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0章 比武招亲(三)
    至于杨怀仁如何想的,杨怀仁只是浅笑一下,也不会多说什么,心说你心里明白就行,你以为你是个人物,可在哥眼里你顶多就是个棒槌。

    黑牛哥哥本来要站出来参加骑射比试的,可惜他的弓是柘木长硬弓,适合步射,不适合骑射,因为弓身太长,骑在马上拉弓很容易打马头。

    卢进义很能领会杨怀仁和黑牛哥哥的心意,自然的站出来道,“公爷说的是,这等粗活,何须公爷下场?

    李将军射术精湛,只可惜一张柘木长弓不适合马上骑射,再说这种比试何必让将军亲自出马?让属下这个马前小卒来代劳便是了。”

    杨怀仁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才不管完颜阿骨打怎么想。

    卢进义的话说的很大声,让旁边的乌拉力嘎等人听了也非常不爽,这场比武招亲,几乎所有人都一副非常重视的样子,唯独杨怀仁这边几个人轻松的跟他们是来玩的一样,真是让人感到生气。

    杨怀仁这个郡公不出场是因为他是个文人,不懂骑射,这个理由很好理解,可为什么不派那个传说中在环州之战中百发百中的神射手黑将军,就不太好理解了。

    更让人气愤的是一个马前小卒自告奋勇要代杨怀仁参加比试,像乌拉力嘎这样的人听来,好似他跟一个大宋的马前小卒同场比试,好比骏马和骡马比赛跑,跟罗马比赛,拉低了他的身份一般。

    和乌拉力嘎有的骄狂不同,完颜阿骨打还是非常谨慎的,在没有拉出来遛遛之前,还不好说谁是骡子谁是马,乌拉力嘎对卢进义有点轻视,可完颜阿骨打可不太认同乌拉力嘎的观点。

    他打量了卢进义一番,从卢进义的装扮上判断,确实如他刚才所说的,他只是杨怀仁身边的一个马前小卒,并非什么将军。

    但完颜阿骨打从卢进义的眉宇之间又觉得此人样貌生得十分英气,又绝非一个一般的马前小卒那么简单,所以打心里还是很重视,并没有小看了他。

    高丽使节这边,因为王字之是替主子王熙来招儿媳妇,王熙本就没来辽国,所以也是找了个随行的高丽武士出战。

    高丽武士生得眉清目秀,不过身材健壮,一看就是个好手,只是名字听起来让杨怀仁觉得心中好笑,叫做千山鸟,杨怀仁忍不住心说你爹妈给你起名字的时候,少了“飞绝”吧?

    萧达布合这边,自然也不是他亲自出战,而是派出一个萧府的家将,名叫萧忽忽,这名字一个比一个奇葩,让杨怀仁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笑出了声来。

    萧达布合不喜,以为杨怀仁是看不起他派出的武士,便挑衅道,“萧忽忽乃我大辽北院小鹰军第一勇士,怎么,杨使节觉得有什么可笑的吗?”

    杨怀仁忙收敛了笑意道,“萧公子莫怪,没笑你,没笑你,呵呵……”

    等参赛人选都选定,便被一个契丹军士领着下去各自牵了马,准备进行第一场的骑射比试。

    第一个上场的,是一个杨怀仁都叫不上名字的部落派出来的一个武士,那汉子一头小辫子,跟个雷鬼头似的,样子倒是挺有个性的,可惜射术也就那么回事,第一趟策马跑过投掷靶袋的区域,第一箭就放了空。

    也许是这位武士从来没练习过,所以作为第一个上场之人,还没掌握到射击运动的靶袋的诀窍,所以出了丑。

    看台这边也大都是些个性直爽的游牧民族的汉子,见那武士第一箭不知飞到哪儿去了,立即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笑声很大,那武士自然也听到了耳朵里,他脸色变得异常冷峻,咬紧了牙关,好像下决心第二箭一定要射中,好挽回些颜面一般。

    但是他越是怕丢面子,心情便越是紧张,结果就是越紧张越闹笑话,第二趟的时候,靶袋扔上了天,飞升到了最高点然后快速坠地,他那一箭还是没放出去。

    他太紧张了,所以想瞄的准一点,但靶袋抛起来之后在空中滞留的时间很短,稍微一个犹豫,便错过了。

    第一次射空,第二次连箭都没放出去,看台这边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耶律和鲁斡这位老将鄙夷的看了一眼那个部族的首领,摇着头道,“这些人太差劲了,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有的胆量,竟敢想当我大辽的金刀驸马。”

    不知是哪个看热闹的官员笑道,“王爷说的是,这些小部族不光是胆大包天,而起脸大的也够包天,下官也没想明白他们这样的骑射技艺,也有脸能拿出来显摆,结果就是成了咱们大家的笑柄,哈哈……”

    那个部族首领颜面尽失,被这帮契丹贵族和官员数落的一无是处,竟没脸面对,双手掩面,气馁地说了一句,“我们退出!”

    只剩下了十名参赛者。杨怀仁也不知道参赛者的出场顺序是谁定的,是抽签决定还是自告奋勇,第二个出场的,便是卢进义了。

    说实话,杨怀仁不是对卢进义的骑射技艺没有信心,而是出现了刚才那一幕之后,杨怀仁还真是多多少少有那么点担心。

    这种比试骑射的方法,跟平时草原上骑马打猎有些相近,却又有点特别的不同之处。

    打猎的时候,猎物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静静站在原地等着你射的,都是前头猎物逃跑,猎人骑马在后边追,等猎人判断准了猎物的运动轨迹,自己策动马儿寻找到一个最好的射击角度,这才挽弓搭箭,放箭射杀猎物。

    不同的是,如果猎物是野牛野羊,目标终归是很大的,只要能射中猎物的身体,不管是不是要害,至少都能让猎物受伤,起码为第二箭的致命射击做好的准备。

    但耶律洪基想出来的这个比试骑射的办法,三个靶袋放三箭,每个靶袋就给你一次机会,可不能放两箭——何况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你放两箭。

    如果非要比较的话,更像是在草原上射击兔子。

    有经验的猎人都知道,猎牛猎鹿猎野猪,其实都不难,而最难的反而是射猎体型小,而动作又非常敏捷的兔子。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