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比武招亲(一)
    ,精彩小说免费!

    三天时间里杨怀仁也没刻意去准备,倒不是他不把比武招亲的事放在心上,而是觉得实在没有什么可准备的。

    这一天艳阳高照,春风习习,所有报名参加比武招亲的各国使节被请到了大定府城外的大鹰军北大营。

    这个叫做跃马台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校场,跟大宋东京城西门外的琼林苑类似,校场地势偏高的一侧临时搭了个看台供众人就坐,便被称作跃马台。

    杨怀仁一下便知道比武招亲的内容,大致离不开比武和比试骑射了。

    既然是预料到的事,杨怀仁倒也不太担心,几个兄弟们也早就做足了准备,可谓招之即战。

    三天前的朝堂上有意要争夺安国公主驸马之位的各国使节,杨怀仁记得大约得有二三十人之多,但到了今天,真正还愿意继续来竞争的人却只剩下十一个。

    是萧撒弼也好,还是完颜阿骨打或者乌拉力嘎也好,他们在这三天时间里看来挺忙活的,应该是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不然另外的十几个使节不会无缘无故放弃了这场比武招亲。

    对于他们之间进行了什么样的利益交换,有没有结盟之类的事情,杨怀仁也不太关心,毕竟还有十一个人,没有任何人敢说自己是志在必得的。

    不过从他们的面色上看,因为少了一多半的竞争对手,他们还是有些洋洋自得,好似留下来的人越少,他们的机会就更大了一般。

    杨怀仁心里明镜儿似的,原本真正有实力去赢得比武招亲的,其实也不过四五个人而已,其他人,本来就是陪衬,对比武招亲的结果也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影响。

    甚至当时有些人踊跃报名参与进来,也许就是为了通过这件事为自己争取一些利益,既然他们已经如愿以偿,那么也便没有了必要来掺和进来了。

    耶律洪基今日一身常服,比起上朝来,他的精神状态轻松了不少,更没有那么啰嗦,其他的契丹贵族和朝堂上的重臣子们,也是一样的惬意,他们没有公事,这一趟纯粹是来看热闹。

    鬼姐盛装打扮,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意见还是契丹宫廷里的规矩,整个人被打扮的跟个花柱顶着个花花绿绿的绣球似的,这审美杨怀仁也是醉了,不得不服古人有创意。

    她坐在耶律洪基身边,却被一张粉红色的幕离把整个人罩了起来,像待出阁的新娘,朦朦胧胧里的窈窕身影,确实让人产生了不少神秘感。

    耶律洪基见人已经到齐,也不过多废话,便先举杯敬了大家一杯酒,说了些好听的祝辞。

    众人便齐声应和,共同举杯。吃罢了一杯酒,几个朝臣便上前恭维道,“三日不见,陛下脸色甚好。”

    耶律洪基喜笑颜开,“多亏了杨郡公,是他进献给朕的延寿丹的功效大好。”

    杨怀仁听到自己被提到,立即起身谦虚道,“陛下龙体康泰,大辽之福也。”

    话虽这么说,可心里却在偷笑,哥随便揉几个面粉蛋子都能让你脸色红润,看来哥的忽悠功力没有荒废。

    其实从科学的角度讲,那些用面粉加香精做成的延寿丹,没有任何功效,也绝不可能真的能让服用者延寿三年。

    但被欺骗了服用了延寿丹的人,确实一定有心理暗示作用的,从心态上的变化来让人暂时的精神焕发,到并不很奇怪。

    医学上也有专门的安慰剂,来治疗无药可医的病症,虽然从理论上没有任何的疗效,但对于那些病入膏肓之人,同样有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的可能,心理学听起来是很玄的东西,但也并不是没有科学道理。

    照这么说来,杨怀仁特备炼制的那些延寿丹,倒也不能说就纯粹是假药了,所以他这个宝药党,当时扮的心安理得。

    耶律洪基心情确实好,跟众人客套了一番,称赞了一下延寿丹和满眼绿莹莹的春意盎然,他便宣布比武招亲开始。

    耶律延禧被推了出来,作为耶律洪基的代言人来宣布比武招亲的规矩。

    “今日参加比武招亲的各国使节,不论是自己也好,还是代理本国的王子或公子也好,因为参加的人太多,所以比武招亲分三场进行,能取得三局两胜之人,便是胜者,可以迎娶本朝安国公主,成为大辽的金刀驸马。”

    说着从侍从手里接过一个锦盒来,打开呈献给众人观赏。

    锦盒里还真放着一把金刀,看来是耶律洪基对胜出者,也就是准驸马爷的赏赐。

    这是游牧民族流传下来的风俗,不论是契丹人,蒙古人还是其他游牧民族都差不多,大贵族们出嫁女儿,对姑爷的贺礼就是一把纯金打造的金刀。

    当然金刀被叫做金刀,也并不是想象里一把和真正实用的刀那么大小的金刀,说白了就是一把小匕首,用金子打造,刀柄上镶嵌着些各色的宝石,都不一定有一个巴掌那么大,就是个摆设而已,也不能真用来切东西用。

    众人听罢纷纷点头,规矩很简单,也很公平。只不过真正参与到比武招亲中的人来说,三局两胜,似乎有点难。

    确如耶律延禧说的一样,如果参加比武招亲的只有两个人,那么以三局两胜来断定胜出者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

    但如今参加比武招聘的有十一个人那么多,这么多人同时竞争的情况下,要想赢得其中的一局,就已经非常困难了,何况三局里要取胜两局。

    那么众位参赛者的疑惑就来了,大家的判断能力,好像并没有谁有足够的实力取得三局两胜,最大的可能,是有三家有实力的参加者分别取得三场中的一场的胜利。

    带着疑问,高丽使节王字之起身施礼问道,“皇太孙殿下,若是最后的结果是有三路人马分别取得了三场之中的一场胜利,最终的比分数会是一比一比一,那么最终的胜出者,要如何判定?”

    “呃……”

    耶律延禧只不过是按部就班照稿子念,却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很自然的回头望向了他的祖父耶律洪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