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原谅
    事情变得清晰了。

    羊父确实有错,但羊乐天也确实受到了环境的影响,错怪了他的父亲。

    杨怀仁为了让他们父子能相认,便开口说道,“其实这世上的事情,本不分对与错,从不同的视角去看待一件事,便会有不同的结果。

    眼睛也是会骗人的,所以,跟着自己的内心走,不论对错,但求无悔此生。”

    他拍了拍羊乐天的肩膀,“你父亲当年濒死之际,遇上了一个女人每天都给他一个窝窝,后来有给他一份活计,让他活了下来。

    韩三娘是你父亲的救命恩人,同时在那种情况下,他们相互之间日久生情也在所难免,应该是真心喜欢上对方的。

    你父亲喜欢一个人,这并没有错。只是世俗上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让他们相爱却不能走到一起,这也不是你父亲的错。

    为了你父亲好,韩三娘赶他回到大宋,正是一种爱的表现。

    你父亲回到老家的村子,本想开始新的生活,娶妻生子,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当他知道了韩三娘的悲惨遭遇之后,他感到心痛,失去了快乐,这同样说明你父亲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换做了是你,你的救命恩人和深爱的女子遇到了悲惨的经历,你难道能冷眼旁观吗?你父亲要报恩,所以想着能帮助韩三娘脱离苦海,这有错吗?

    而你的母亲,则是一个伟大的妻子和母亲了,为了不让丈夫生活在痛苦之中,为了让他重新快乐起来,她选择让他去辽国找回韩三娘来,是她心胸宽广。

    所以你父亲离开了,也许他本来也幻想过,他到了辽国之后,能有机会把韩三娘带离苦海,把她带回到老家,你们四个人一起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美好的愿望和现实之间的差距,造成了接下来悲惨的事情,你父亲没有足够的能力拯救韩三娘,所以只能留下来,留在她身边,一边安慰她,一边寻找机会,只是过了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找到办法而已。

    你母亲苦盼丈夫没有回来,最终还没有来得及跟你解释父亲的事情便郁郁而终。

    而你从小因为父亲的离开而饱受白眼,所以你误会了你的父亲,以为他不负责任的抛弃妻子,舍弃了你而去,所以你怪他,怨他,到最后便变成了恨他。

    我知道你小时候吃了很多苦,你父亲离家之后迟迟未归,他也有他的错,但究根结底,这都是命运的作弄,谁也没有力量改变的。

    还记得师父给你说过的话吗?这世上能成为一家人的人,都是非常有缘分的,缘分让你们分离,也是缘分让你们今天能在这里再次遇见。

    往事已矣,不要也因为命运的错误,而错过了和唯一的家人团聚的机会。有家人在身边,是一件值得珍惜和快乐的事情。”

    羊乐天听得痴了,本来坚硬如铁的内心,也开始有了松动,尽管他不理解父亲为什么会为了另一个女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但他明白了师父话中的意思,他的家最终搞成这样,是命运的错,父亲也改变不了命运。

    羊乐天忽然开口对父亲说道,“我可以原谅你,只要你现在就跟我离开辽国,回到大宋。”

    羊父刚刚喜上眉梢,听到儿子要他立即离开,眼神又黯淡了下来。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原谅我,你真的能放下过去,我心里非常高兴,也非常感激。但是……我还不能就这么离开。”

    “为什么?!”羊乐天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

    羊父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当初来到了大定府之后,便四处打听韩三娘的下落,等找到了她的婆家,才发现那个契丹贵族的身份比我起先想象的还要高。

    我意识到,别说想要把韩三娘带离辽国,就是带离那个契丹贵族的家,都难于登天。

    可是我不远千里找到了三娘,又不能就这么转身离开,于是我便找了个机会,又一次把自己卖做了奴仆,才进了大院当了一个帮厨。

    然后我偷偷打探到三娘所居住的小院落,又发现她的遭遇,比我想象的还要悲惨。

    在一个深宅大院里,老爷娶她回来只是当做一个建立官场关系的工具,自从她进了门就不闻不问。

    而三娘作为妾室,本来就没有什么地位,她人又老实,与世无争,加上她的长相,所以府里其他的夫人无聊的时候就想方设法的欺负她。

    她一直都是忍让着,可内心里却痛苦的无法自拔。等我们再一次相见的时候,两个人泪如雨下,我才知道她每次难过的时候想起我,才能勉强支撑着她活下来。

    我一时也没找到带她离开的办法,只好留了下来,只求经常能偷偷的见到她,能安慰她受伤的心灵。

    如果我现在跟你回大宋,没有了我,她一定不能活下去了,所以我不能跟你走,唉……”

    羊乐天呆住,心里虽然非常不愿意接受父亲拒绝了他这个结果,但是想起父亲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便也没有再责怪他。

    杨怀仁也发觉,虽然羊乐天嘴上没说,但在他的内心里,应该是接受了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是命运的错误,而跟他父亲无关的事实。

    也就是说,实际上他已经原谅了父亲,只是一时之间,不好开口说出来罢了。

    杨怀仁很是欣慰,他们父子能团圆,真的是一件非常难得的好事,而他这个当师父的,也觉得他应该帮羊父一下。

    解救韩三娘,听起来好像很难,毕竟三娘现在的身份是一个中京城里非常有地位的契丹贵族的妾室,很难说通过直接抢的方式把她带走。

    但杨怀仁觉得,鬼姐的那三百个呼伦尔雅部的人他都能想到办法带离辽国了,没有理由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把韩三娘也带走。

    杨怀仁说道,“如果我帮你把韩三娘带离辽境,你不就不可以跟我们回到大宋了吗?”

    羊父表情有些惊讶,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杨怀仁,脸上有些惊喜,可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杨郡公,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事情,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