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地1056章 救人之法
    杨怀仁自信地笑道,“我知道很难,但难,不代表我就没有办法。”

    羊父还是摇了摇头,“杨郡公,你可知道我说的这户契丹贵族,是谁?”

    杨怀仁忽然想起羊父提过的萧府二字,刚才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契丹人除了姓耶律的就是姓萧的,一个姓萧的契丹贵族,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只是听羊父的口气,杨怀仁有点迟疑了,他不断重复这个契丹贵族势力非常大,那……事情不会那么巧,姓萧的契丹贵族又那么多,偏偏这家姓萧的契丹贵族,会是……

    “萧撒弼?”杨怀仁问道。

    羊父没有回答,只是望着杨怀仁苦笑,看来杨怀仁一开口便已经猜到了答案。

    杨怀仁也只好苦笑,事情就是巧了,原来纳了韩三娘为妾的,正是北院大王萧撒弼。

    若是换了一个别的姓萧的契丹贵族,杨怀仁还真打算硬抢了,虽然有点冒险,但他为了徒弟,这样的冒险他还是觉得值得一试的,但萧撒弼就不同了,他在辽国的势力,可不是说想抢就能抢的,盲目行事的代价会超出想象的大。

    羊乐天没听说过萧撒弼,许是心里对救人的事有些着急,便开口急道,“我师父麾下人才众多,大不了夜里的时候趁黑派几个好手,去萧府把韩三娘偷出来,然后护送你们暗中回到大宋。”

    羊父望着羊乐天,眼神里满是感激,今天能与儿子重逢,他感觉他已经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了,而当儿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能不计前嫌原谅他,那就是上天对他的眷顾了。

    到如今儿子竟然赶着帮他出主意救出韩三娘,羊父感觉真的对人生没有更多的要求了,他怎么能不感激?

    可惜羊乐天的这个办法,太直接,也太鲁莽了,羊父感慨道,“乐天,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事情并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容易的。

    首先这么做就太危险,萧撒弼是北院大王,萧府上同样是高手如云,难保去杨郡公派去救人的那些高手就能全身而退;再说就算把人救出来了,又怎么可能不被萧府的人发现?

    以萧撒弼的权势,他要在中京城找一个人太容易了,我们就算逃出萧府,也无处躲藏,更不要说能顺利逃出中京回到大宋了。”

    羊乐天还是有些不服气,觉得父亲想的太多了,也太胆怯了,所以这些年来他才没有足够的勇气做出这么勇敢的事情来。

    “是不是你太瞻前顾后了,所以一直以来才没有帮韩三娘脱离苦海?我师父曾经教过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哪怕是做一道菜,要敢于想象,然后努力把想象到的东西付诸实践,只有这样才能把想象变成现实。

    你不是说韩三娘在萧府不受待见吗?那萧撒弼一定很少,甚至根本就不会去看韩三娘,萧府的其他人也就不待见她了,她存在不存在,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人在乎。

    那么她在夜里消失了,萧府的人第一时间便很难发现,等第二天他们发现韩三娘不见了的时候,也不会轻易想到她是被人从萧府救走了。

    会觉得她去散步了,或者出门了,就算有不好的感觉,也只会觉得她可能掉到井里淹死了之类的情况,绝不可能直接想到有人会费尽力气把她从萧府带走。

    当萧府上下找不见她觉察到事情不对的时候,起码是两三天之后了,那时候你们早就逃出了中京城,到时你们乔装打扮,加上我师父会派人护送,你们一路向南逃出辽境,好像也不怎么难吧?”

    杨怀仁听羊乐天说的滔滔不绝,心里想笑,看来他真的很在意他这个多年未见的亲生父亲,出的主意想到的细节还挺多的。

    只不过,他说的整个过程都太理想化了,任何细节都太完美,只要一个细节上除了问题,那整个计划就完蛋了,而事情的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萧撒弼纳韩三娘为妾是为了拉拢韩大人增强他在辽国朝堂上的话语权,他只是把韩三娘当做一种建立官场关系和圈子的工具。

    但无论他如何不待见韩三娘,假如自己的妾室偷偷跑了,或者被人偷偷带走了,作为他这种地位的男人,面子他一定是非常在乎的。

    自己的妾室被别的男人带走私奔,这种事如果发生了,他一定会成为其他人的笑柄,特别是像耶律延禧这样的对手,一定会把此事大肆宣扬,借以证明萧撒弼没有本事,连自己的老婆都守不住,从而借助舆论的力量对他的形象进行打击。

    所以萧撒弼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按照羊乐天的办法去做,恐怕萧撒弼绝不会不在乎,而是为了扞卫他男人的尊严,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还是羊父劝慰道,“你说的办法,我不是没想过,但是这个办法成功的几率不高,而且风险极大,若是失败的话,三娘的命运只会更加凄苦。

    我以前也想过类似的办法,三娘平时不能走出萧府的大门,每年只有两次能出门,一次是回家省亲,一次是每年八月去金光寺拜佛。

    她回家省亲,萧撒弼一定会派很多侍卫随从的,虽然这样讲排场是为了给韩大人面子,却变相为我带她离开制造了巨大的障碍。

    而拜佛是萧府所有妻妾一起去的,随从更多,人多眼杂,就更难以救人了。

    还有一点,我是要救人,但也不想因为救人而伤害其他人。就好比三娘每年回娘家的机会,她回到韩府之后,是有很大的自由度的,也有更好的机会可以逃走。

    但是她不能这么做,她可以这么一走了之了,但是她在韩府失踪了的话,萧撒弼一定会向她的父亲要人,那她父亲又该怎么办呢?

    韩三娘当初肯嫁给萧撒弼,进了萧府做个摆设,就想到了她接下来的人生会面临怎么样的处境,但是她为了韩家,还是听从了父亲的安排。

    现在如果让她得到自由,却要牺牲她的娘家,她也是一定不会肯的。”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