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乱
    羊乐天听完沉默了,他也开始觉得他刚才所出的主意,有点太理想化了,辽国他也许不了解,可他在大宋东京城生活了很多年了,想象着大宋那些朝堂上的大佬们,也便明白了父亲和师父为什么说救人难了。

    但他不肯罢休,既然能找回自己的亲生父亲,总不能就这么让他继续留在辽国,从此继续父子分离。

    他急躁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你还要继续留在中京?我们还要继续父子分离下去吗?”

    杨怀仁安慰道,“乐天你先别着急,师父虽然现在还没有想到一个最合适的办法,但是我相信,总会有办法的。”

    杨怀仁心中其实想到了一点,只是觉得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到把这个灵光一闪的念头变成现实可行的计划,需要时间来不断的完善,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韩三娘是萧撒弼的妾室这一点,杨怀仁是事先没想到的,但渐渐的,他发现羊父在萧府当厨子,能在萧府自由出入这一点,也是一个有利的条件。

    帮助羊父救出韩三娘,这其实是一个小目标,如果时间拖到他要离开辽国回到大宋的时候,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办法的话,那么羊乐天那个看上去鲁莽的办法,也不是不能冒险一试。

    但更重要的是,他似乎联想到他这趟出使辽国的大目标,似乎和这个小目标能联系到一起,能同时实现。

    只是眼下他还没有想明白具体去怎么做而已。

    羊父忽然起身对杨怀仁施礼道,“今日羊某人能和乐天父子重逢,要多谢杨郡公了,也多谢杨郡公愿意主动帮我救出韩三娘。

    但救人之事,急不来的,不如大家回去都想一想,再从长计议。我这趟出来是为萧府采购食材的,时辰也不早了,为了不让旁人起疑,我也得回去了。”

    羊乐天心里很了解父亲如今的处境,也知道他说的事情,也很有道理,但是父子二人刚刚相认,父亲就要再次离去,他心里有一种难言的不舍和担忧。

    杨怀仁最是了解徒弟了,看他愁眉苦脸的,便猜透了羊乐天的心思,于是开口安慰道,“乐天,你也别太担心,你父亲如今的身份,若是留下来,反而对他,对救人的事情非常不利。

    眼下的分离,也只是暂时的,既然你们父子俩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分离还能有缘再重逢,就一定是老天觉得你们将来是应该父子团聚,在一起快乐生活的。”

    接着他转向了羊父,“论年纪,我也应该喊你一声伯父,你也不必喊我杨郡公,太生分了。

    既然我答应了你要帮你把韩三娘救出萧府,就一定会尽我所能的,你也不用一再谢我,我是乐天的师父,照顾他,是应该的,而让你们父子团聚,是我这个当师父希望见到的。

    所以我帮你,就是帮乐天,也是帮我自己。

    不如咱们约定,你下一次再出萧府来采购食材的时候,还是来这里,我会派人在这里留守,到时候你把你这么多年来对萧府上下了解到的一些事情详细的说出来,咱们再争取从这些信息里寻找救人的办法。

    两天后我会参加耶律洪基为安国公主举办的比武招亲,所以算起来我在中京还要逗留一段时间,咱们争取在这段时间内想出一个最好的办法,既能不伤害韩三娘的家人,同时又能把她安然救出萧府而不被萧撒弼追究。”

    羊父不是个笨人,他似乎也感觉出杨怀仁有些事,也需要他来帮忙,但是他非常乐意帮助杨怀仁,除去杨怀仁主动帮他救人之外,杨怀仁如今是羊乐天的师父,又是宋使的身份,也让羊父觉得他应该竭力帮助杨怀仁。

    羊父端起他的那块豆腐,望着羊乐天,想要说告别,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眼睛里又湿润了。

    羊乐天已经理解眼下和父亲的分别是暂时的,便也不再那么执拗了,只是看着泪水从父亲苍老的脸上滑落,他也忍不住哭了出来,“父亲,你……万事都要小心。”

    “嗯。”

    羊父重重的点了点头,非常欣慰地转身离去。

    等看着父亲走下楼,走过了威远楼的后院,在走出后门之前还不忘回头冲着楼上挥了挥手,羊乐天忽然间嚎啕大哭。

    人生难以预料,谁也想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杨怀仁搂着他的肩膀,“别担心,办法一定会有的,你们也一定会团聚的。”

    其实他心里同样有点乱,看着羊乐天从一开始无法接受父亲为了另一个女人而离开他们母子而去,到后来渐渐理解了父亲的苦衷,并接受了父亲,最后还帮助父亲想办法救韩三娘,杨怀仁也感慨世事无常。

    想起当日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老爹的情景,他有点后悔当时还悄悄骂老爹那么早就喊他起床去买菜,不让他睡个懒觉。

    可现在想起老爹来,却再也见不到了,心里又有无限的空虚之感。

    每个人对于自己轻易就拥有了东西,总不能好好的去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来后悔,人就是这么可笑的动物。

    不过杨怀仁心里的乱,却让他找到了一个关键点,那就是一个“乱”字。

    辽国乱,则大宋安,他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让大宋渐渐强大;而要让辽国乱,同样能让他完成这一次出使辽国的目的,让大宋在西边的战事能顺利的进行。

    但凭他一个使节的身份,让人家辽国朝堂乱起来,用直接的办法还是太难了,但是他似乎已经越来越接近了一个关键点,就是让那几个辽国朝堂上最有权势的贵族们之间的关系,先混乱起来。

    解救韩三娘的事情,看上去和这个“乱”字无关,但如果在萧撒弼身上多来几个类似的事件,就不怕萧撒弼不乱。

    萧撒弼乱了,便会做出许多没有考虑清楚的行动,然后用这些行动去影响其他人,像耶律延禧和耶律和鲁斡等人,就不怕他们互相猜疑之间,不会乱来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