准。

    所以呢,你们觉得什么样的价格能多买你们三年的寿命,你们又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换取多活三年这种好事呢?

    问问自己的内心,这瓶延寿丹,究竟值多少呢?”

    两人听罢不由的心中一惊,接着陷入了沉思。为了多在这世上活三年,我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价钱?这是一个问题。

    可两人各怀鬼胎的对望了一眼,看着对方已经开始苍老的脸,仿佛像是照镜子似的,看到了自己老去的模样一般。

    就这样,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竟不约而同的感到了内心里无法言表的一种恐惧,怕死,怕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怕自己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怕自己的梦想不能在有生之年实现。

    紧接着,两人都写下了自己心目中,那最后一瓶延寿丹的价格。

    当杨怀仁微笑着目送他们离去的时候,他们一个人垂头丧气,另一个则欢天喜地,最终还是更惜命的萧撒弼赢了。

    一万头牛,两万只羊,萧撒弼的出价比耶律延禧还高了整整一倍,他真的拼了,因为他最终想明白一件事,钱没了可以赚,而命,只有这么一次。

    “你觉得这么做真的好吗?”

    杨怀仁回头,是已经换了常服的鬼姐。

    “有什么不好?不赚白不赚,赚了也白赚。”

    鬼姐摇摇头,“你连契丹皇帝和两位王爷也敢骗,你就不怕他们想明白了,来找你算账?别忘了你如今可是在中京!”

    杨怀仁挠了挠下巴,“怕,不过怕的是他们将来追问我有没有炼制出第二批延寿丹来。”

    “你还会做吗?”

    “会”,杨怀仁回答的非常利索,也理所当然,“只要有人出得起价钱,我就会做,别说六十粒,六百粒都没问题。

    唉,你担心多余了,我说延寿丹能让他们延寿三年,他们如何去验证?三年之后如果他们没死,不就证明了我的延寿丹是真的了吗?他们又如何知道明天就不是他们本来的死期呢?哈哈……”

    鬼姐嗔怪道,“你就不怕他们活不到三年后?”

    “不怕!”

    杨怀仁斩钉截铁道,“只要他们未来一个月内不死,等我离开了辽境之后,他们便拿我没办法了。”

    “那你不怕他们以这个理由向大宋发难?”鬼姐追问道。

    “不怕,让他们发现延寿丹是假药,这一点首先就很难。就算他们真像你一样聪明想明白了,也不会冒然对大宋发难。

    你我心里都清楚,耶律洪基现在最在意的是什么,萧撒弼等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就算他们要找我算账,那也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到时候,大宋早已经兵强马壮,怕是他们也不敢轻易造次!”

    鬼姐一脸的狐疑,“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那么多自信。”

    “这个嘛……”

    杨怀仁故作谦虚状,“鬼姐,你就没发现人长得漂亮了,就很容易充满自信吗?我猜,我这么自信,正是因为我长得太好看了,好看到……你这么个美女没事就偷偷上门来看我。”

    “呸!脸皮真厚……”

    杨怀仁怪道,“咦?我忽悠契丹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老拿这事怨我呢?”

    “我……”

    鬼姐一时语塞,脸上竟飘过了一丝绯红,顿了一顿才缓缓道,“我想谢谢你。为了我的事,让你想出这么一个非常冒险的办法来。”

    杨怀仁心道,鬼姐确实聪明,也许他刚才在朝会上第一次拿出来延寿丹的时候她就想到杨怀仁这么做,是为了帮她救出那三百多呼伦尔雅的百姓了。

    其实就算那些呼伦尔雅百姓和鬼姐没有多少关系,杨怀仁如果知道他们的生命危在旦夕,也会出手相救。

    在他眼里,汉人的那些穷人和乞丐也好,流离失所是的呼伦尔雅人也好,根本上看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因为他们都是在辽国受到压迫的一群人。

    如果能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杨怀仁又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杨怀仁和鬼姐斗嘴斗惯了,故意逗道,“你偷偷来看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向我表达谢意吗?

    好像不对吧?似乎还有另一件事,你更应该感谢我才对!”

    鬼姐有点不服气,“还有一件事?什么事?”

    “哎,你不要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好不好?”

    杨怀仁也非常不服气,“今日朝会之上,我本来没有必要非得站出来跟什么萧达布合啊,乌拉尔噶他们争的,你看看,为了你我这一天得罪了多少人!

    真应该当个看热闹的人,就让你嫁给那个萧达布合好了,虽然他样子丑得那么有特色……”

    “你!”

    鬼姐打断了他,“这是你本来就答应了我的,何况谁也没料想到竟然搞成了比武招亲,更何况你还没帮到我呢!

    如今谁也不知道契丹老皇帝会想出一个什么样的法子来进行比武招亲,你也不一定就能在比试中胜出,你还没有做到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我去!”

    杨怀仁笑骂道,“鬼姐,我好想不欠你什么吧?你三番五次的上门来找我,都跟个讨债鬼似的,让你说声谢谢你还闹毛病了,你比耶律洪基还抠门!”

    “我抠门?!比武招亲的事,你若是真赢了,契丹老皇帝会把我这个安国公主赐婚给你,耶律跋窝台会奉送一份大大的嫁妆,你人财两得,我干嘛还要谢你?是你应该谢谢我吧?”

    杨怀仁被她这种理由给整的快无语了,“不对吧?是你来求我帮你的,咱们之前也说好了是假成亲,耶律跋窝台那种抠门货色,他能陪送多少嫁妆,现在也还说不准呢。

    我为了你忙活半天,人得了个假的,那点嫁妆说不定还不够我费劲心思帮你的劳力钱,到头来我废了半天劲,什么也没得,不管成不成功,让你说声谢谢还难为你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