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1章 往事如烟(上)
    羊乐天心中很矛盾,但他信得过师父,更不会不听从杨怀仁的教诲,既然杨怀仁这么说了,不如听听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再做出决定也不迟。

    羊父知道杨怀仁这是帮他说话了,心中感激,想起当年如烟的往事来,愧疚再一次袭上心头,让他的双眼又浑浊了。

    “那一年,我才二十出头,跟着师父四处闯荡……”

    杨怀仁听他第一句话,就觉得不太对劲,羊乐天才刚十六岁,也就是说羊父有羊乐天的时候,应该是二十七八近三十岁的时候了。

    他要说往事不要紧,但忽然间扯出去那么远,离羊乐天出生起码还有六七年的时间,这又是为什么?

    杨怀仁有点想不通,可见羊乐天样子认真听得入神,也不好打断了羊父,便决定且先听他说下去。

    羊父的神色渐渐沉浸在了过往的时光里,目光望向了窗外。

    威远楼的后厨正好已经开灶了,滚滚浓烟从烟囱里冒了出来,羊父的眼睛好似在烟雾缭绕的炊烟里穿越了二十年的时光,看到了那段青葱的岁月一般。

    “师父是当时名噪一时的名厨,我便和几个师兄弟跟着四处游历,边学习师父的厨艺,边在各地增长见闻。

    师父每到一个地方,都喜欢在市井之间寻找最具有当地特色而又最淳朴的美味,当他尝到了这些美味之后,便会跟当地的厨师学着去做,之后再把这些厨艺传授给我们……”

    杨怀仁心说你师父的爱好倒是跟我有点一样,对于一个厨子兼吃货来说,吃遍天下,是一个非常远大的理想。

    只不过,羊父说这些,似乎跟他当年抛弃妻子并没有多少必然的联系。

    羊父继续娓娓道来,“就这么过了三四年,师父差不多吃遍了大宋每一个州县的特色美食。

    而在这时候,师父一个最好的朋友去世了,师父悲痛欲绝,便决定不再下厨做菜,有那么点伯牙断琴的意思。

    可师父在大宋却没法过上清心寡欲的安静生活,不断的有人找上门来,要师傅出山,可师父既然下了决心不再下厨,便一一拒绝了那些人的请求。

    后来师父又做了了另一个决定,要离开大宋北上辽国,是想远离那片伤心之地,去漠北过上真正的闲云野鹤的流浪生活。

    那时候师父便赶着我们师兄弟几个离开他,各奔前程。几位师兄了解了师父的心意,便跪辞了师父,去寻找自己的一片天地了。

    我却觉得师兄弟们都走了,师父身边连个随身侍候的人都没有,师父上了年纪,他将来若是去了漠北,生活一定会非常的不方便,所以我固执的留在了师父身边。

    师父赶了几次,见我还是不肯走,这才同意带我去辽国。可我们到了辽国之后,正好赶上辽国大康元年的十香词冤案,耶律洪基大怒之下命耶律乙辛大肆诛杀辽国境内的伶人。

    而耶律乙辛却趁着这个机会铲除朝中异己,大量辽国朝堂上的贵族和官员被他诬陷入狱或者被贬斥。

    那时候不光朝堂上人人自危,连民间也同样是风声鹤唳,大家心中都杯弓蛇影,生怕沾上这等事。

    本来这些神仙打架的事情,跟我们这些普通的百姓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不巧那年东京道大旱,辽国的主要粮食产地几乎颗粒无收。

    因此东京道产生了大量的饥民,这些饥民流离失所,便离开家乡,向西北方向的中京道逃荒,于是又变成了流民。

    流民去中京道,也是认为中京大定府是辽国的都城,城内住着皇帝,是一定会储存了大量的粮食和物资的。

    但他们想错了,有旱情的不光是辽东,中京道、西京道和上京道的草原上也遭遇了大旱之年,草原上因为雨水少,草不肥,牛羊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也开始出现大量的死亡。

    耶律洪基这时候只顾着萧皇后背叛了他,把天灾也嫁祸到这件事上,便放任了耶律乙辛在朝堂上擅权专政。

    对于百姓的苦难,他们却不闻不问,不但不开仓放粮救济灾民,反而为了防止大量饥民涌入大定府造成混乱,耶律乙辛竟下令封城,就这么亲眼见着成千上万的饥民在城外活活饿死。

    想起当时的场景来,中京城外仿佛人间炼狱一般的悲惨,师父见饥民凄苦,便舍尽了所有盘缠,想买些粮食来给饥民施粥。

    但那时候粮价被炒卖的是平时的几十上百倍,师父那点盘缠,也帮不了多少人。

    再后来大定府城外饿殍遍野,又发生了疫情,耶律乙辛便更不肯开城门了,师父就是不幸染上了疫病,死在了大定府城外。”

    羊父说着说着流下了痛苦的泪水,杨怀仁有心安慰,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起羊父描述里当年那场灾难,虽然饿死的都是辽国的百姓,可他还是感到非常痛惜。

    羊乐天确实越听越疑惑了,没搞懂父亲当年离开他们母子而去,和这场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辽国大饥荒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羊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师父死了之后,我埋葬了师父,看着师父的坟冢,我也不知道我的未来在何方。

    为了活下去,在大定府周边的几个地方又流浪了一些日子,吃草根,吃树皮,甚至在饿的快要死了的时候,连土都吃。

    终于熬到城外的疫病过去,大定府才开了城门,我拖着骨瘦如柴的身子进了城,本想靠乞讨活下去,可城内的情况也并不多么好,城内的百姓也并没有得到朝廷的救济,同样饿死了不少人。

    我四处讨饭,却连续几日讨不到一顿能果腹的东西,最后饿的身上最后一丝的力气都没有了,像只死狗一样躺在一个墙根下等死。

    就在我以为我要死了的时候,也许老天觉得我命不该绝,有个年轻的汉家年轻女子给了我一个窝窝。

    我吃了那个窝窝,才活了下来。以后的几天,那个女子便每天都来给我送一个窝窝,这才让我熬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