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章 往事如烟(中)
    杨怀仁没想到羊父竟然经历了一场如此残酷的灾难,他不得不去想,一个人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性格上是不是会有什么改变,而灾难对人一生的影响,更是难以言表的。

    所以杨怀仁开始对羊父改变了看法,觉得也许正是因为他这些一般人不可能经历过的遭遇,改变了他的人生观,这么看来,他当初抛弃妻子的时候,应该是他自己主动离开的,只不过他可能有他的苦衷。

    羊乐天似乎也有这样的感觉,虽然心中对父亲当年的离去还有些气恼,但听到父亲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似乎也开始犹豫了。

    羊父稍稍平复了下心情,继续说道,“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有手有脚的,总不能依靠一个好心女子的施舍来度日。

    所以过了几天,等我的体力恢复了一些的时候,我便想着,辽国毕竟不是我这个宋人应该呆的地方,便决定回大宋。

    但从中京回大宋,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且先不论路途多么遥远,在辽境刚刚发生了饥荒的情况下,一路上如果没有足够的盘缠和干粮,恐怕我走出大定府用不了三天就得饿死在路上。

    于是我想着,先在大定府找个活做,攒些钱,等饥荒渐渐过去之后,再回大宋。

    可那时候中京城中很乱,很多商铺都没有开门营业,大量的饥民变成了叫花子,根本没有店家招收伙计,我想找个活干的想法,几乎很难实现。

    我也不想依靠那个好心女子的施舍度日,但我也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得到食物填饱肚子,为了活下去,我只能回到老地方,等着那个好心女子每天给我送一个窝窝来果腹。

    直到某一天,那个好心的女子又来给我送窝窝,她一直以来都是对我笑笑,却很少说话的,可那天她突然开口问道,‘你……能吃苦的吧?’

    我当时就觉的应该是这个好心女子知道了我在四处找活干的事情,所以我点点头,表示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活我都肯干,有没有工钱都并不重要。

    就这样,她带着我回了家。等到了她家,我才知道她叫韩三娘,他的父亲是辽国的一个汉人大官。

    我进了韩府,也只能当最低级的仆子,做一些劈柴烧水的粗活。

    不过我渐渐知道韩府根本就不缺干这种最低级的粗活的帮工,在粮食极其短缺,粮价又极其昂贵的时期,韩三娘执意劝说她父亲把我留下来,便是为了帮我,让我能有一日两餐,而且有瓦遮头了。

    而这对我来说,便是最大的恩德了。那时候像我这种叫花子似的身份,韩府本可以跟我签个终生死契,让我一辈子为奴为仆,在他家干活。

    可韩三娘似乎感觉到了我不应该是个卑贱的奴仆,又劝说父亲跟我签了三年的帮工契约,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没有成为一个奴隶,而是一个被韩府雇佣的帮工,除了管吃管住,每个月还有一百文的工钱。

    就这样,我在这场大灾难中活了下来,生活也逐渐回到平稳的状态,每天干的活都很多,我的身体也很累,但是我很知足,也很感恩。

    不过我这种当下等仆子的,主人家虽说管吃管住,但一日两餐所吃的东西,量都很少,也大多是杂和面窝窝和腌菜这些食物。

    我的身体状况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差,韩三娘见我日渐消瘦,便开始偷偷给我东西吃,有时候是一碗肉汤,有时候是一个鸡蛋,虽然东西也很平常,但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美味了。

    我在韩府呆的久了,才对韩三娘的身世有了一些了解。三娘长得其实不太好看,甚至在旁人眼里,她是很丑的。

    其实在我眼里,她虽然面容不那么好看,但她心地善良,在韩府里对任何一个仆子下人都很好,所以我觉得她比仙女还美。

    但外人就不这么想了,甚至诋毁她,拿她的长相说事,来当做一个笑话乱讲。

    也是因为这样,三娘到了二十岁,却还没有找到个肯来韩府提亲的好人家。韩大人对三娘……怎么说呢,内心应该是很矛盾的吧。

    作为父亲,他对自己的孩子也有爱,可因为三娘让他在外边丢了很多面子,有时候他看着三娘又有些不喜欢。

    可三娘真的很心善,她对父母很孝顺,在家也从来都是对其他兄弟姐妹极尽的忍让,更没有因为外人无聊的看法而变得郁郁寡欢。

    当然,每次从家里人口中听说了外头那些嘲笑他长相的无聊笑话的时候,她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而没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便来找我说话,时间久了,我们竟然成乐无话不谈的朋友。

    一开始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跟我成为朋友,后来一想,可能是因为我这个宋人总会讲一些大宋的有趣故事给她听吧,每次我讲完了故事,她都能开心起来。

    有一天,我拍着胸口跟她说,一个人美不美,要看这里,而不是单单看脸面。她听了便哭了,说我可能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懂她的人。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三娘。以后的每个夜里,我都在想,如果三娘不能在这里得到幸福和快乐,我愿意带着她去私奔!

    可惜后来我又想,我那时候是什么身份,三娘又是什么身份,即便我愿意带着她去私奔,她肯吗?难道让她放弃了全部家人,跟着我一个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的奴仆四处流浪?

    但那些心中的话,我没有说出来。也许是我怕说出来会吓到她,或者会失去她吧,我胆怯了,所以把我真实的情感埋藏在了心底。

    日子过的很快,三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跟韩府签的契约也已经结束,我本来想继续留下来的,但她却告诉我说,你是一个好人,也很有才华,跟其他的仆子们不一样的。

    如果你留在韩府当一个仆子,便埋没了自己的才华了。你应该回到宋朝,去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这才是你人生价值的所在……”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