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如此一个女人
    “所以你离开母亲去辽国找那个韩三娘?!”

    羊乐天突然开口质问,羊父痛苦地闭上眼,点了点头。

    羊乐天胸中悲愤,又问道,“你只想着那个辽国的女人过的好不好,就没想过你离家之后,母亲过的好不好?她又受了怎样的折磨?

    你就没想过我一个小孩子,没有了父亲,过的好不好,又遭受了多少人的白眼?”

    “我……对不起,我不想的。”

    两行热泪从羊父沧桑的脸上滑落,他的内心也很痛苦,作为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他没有尽到他应该尽到的责任,他内心里一定是无比愧疚的,只是面对儿子的质问,他真的没有办法回答,只有抱歉。

    “我也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因为我确实对不起你母亲,也对不起你。如果有机会能再见到你母亲,我一定会好好补偿她的。”

    羊乐天虎地站起身来,指着父亲的鼻子骂道,“抱歉和补偿如果能让娘从新活过来的话,我就原谅你!”

    羊父讶异,“你母亲,她……过世了?”

    羊乐天怒道,“你只知道你想念韩三娘整日郁郁寡欢,就想不到你离开了母亲之后,她也会郁郁寡欢吗?

    从你离开家的那一天起,母亲就再也没有了笑容,只过了两年的时间,她便郁郁而终了,是你!是你夺走了母亲的快乐,夺走了她的生命!”

    “我……真的不想的。”

    “哼!”

    羊乐天愤怒地瞪了父亲一眼,“你不想,可事实就是你害的母亲悲痛欲绝,郁郁而终。你害的我很小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孤儿,害得我不得不四处流浪,像个叫花子一样!

    若不是遇上了好人收留,遇上了师父,恐怕我已经死了!”

    说完他便要甩手离开,杨怀仁拦住了他,却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该如何劝慰他,只是摇了摇头,想让羊乐天给他父亲一个机会。

    毕竟往事已矣,已经发生的过往,已经没办法改变了,如今如果不能放下过去,无论羊乐天还是羊父,内心只能更加痛苦。

    羊乐天叹了口气,低下了头,他明白师父拦住他的意思,但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真的很难面对这个男人。

    他,是他的亲生父亲,可是在他心里,这个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离家而去,便是间接地害死了母亲,也害的他曾经流离失所。

    他曾经多少次幻想着父亲当年抛弃妻子,有他的苦衷,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但如今他知道的事实是,父亲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便置他们母子的死活于不顾,这样的苦衷,羊乐天又如何去原谅他?

    杨怀仁很明白羊乐天眼下的心情,但他也理解羊父的做法,爱与家庭,本来是一体的,但如果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分岔,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很难做出正确的选择。

    而实际上,根本就没法选择,留下,是痛苦,离开,是愧疚。

    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一份情感是完美的,一边是自己挚爱的女人,一边是自己的家庭,羊父无论怎么选择,他都会痛苦。

    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也只能继续走下去,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是悬崖峭壁,他也只能向前走,因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羊乐天气鼓鼓地坐了回去,却不正眼去瞧父亲,把头用力扭向了另一侧,兀自生着闷气。

    羊父很惭愧,转向杨怀仁表达了谢意,才缓缓开口道,“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了一个我爱的女人,却伤害了另一个爱我的女人。

    能娶到乐天的母亲这么一个世上罕有的好女子,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杨怀仁觉得羊父的话,听起来有点奇怪,既然羊乐天的母亲是个好女子,那你为什么执意要离开她呢?

    就算你为了心爱的另一个女人非要离开,也可以告诉她,向她解释啊,除非……

    杨怀仁忽然愣住了,难道……当年……他现在明白羊父为什么这么说了。

    “当年,你妻子知道了韩三娘的事情,所以……是他让你去找她的?”

    杨怀仁说完,羊乐天和羊父同时呆住了,羊乐天不相信母亲会这么做,而羊父惊讶于杨怀仁是如何猜到的。

    羊父为难地点了点头,“那时候我非常不开心,每一夜都辗转难眠,乐天的母亲非常体贴,猜到了我有心事之后,便用尽了办法帮我开解。

    我虽然并不爱她,却把她当做了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一个可以信赖的家人。所以我把心中郁闷的所有事情告诉了她。”

    “所以她便劝你去辽国大定府来找韩三娘?”

    羊父对杨怀仁报以微笑,“杨郡公说的不错,乐天的母亲劝我,让我去辽国找三娘,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把她带回来,她可以接受三娘,并愿意我们组成新的家庭,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

    只可惜,我只是个小厨子,没有钱,更没有地位,说要带三娘离开,又谈何容易?”

    羊乐天不敢相信父亲这些话,但他想起当年父亲离开之后,母亲每天都在村头的一个土丘上眺望远方的场景,忽然间又觉得父亲的话合情合理了。

    母亲虽然没有告诉他父亲当年离家是为了另一个女人,但却时常告诉他,父亲有一天会回来的,我们的家并没有破碎,只是暂时的分开而已。

    羊乐天当年没法理解母亲这些话,也不理解母亲为何每天傍晚还要在寸头的土丘上苦苦等着父亲回来。

    只是村里其他的孩子们时常嘲笑他是个没人要的孩子,才渐渐觉得是父亲抛弃了他。

    可如果是母亲为了让父亲快乐起来,为了深深的爱着父亲而让他去辽国找另一个女人,便不是父亲无情的抛弃了他们母子俩了。

    而父亲到了辽国,确实像他说的一样,他就是一个平头小老百姓,还是个汉人,在中京这种地方,又如何从一个契丹贵族的家里,把人家的一个妾室轻易的带走呢?

    杨怀仁也很有感慨,如此一个女人,放到后世是绝对不会存在的,可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女人太多了。

    为了心爱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名节,她们愿意做出任何的牺牲。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