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自告奋勇
    杨怀仁摆摆手,“不用打探,一来打探这个消息很难,二来打探出来,对咱们的帮助其实也不大。”

    黑牛哥哥想来确实是这样,耶律洪基留下耶律跋窝台和几个心腹重臣商议比武招亲之事,确实很难从辽国皇宫中刺探到什么,万一被发现了,还会被人抓住把柄。

    至于知道如何比武招亲的帮助大不大,就见仁见智了。

    黑牛哥哥猜测道,“其实咱们应该能猜到个大概。既然是比武招亲,比试武艺这一项应该是跑不了的。

    若是这样,洒家愿意为仁哥儿出战!”

    一向少言寡语的林冲这时也站出来道,“小弟也愿意为仁哥儿出战!”

    杨怀仁感激道,“多谢众位兄弟支持!”

    黑牛哥哥憨憨笑了笑,“咱们兄弟之间不用这么客气。我觉得这一次参加比武招聘的人太多,应该不会只安排这么一项比试,便决定出谁是安国公主的驸马来。”

    卢进义道,“师兄说的非常有道理,我也觉得这么大的一场比武招聘,肯定会有比武,但又不太可能只有比武这一项,应该会有其他方面的比试。

    比如契丹人原本是个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骑射这一项,也是应该跑不了的。若是真有骑射比试的话,那小弟就当仁不让了!”

    两人这么一说,大家好像生怕拉下了自己一般,都自告奋勇,要替杨怀仁出战。

    “若是有赛跑的项目,那自然应该是我来出战。”这是小七。

    “若是有比试力气的环节,比如举鼎推石头的比试,自然应该是小弟我来出场。”这是天霸弟弟。

    柯小川这下急了,论武艺他比不过黑牛哥哥和林冲兄弟,论骑射比不过卢进义,论速度和力气又比不过小七哥哥和天霸弟弟,一时间里竟急的憋红了脸。

    杨怀仁见小川弟弟心急,便安慰道,“小川你忘了啊,他们都是旱鸭子,要是有水中的比试,那就是你要替哥哥出战了。”

    柯小川大喜,“对啊对啊,小弟也要出一份力。”

    杨怀仁对兄弟们的积极态度很满意,“咱们兄弟有这样的信心,不怕三天后不能胜出。

    不过不要忘了咱们这趟来辽国的目的,算算日子,章相公如今应该在西边和西夏开战了,用不了多久,消息就会传到中京城来。”

    大家心里都明白,让杨怀仁在比武招亲中胜出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通过这场比武招亲,来离间契丹贵族之间的内部关系。

    而未来几天要面对的,是宋夏开战的消息传到耶律洪基耳朵里之后,他们要如何应付,同时又要想办法拖住契丹人,让他们不会立即出兵干涉。

    杨怀仁也是通过算日子大致算出来宋夏之间已经交上了手,但具体怎么样,辽国朝堂上没有得到消息,他们也是一样没有得到任何具体的消息。

    这个年代交通和信息传递的不便捷,在这时候倒是给了杨怀仁一个机会,让他有时间好好准备。

    从西夏把消息传送回中京,快则七八天,慢则要超过十天的时间,这几天貌似平静,可几天之后,也许就会风云突变。

    宋夏开战,也一定会影响整个局势,相信耶律洪基不会只是看热闹。

    消息来回传递,起码需要半个月时间,如果他要出兵干涉,要先集结军队,先预备粮草,真到契丹人出兵赶到西夏,最快也再需要一个月时间。

    根据杨怀仁的记忆,这场哲宗绍圣初年的宋夏战争,会打到六月才能结束,这么算的话,他还需要拖延一个半月的时间。

    他如今唯一可以利用的,也就是那些契丹贵族们争夺皇位而产生的那些矛盾了,比武招亲,也许就是一个契机。

    杨怀仁之前只是觉得耶律延禧最大的对手应该是姓萧的一族,但随着对辽国朝堂的了解,以及契丹贵族之间关系的了解上看,萧撒弼只是有野心和一定的实力,但他的智慧和心机,还不足以对耶律延禧造成根本的威胁。

    因为他太高调了,处处和耶律延禧作对,搞得人尽皆知,反而让人觉得他只不过是一个摆在明处的纸老虎,只能吓唬人,却不会伤害到耶律延禧的继承人地位。

    而那些真正对耶律延禧能造成致命威胁的,一定会像猎豹一样藏在暗处,低调的积聚力量,等待着最佳的时机,然后一击毙命,逆转取得最有利的位置。

    这个人,会是耶律和鲁斡父子吗?按道理来说,他们父子来也是正统的皇族血脉,只要耶律延禧陨落,第一顺位的皇位继承人便是他们父子。

    耶律和鲁斡作为辽国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实力自然不用多说,可耶律和鲁斡这个人,也并不像有足够的心机和魄力。

    从暗拍延寿丹的事情上,杨怀仁就发觉耶律和鲁斡魄力上还是差了不少,连萧撒弼都比不了,心机上就更没法跟耶律延禧相比了。

    而他的儿子耶律淳,杨怀仁跟他接触比较少,这个人倒是符合做事低调的要求,他如今所处的位置,也很容易让他成为皇位继承人。

    只是他怎么想的,谁也没法猜到,他背后又做了什么准备,也没有任何的线索可以证明。

    唯一让杨怀仁怀疑的,是耶律和鲁斡跟某位使节肯定是有串通的,从他跟萧撒弼作对,以及他不希望耶律洪基顺利利用公主赐婚的事情拉拢各路力量为耶律延禧继承皇位积攒筹码来看,他肯定不是没有任何想法。

    那个和耶律和鲁斡串通的使节,又是谁呢?难道他们有什么隐藏的更深的阴谋,还没有被杨怀仁想到?

    杨怀仁细想之下,萧撒弼和耶律和鲁斡,说不定不过是摆在台面上的两个有实力竞争皇位的人而已,其他的契丹贵族里,还有许多有实力的人,难保他们对辽国的皇位就没有野心。

    而这些躲在暗处的人,也许对耶律延禧的威胁才更大,只是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杨怀仁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继续派人刺探更多的情报,才能进一步搞清楚契丹贵族之间复杂而又混乱的关系。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