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3章 比武招亲(六)
    也许单听三石四石一般人没有具体可量化的比较,按照沈括梦溪笔谈中所述,“凡石者以九十二斤半为法”的记载计算的话,把一张三石的柘木强弓拉满,需要单手具有提起二百七十七斤半的力量。

    这对于一个常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黑牛哥哥天生神力,才能使用这把三石的柘木强弓,而且也不是每一次射箭,都需要把弓弦拉满的。

    暂且不管射术如何,林冲又有没有这样的力量呢?

    杨怀仁既然敢把林冲叫出来,就是心中有数的,据他所知,自从林冲进了龙武卫之后,平时和黑牛哥哥之间便能经常见面了。

    两个师兄弟之间,平时便经常切磋武艺,林冲武功棍术都是一绝,这方面黑牛哥哥便有很多地方向他请教了。

    经过了这段时间,黑牛哥哥的武艺也是突飞猛进,而以此同时,林冲也跟黑牛哥哥交流了不少射箭的心得。

    都知道黑牛哥哥的射术是从父亲那里学的,实际上和周同教给卢进义和林冲的射术,师出同门。

    与卢进义更擅长骑射不同,黑牛哥哥天赋异禀,力量巨大,所以比起两位师弟来,他能使用力道更大的硬弓。

    不过这也不代表林冲就不能使用,只不过比起黑牛哥哥来,他的身体素质还无法做到持续使用三石弓连续射箭而已,单是射一箭的话,这样的爆发力他还是有的。

    所以杨怀仁对林冲很有信心,特意把他点出来,就是有心给他机会当中表现自己的能力了。

    林冲走到看台边缘处,目测了一下耶律和鲁斡所指的那跟红色旗杆,判断出这跟旗杆大概有手臂那么粗,距离大约在一百五十步之外。

    经过一番计算,林冲很快算到如果要射中这跟红色的旗杆,他并不需要把强弓拉满,七八成的力道就足以把铁箭射到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了。

    他盯着旗杆看了一会儿,胸中暗暗运气,等做好了一切准备,便回头对看台上契丹皇帝和一众官员使节等行了一个罗圈礼,“小底这就给诸位献丑了。”

    说罢他抬起长弓来,把铁箭搭在了弓弦之上,稍稍调整标准角度,猛然拉开了弓弦,因为早就做好了瞄准的准备,而手上的三石柘木硬弓确实很重,不适合长时间拉弦瞄准,只是一眨眼的瞬间,他便松开了弓弦。

    黑色的三齿狼牙箭破孔而出,发出撕开了空气的“嗖嗖”声,众人目光随着空中快速飞行的黑色羽箭转向了远远的红色旗杆。

    远远地听到“咔”的一声,铁箭并没有贯入旗杆,而是像刀砍一般把旗杆拦腰砍成两段,溅起来的木屑还没落地,旗杆轰然倒在了地上。

    而那支铁箭,并没有因为旗杆的阻挠而减少了多少力道,继续向前飞行了二十几步的距离,深深的扎进了泥地里。

    看台上众人“喔”的惊呼起来,连耶律和鲁斡也忍不住大叫一声,“好箭法!”

    作为辽国的兵马大元帅,他没法不为眼前一个宋朝小兵的精湛射术而喝彩。

    若说是射中一百五十步外的旗杆,很多射箭的好手都能做到,当然,契丹军中那种普通的骑弓是无法做到的。

    骑弓的设计是方便马上射箭的,力道相对小,一般为八斗的拉力,这样的设计,也就造成了骑弓的特点是射击距离相对短,只有最远五六十步的有效杀伤距离。

    但骑弓短小,方便携带和马上射箭,而且射速相对更快,是中短距离杀伤敌军的有效远程武器。

    而普通的步弓,一般是一石或者一石二的长弓,射速相对慢一些,但射击距离提升了不少,能达到一百步,像大宋和辽国的弓箭手也都有类似的武器配备。

    对一个射箭高手来说,一般就会选择拉力更大的弓了,像一石五到两石之前的力道弓,也都非常常见。

    假设一把一石五的弓,射击一百五十步外的旗杆的话,射击距离是够了,但限于自身拉力,把箭矢射到一百五十步的距离,箭矢的力道也就不太够了,也许能扎在旗杆上,但还不至于把旗杆射倒或贯穿而过。

    林冲射出的那支铁箭直接把手臂粗的旗杆拦腰射断,这就不是一般的射箭高手能做到的了,首先一把三石的硬弓,就不是一般人能拉的开的。

    再加上所用的箭矢是精铁打造,箭矢击断了旗杆之后还继续飞行了一段距离并深深扎进了泥土里,这样的力道就更非常人所能做到的了。

    耶律和鲁斡戎马半生,在辽国禁军中,他所知的能拉开三石硬弓的人就已经屈指可数,而同时又能用铁箭来射击的人就更少了,几乎只有几个军中名将和勇士才能做到,所以他见林冲这个年轻小兵竟轻松的便做到了,心中是又惊喜又忧虑。

    按照他的认知,大宋的禁军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就算是满宋朝找,尽管宋朝人口众多,这样的人也并不会比他们辽国多出多少。

    但眼前的事实是,杨怀仁身边的几个人,包括校场上参加比试的那个骑白马的汉子,眼前这个叫林冲的年轻小兵,还有三石柘木硬弓的拥有者黑脸将军,随便拿出来的三个人都具有这样的能力,这让他如何不心惊?

    他再看看杨怀仁身后站着的几个人,虽然体型各不相同,但是他们共同的特点是目光坚毅,神色轻松,面对林冲刚才的精彩表演,也处变不惊,好似林冲刚才的射术他们早已司空见惯一般,这就让耶律和鲁斡非常疑虑和担忧了。

    杨怀仁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他身边又聚集了这么多武功卓绝的好手?

    尽管一时之间耶律和鲁斡也无法想明白,但是他渐渐开始发觉,这场比武招亲,似乎杨怀仁才是那个胜券在握之人。

    耶律和鲁斡能看到的东西,其他有心之人同样能察觉的到,耶律洪基这种人自然不用多说,连王字之这样的文官也渐渐明白,当初他的弟弟朴字吉为什么写信给他说杨怀仁这人绝对不能小觑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