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7章 比武招亲(十)
    卢进义缓缓道,“场地的话,对所有上场参加比试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而马匹,大家也都是各自骑乘的自己的马匹,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抛掷靶袋的那些契丹兵,我现在想来好像他们应该是做了手脚的。

    仁哥儿你们在看台这个方位,因为距离和视角的关系,也许看不清楚那些契丹兵抛掷靶袋的动作,以及靶袋在空中飞行的轨迹。

    甚至是我这个上场参加了比试的人,一开始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但经哥哥现在一提醒,我忽然发现,他们抛掷靶袋的高度,是有不同的。

    第一轮每次只抛一个靶袋的时候,靶袋被抛起来的高度稍稍有些不同,这个倒是可以理解,每个人手上的劲是不同的,靶袋被抛的有高有低,也并不稀奇,更不会对射击靶袋造成很大的影响。

    但第二轮同时抛起三个靶袋之时,这种抛掷起靶袋的力度不同,就比较明显了,对射击的影响也相对很大。

    包括小弟在内,前边的四个人出场之时,那三个契丹小兵把靶袋抛掷的都是两高一低,三个靶袋在空中的运动轨迹也是不同的。

    小弟当时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猜想大概就是那三个抛掷靶袋的契丹兵习惯上在抛掷靶袋的时候所用的力气不同罢了,所以有高有低。

    也正是因为我发现了这个特点,所以才想到了为了稳妥起见,没有把握同时射出三支箭的话,不如做更有把握的事,就是同时射两支箭,这样起码能命中两个运动轨迹相对差不多的两个靶袋。”

    杨怀仁点点头,他在看台这边的位置,确实不容易发觉靶袋被抛起来之后会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而卢进义能发现三个契丹兵抛掷靶袋的不同,并能迅速找出最好的办法同时射中最有把握的两个,便是他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了。

    但经过卢进义回想起来这么一说,杨怀仁便找到所谓的猫腻究竟是在哪儿了。

    他问道,“你是不是想说,到最后一个出场的完颜阿骨打上场比试的时候,那三个靶袋却是被同时抛起来的,而且力道也一样,所以三个靶袋在空中飞行的轨迹也是相同的,这样便让完颜阿骨打更容易三箭全部命中?”

    卢进义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根据哥哥所说,我回想起来刚才的场景,确实是这样。

    不过小弟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当时换成是我,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把三个同时抛起来的靶袋全部命中,完颜阿骨打的箭术,确实应该是在小弟之上的。”

    杨怀仁很欣慰,卢进义这个人确实实诚,也很务实,并没有因为在刚才的比试中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而诋毁胜利者。

    虽然第一场骑射比试中卢进义没有获胜,但他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非常精彩了,能接受完颜阿骨打的胜出,更显示了他的宽广胸怀。

    杨怀仁摆摆手道,“不要紧,咱们有风度,输的起。不过这件事,咱们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咱们能用平常心看待失败,但其他那几位参赛者能不能这么看,可就说不定了。”

    众兄弟立即明白了杨怀仁的意思,卢进义笑道,“我明白了,一会儿有机会我就把这个发现透露给另外几位参赛者,咱们就等着看热闹吧。”

    杨怀仁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垂头丧气的萧忽忽和气急败坏的萧撒弼,不知道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又会不会有卢进义这样的胸怀。

    而那几个抛掷靶袋的契丹小兵,一定是得到了耶律和鲁斡的授意,才敢用这种不太明显的方法暗中帮助了完颜阿骨打。

    耶律和鲁斡这个人,如果单看面相,跟耶律洪基有点相似,都是方脸大耳的,看上去很威严,给人的感觉也是刚正不阿的。

    但实际上杨怀仁对耶律和鲁斡的了解,这老头贪财好色是出了名了,中京城里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并不算是个秘密。

    耶律洪基也好,朝堂上其他的各族官员也好,大家也都知道耶律和鲁斡是个什么德行,但摄于他是契丹皇帝的亲弟弟,如今又身居高位,所以没有人敢在明面儿上说他的坏话罢了。

    从高丽使节王字之和女真代表完颜阿骨打的表现来看,杨怀仁差不多猜到了一些事,这两家之前肯定是找过耶律和鲁斡的,目的也是相近的,应该也都给这个贪财好色的老头送了不少金银礼物或者是美女。

    耶律和鲁斡在当着他们面的时候,肯定也夸下海口,向他们保证过什么,可惜他一件事许了两家,甚至是更多的人,那么真到了事上,他就只能挑选他得利最大的哪一家来帮忙了。

    尽管他没有参加耶律洪基商议如何进行比武招亲的会见,但他作为兵马大元帅,耶律洪基想到了办法之后,也一定会找他安排辽国禁军士兵来执行,所以比试的内容,他一定是知道的。

    也正因为这样,他可以操纵那几个抛掷靶袋的契丹小兵,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又应该在谁出场的时候放一些水。

    从看台这边看过去,放水的痕迹是看不出来的,就算是上场的参赛者,如果没有提醒,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发现抛掷靶袋这种事,也会被人动了手脚。

    杨怀仁之前也是没发现,更不会主动去想这件事,只是他几次从耶律和鲁斡的表现里,察觉到他肯定和某位使节有什么暧昧,所以才在看到王字之气愤的表情之后,才联想到刚才的骑射比试有鬼。

    实际上论射术,完颜阿骨打的确技高一筹,萧忽忽和千山鸟心中一定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但他们确实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这一点足以让他们对耶律和鲁斡和完颜阿骨打心怀芥蒂了。

    完颜阿骨打,也只不过是花了重金买了个保险,比起高丽使节来,王字之才是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也难怪他如此咬牙切齿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