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1章 比武招亲(四)
    野兔本身很警觉,它们的体型又非常小,但野兔的躲闪和逃跑技巧却非常好,当它们遇到猎杀者的时候,是从来不会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逃跑的。

    不论是被猎人追赶或是其他肉食动物捕杀,它们逃生的路线是不固定的,而是左跳几下,又右跳几下,借助它们强壮的后腿,每次跳跃又高又快。

    不仅如此,野兔每次跳跃的步幅也在它们的控制之下,可长可短,也都不同,为的便是迷惑捕食者,以达到顺利逃生的目的。

    所以猎杀一只跳跃逃跑中的野兔,是非常困难,也是非常考验一个射手的骑射技艺以及经验的。

    杨怀仁和卢进义在这次相遇,并让他跟着一起来到辽国之前,有很长时间都没有见面了,一路上因为忙着琢磨如何达成出使辽国的特殊目的,他们之前静静的坐下来谈天的时间也不算多。

    不过从有限的交谈里,杨怀仁还是从卢进义口中了解到,他虽然在老家做他的安逸小地主,可他师父教授给他的射术和武艺,他也并没有荒废,而是每日早起勤练不辍的。

    卢进义很聪明,这样的骑射比试方法,他以前也没有练习过,不过有了第一个倒霉蛋的例子,他倒是观察到了一些事,很快便想到了射击移动速度不均匀的目标的诀窍。

    用简单的语言描述出来,就是预判。

    骑在马上射击固定靶的话,因为胯下马儿的奔跑速度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手上的弓箭也在把控之中,所以只需要判断出当时的风速,箭矢和标靶之间的飞行距离,并通过经验和计算得出要瞄准哪里,然后用合适的力拉弓,箭矢自然会命中靶心。

    也就是说,其实很多时候拉开弓瞄准的时候,并不是瞄准了靶心的,而是稍微偏离靶心的一个目标,让风自然的把箭矢带到目标哪里去。

    而移动的靶位,就需要更严谨的预判了,就说扔起来在半空中的靶袋,你瞄准靶袋放箭,一秒之后靶袋的位置已经变化了,是不会命中的。

    所以要提前预判一秒之后靶袋的水平位置,然后根据风速稍稍偏移一点,瞄准那个点放箭,一秒之后箭矢自然会命中靶袋。

    说起来有点像后世的移动飞盘射击比赛,但飞盘是用机器投掷的,力量也很大,而枪支短距离射击也不必考虑风俗,所以骑射移动靶,还要更难了几分。

    卢进义闭目凝思了一下,脸上便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猛的一夹胯下的白马,白马嘶吼一声,向前冲刺着飞奔而出。

    他策马跑到第一个投掷靶袋的位置,一个契丹小兵便用力把一个装满了面粉的靶袋高高垂直向上抛起,靶袋便猛的飞到了五六丈高的半空之中。

    杨怀仁不知道卢进义现在的心情如何,但他的心情却紧张了起来,他屏气凝息,目不转睛地盯着向上飞起来的靶袋,期盼着卢进义一击必中。

    卢进义早做好了准备,心情倒是一点儿也紧张,胯下白马在他的驱策之下跑的四平八稳,马背上他拉弓搭箭,大喝一声“着!”一直羽箭便“嗖”一声离弦而去。

    看台这边的众人只听到远远的“咻”的一声,羽箭都没有看清,但见离射手五六十步外,那个飞在半空中的靶袋忽然“嘭”一声炸裂,袋中裹得很紧的面粉飞扬了起来。

    众人见白马小将一箭中的,动作又是非常之娴熟优雅,便纷纷佩服的鼓掌叫好。

    卢进义非常专注,也不理看台这边的一片叫好之声,继续专注地向前飞奔,也早就从背后箭袋里又抽了一直羽箭出来。

    马儿跑到第二个抛靶袋的位置,又是一套连贯的动作,好像也没看出来卢进义刻意的瞄准,也许是第一箭轻松中的,第二箭便有了经验,也信心大增,羽箭刚搭在弓弦之上便飞了出去。

    又是一箭中的!纷飞的面粉随风向上飘扬,在早上的和煦阳光里显得煞是好看。

    第三个靶袋也不用多说,卢进义同样一箭中的,一套动作做得干净利落,无法不让人欢呼叫好。

    看台这边大多数人都大声叫好,说明契丹人有一点还是好的,他们对强者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也从来不会吝啬对强者优秀表现的喝彩之声。

    耶律洪基笑着点点头,对杨怀仁赞道,“杨使节麾下人才济济啊!”

    杨怀仁谦虚道,“咳,陛下过奖了,几个属下略微展现一些雕虫小技,又何足挂齿?只不过平时让他们没事就玩玩罢了。”

    “玩玩?”

    耶律和鲁斡轻笑道,“宋朝的杨使节好大的口气,怕是这趟出使我们大辽,废了好大的力气从宋朝禁军之中选了好久的精锐吧?”

    杨怀仁并不在乎他这种质疑,只是淡淡答道,“梁王说笑了,不过你也太瞧得起本使了,把本使想的那么有权势,本使倒要谢谢你这么抬举本使。

    本使在宋朝,也不过是一个小小郡公,还是个新晋的小小郡公,比我爵位高,或者比我职位高的人海了去了,没有一千也得有八百。

    禁军里都是些什么人?当大将军的都是王公将相之辈,本使就算是想去禁军里挑人,也没人瞧的上我这等微末的爵位或官职,并且我也没有那等权力啊,是不是?”

    耶律和鲁斡不屑地摇摇头,表示不信。不过细想之下,就算杨怀仁是宋朝皇帝的宠臣,也确实不像能左右禁军的样子。

    但杨怀仁这么说意思便是宋朝军人个个非常勇猛,射术又十分精湛了,这一点不光耶律和鲁斡,辽国朝堂上任何一位官员都是不相信的。

    杨怀仁其实不用去证明什么,大宋禁军到底有几斤几两,他心中也是有数,只不过是他麾下的龙武卫和虎贲卫的将士在经过了半年的特殊训练之后,战力显着增强了不少罢了。

    可既然把牛吹了出去,当着辽国上下官员以及各国使节面前,也就不好收回来了,他装作很随意,扭头看了一眼林冲道,“那个,你,对了,就你,站出来一下,给梁王说一下你在咱大宋禁军里是个啥职位……”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