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3章 往事如烟(下)
    羊父说起这些往事,眉宇间似乎浮上了另一丝别样的哀愁。

    “我很感激她跟我这么说,可我还是不肯就这么离她而去,因为……我已经深深爱上了她。

    但那时候我还是太在意我们身份上的差距了,还是没有开口把心里话说给她听,只是说我不能离开的理由,是怕她失去一个能说心里话的朋友。

    她却板起脸来,不再理我。之后的几天,契约到期了,我便被赶出了韩府。不过除了原本契约里说好的工钱之外,还多了十贯钱和一封信。

    我读了信,知道她不理我,是不想我留恋韩府的生活,觉得我应该有自己的天地去闯荡,便赠予我十贯钱,让我回到宋朝去。

    我一开始不肯就这么离去,几次三番想进韩府再见她一面。可惜我守候了很久,却再也没有机会能见到她。

    我慢慢懂得了她这样做是为了我好,所以我只好起程回大宋,回到了老家的村子。

    我少年时父母就不在了,不过老家村子里还有些同族的长辈,他们只知道我离家这些年是去拜师学艺了,却不清楚我在辽国的那一段经历。

    当时我年纪也不小了,这些族中的长辈便帮我说了一门亲事,让我成家。我也知道我不应该活在过去里,便遵从长辈们的意愿,娶了邻村的一个女子当了娘子。”

    杨怀仁问道,“这应该就是羊乐天的母亲了吧?”

    羊父挤出一丝笑容,望着羊乐天点了点头,“是的。成亲之后不久,就有了羊乐天了。

    之所以给他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那时候日子过的很平淡,虽然安分守己的生活,却很难有事情能让我感到快乐。

    每每想起在辽国的那段日子来,我都很痛苦,痛苦师父死的那么悲惨,痛苦没法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但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能乐观的面对生活,所以给他起名字叫乐天。

    都说人是很容易遗忘过去的,起初我也这么认为,觉得时间久了,就会忘掉过去,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这样的好事却没发生在我身上,每一个白天和夜晚,我都想着韩三娘,想念她在我快要饿死的时候给我的那个窝窝,想念她和我自由自在的谈天说地的日子,想念她的一颦一笑。”

    羊乐天虽然还没有成亲,可是年龄也到了时候了,也是懂得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的,听父亲这么说,难免有点替母亲悲伤。

    羊父也明白这种话羊乐天肯定不爱听,但他解释道,“其实我的内心里,也知道我这样是不对的。

    既然我都成了家,也有了儿子了,按说不应该再去想念以前的事情,以前的人。但是,你们能明白吗?有的时候,人的内心的思念,是控制不了的。”

    杨怀仁自然懂得,思念一个人,很多时候都是没有理由的,很奇怪,一旦静下来无事可做,脑子里都是一些人的影子。

    杨怀仁如今身在辽境,就非常想家,想念家中的妻儿和母亲,也挂念杨家庄子里的庄户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庖厨学院里学生们又如何等等,就是控制不了,只是平时在别人面前不太表现出来而已。

    羊乐天的样子,应该是努力去想,他很想设身处地的站在父亲的角度去体会父亲当年的那种感觉,但是毕竟他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感情,他很难明白父亲为了另一个女人,便离开他们母子而去。

    时间是思念最好的解药,同时又是毒药。有的人可以过了很久便不再思念了,可有的人却不能从过往的感情中轻易的抽身出来。

    羊父应该就是后一种人。也许他很在乎这段感情,但这是他个人的性格使然,并不能说着就是他的错。

    杨怀仁问道,“那你后来为何又离开了老家的村子,又来到了辽国的大定府呢?”

    羊父咬了咬牙,很为难的看了一眼羊乐天,才开口道,“本来我在老家,依靠我从师父那里学会的本事,在乡里做大席,也可以过上吃穿不愁的生活。

    但日复一日的想念,让我整个人快要崩溃了,也许外人看不出来,但乐天的母亲作为我的枕边人,见我每天夜里都辗转难眠,还是察觉到了一些事。

    她,少言寡语,却是个好女人,对我也非常好,我在外边赚钱养家,她便安心的在家照顾乐天,照顾整个家。

    可惜我对她,真的无论如何都没法产生像我对韩三娘那样的感情,她更像是一个生活的伙伴,是一个可以相互依赖的朋友,但我们之间没有正常夫妻之间那种感觉和情谊。

    后来有一天,我从县城里一个去辽国中京买毛皮的商人那里打听到,韩三娘嫁人了,我很难过。

    但我更难过的是,韩三娘嫁给了一个并不喜欢她的男人。那个人是个契丹的贵族,他为了在辽国朝堂上得到韩大人的支持,便向韩大人求亲,要求韩三娘嫁到他家里做他的小妾。

    韩大人自然不敢得罪这个契丹贵族而拒绝了这门亲事,更因为想着把丑女儿嫁出去,也便少了外头许多人对三娘的嘲笑,便同意了这门亲事。

    三娘作为一个女子,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遵从父命,可她成亲之后过的并不幸福,那个契丹贵族也只是把她当做工具,整个婚姻就是一场政治利益的交换。

    她出嫁后也只是被别人当做笼中鸟儿一般养在家里一日三餐罢了,他连看都懒得看三娘一眼,就更别说有什么夫妻之实了。

    我听说了三娘的事情以后,那种心痛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我怎么能忍受一个我的救命恩人,一个这个世上我最喜欢的女人过那种日子呢?

    外人眼里他是个贵族的妾室,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实际上吃得再好,穿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所有人都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摆设来看待罢了,谁有会知道她的内心里,是多么的孤独,又是多么的无助?每一个日日夜夜里,她又承受着怎样的精神折磨?”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