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8章 威远楼
    威远楼,号称是中京大定府最大的酒楼,由四座三层高的巨大建筑组合而成。

    杨怀仁觉得比武招亲的事,他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便领着兄弟们来到威远楼,一来是想多了解这个时代的契丹食物,二是放心不下已经来到威远楼守候了两天的徒弟羊乐天。

    契丹人的传统食物,和其他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大致都是相似的,都是以各种放牧的牲畜为主要食材的,主要是各种肉食和奶食。

    肉食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制作方法上无非是烤和煮,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让杨怀仁感到有趣的,是他们储存肉食的办法。

    汉人储存肉食,是用腌制的方式,用盐,配以各种调味料,把肉制作成带有咸味的腊肉或者腊肠,来保持肉类食品的可食用性。

    后来人们发现,经过了腌制和晾晒、风干和发酵之后的肉类,比起新鲜的肉食来,又多了另一种发酵的味道,有人形容说,这就是时间的味道。

    而草原上的牧民,由于获取盐的途径上没有难免的汉人那么方便,他们便从生活中摸索出一种新奇的方法——用从肉类中提炼出来的动物脂肪,厚重的涂抹在要保存的肉类表面,然后把肉类进行风干。

    寒冷干燥的空气让肉类迅速风干的同时,让肉类迅速脱水而开始出现龟裂,甚至出现巨大的缝隙。

    而这时那些涂抹在肉类表面的动物脂肪也很快填补到这些缝隙中,自身变质的同时,却为肉类提供了一层保护膜,组织了内部的变质。

    这样的贮存肉干,闻起来也许已经发臭变质了,但切开之后,里边却还是完好的,用水烹煮,还保留着新鲜时候的肉腥味。

    其实自从辽国建立了国家之后,越来越多的契丹人开始转变了生活方式,和汉人一样,过上了农耕为主的固定的生活。

    汉人最常见的两种主食,面和米,也逐渐成为契丹人的主食。

    同样是为了易于保存,他们把麦和米研磨成粉,然后加水做成了各式各样的饼,用平底的大锅烙的不能再干,吃的时候用牛羊奶或者水泡开,倒是有点类似于泡馍的一种吃法。

    因为这种饼水分很少,所以能保存很长的时间。

    而糕点则不同,虽然在种类上比不了汉人那么五花八门,但是在制作上,也已经越来越精致,各种各样的糕点不断进入到契丹人的生活之中。

    宋辽之间的商贸是十分发达的,中原的各种蔬菜,在辽境也随时可见,在蔬菜瓜果上,其实契丹人也顺利的适应了汉人的这些口味。

    要说特色,那就属他们的各种奶制品了,奶酪是最常见的奶食,富含大量的脂肪和蛋白质,在寒冷的日子里给人们提供充足的热量。

    奶豆腐应该是他们学习了汉人制作豆腐的方法,然后用在牛羊奶上,竟也能制作出在一种充满奶香味道的豆腐来,是一种因地制宜的发现食物的智慧。

    威远楼之所以被称作中京第一大酒楼,除了它自身的规模比较大之外,最大的特色便是威远楼能提供给食客非常丰富的食物种类。

    无论是契丹人习惯的食物,还是汉人传统的食物,亦或是两个民族不同食物在这种文化交流之下,相互碰撞和融合之后产生的一种新式的食物,威远楼都能够提供。

    威远楼的后厨非常大,几乎可以赶上整个随园那么大了,葛长河是个生长在辽国的汉人,年轻时从大宋江南的名厨那里学习了汉人的厨艺,然后把这些技艺来制作契丹人的传统美食,便让威远楼真的声名远播。

    从这一点上,杨怀仁打心里还是十分佩服葛长河大厨的,在他看来,能创造出这么多契汉融合的美食,并广收门徒把这些菜式传承下去,葛长河已经是一位大师。

    葛长河对杨怀仁的到来感到很开心,即便让杨怀仁参观他的后厨,也并没有任何的忌讳。

    期间也在厨艺上问了杨怀仁许多问题,杨怀仁觉得他跟葛长河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怨,所以知无不言,一些后世的厨艺知识让葛长河眼界大开,也更加对杨怀仁佩服之至。

    这样的交流,作为厨师的杨怀仁是非常喜欢的,人们都说爱情是不分国界的,艺术是不分国界的,厨艺和人们对美食的向往,同样是不分国界的。

    羊乐天自从那天擂台比试厨艺之后,便带了几个人跟着葛长河来到了威远楼,葛长河几乎把羊乐天当做了他自己的徒弟一般热情款待。

    可惜两天时间里,那个被怀疑是羊乐天的生身父亲的神秘人,并没有出现。

    听葛长河说那个人往常来买威远楼的后厨买豆腐,都是早上来的,因为后厨离后门不远,所以他一向走的都是后门。

    但羊乐天这两天来一直守在后门,却没见上那个神秘人一面。

    杨怀仁来的时候,羊乐天还是一样在后门守着,而且是躲在一个墙角后边远远的望着,不敢把头露出来,好像怕被父亲发现了是他,出于种种奇怪的原因而不敢出来见他一般。

    杨怀仁很想劝他不要着急,咱们还要在中京呆一段日子,羊乐天答应着,可眼神却不肯离开后门哪怕一秒的时间。

    葛长河道,“那个人来我这里买豆腐的日子,并不是固定的,有时候天天来,有时候三五天来一趟,有时候则十天半月才来一趟。”

    杨怀仁问道,“不知上一次他来买豆腐,离现在有几天时间了?”

    葛长河摸着胡子想了想,“大概有五六天了,照这么说来,他应该这几天就应该上门了。”

    羊乐天嗫喏道,“希望如此。”

    这时后门忽然被推开了,羊乐天忽然变得有了精神,眼神里也充满了希望的光彩,目光紧盯着走进来的人。

    可走进来的是几个威远楼的帮厨,他们早上出门去集市上购买食材,现在刚刚推着买菜的车子回来。

    羊乐天用力地望了望他们身后,发现并没有其他生面孔,这才叹了口气,肩膀塌了下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天了,我等了两天了,可为什么那个人就是不出现呢?”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