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比武招亲(十一)
    但结果既然如此,便已经很难更改了,即便另外几个人能想到刚才靶袋抛掷的不同,也不会冒冒然炸毛提出来说这场比试不公平。

    因为这么说出来诋毁的不仅仅是耶律和鲁斡了,而是诋毁的辽国禁军,诋毁的契丹皇帝,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

    不过不敢说不代表没有意见,意见的矛头会指向耶律和鲁斡和完颜阿骨打,参赛的各国使节接下来一定会小心提防完颜阿骨打,以防他还有什么把戏。

    而萧撒弼愤怒的矛头,则是指向耶律和鲁斡了,甚至会联想到耶律洪基的头上,而这正是杨怀仁愿意看到的。

    耶律延禧宣布了第二项比试,是契丹传统的摔跤。说罢便吩咐人在看天的正前方开始搭设擂台。

    说是打擂台,其实摔跤的场地并没有那么繁琐,草地上铺一张巨大的毛毡垫子,大概直径三丈的样子,周围用红色的绸布沿着毛毡垫子的边沿围了一个圈,便让人更容易分清了边界。

    契丹式的摔跤,其实和草原上各个游牧民族的摔跤规则差不多,因为契丹人现在雄踞北方草原,所以这种摔跤才被称作了契丹式摔跤。

    摔跤在草原上确实是一项非常流行的运动,男人为了显示自己的武力和强壮,便是通过这样的竞技的手段。

    当然,大宋也有类似这种摔跤的竞技式的运动,只是当时被叫做角抵,不过同样风靡全国。

    在杨怀仁眼里,按照契丹人的传统比试摔跤,实际上就是一种另类的武艺比试了,乍一想似乎自己这边有点吃亏,几个兄弟武艺自然不用多说,可摔跤和比试拳脚或兵器功夫还有所不同。

    虽然武艺和摔跤都是比试力量和招式技巧的,但两者之间,这种力量和技巧的比拼上又有很大的不同。

    杨怀仁回头向众兄弟问道,“咱们没玩过契丹式摔跤啊,听起来跟咱们大宋的角抵应该近似,但具体的规则和技巧,说不定会有所差异呢?”

    论武功的技巧,卢进义和林冲的实力应该是众兄弟中最强的,和正因为他们是正统跟了师父学的成体系的武术套路,反而对于摔跤的技巧,有点陌生。

    听起来有点像科班生遇上了野路子,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要说野路子,黑牛哥哥他们几个倒是野路子出身,不知道他们对角抵有没有接触。

    果然不出杨怀仁所想,天霸弟弟拍着胸脯道,“哥哥说的摔跤,不就是咱们大宋的角抵吗?角抵,我玩过,当年东京城里角抵场里,我陈天霸也算是一号人物!”

    杨怀仁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发笑,“哈哈,人物?我咋没听说过啊?”

    天霸弟弟认真道,“我可不是吹牛皮,哥哥没听说过,那是因为那时候哥哥还不认识我。”

    林冲疑惑道,“不对吧?我就是东京人士,我自幼习武,也了解一些东京城里角抵场的事,怎么也从来没听说过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呢?”

    “呃……”

    天霸弟弟不好意思的笑道,“嘿嘿,这个……因为我打的时间短,可能你看角抵那会儿,我都不玩了呗。”

    林冲憋着笑,不好意思说什么,天霸弟弟认真地去说服杨怀仁,“哥哥可要相信我啊,我玩的时间短,可不代表我不行。

    只要是我上场的角抵比赛,可是从来没输过的,那个……兰二当家,呃……是三夫人知道的,当年就是她把我从角抵场带进青莲帮的。”

    杨怀仁惊疑道,“还有此事?我竟然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天霸弟弟越说越结巴,似乎有点心事似的,“这个嘛,其实事情有点不太光彩,所以我也就不愿意提。

    不过现在大敌当前,我不说也不行了。前几年的时候,我还不到十三,就已经长得比寻常的成年人还高大威猛了……”

    “你是想说你胖吧?”杨怀仁笑呵呵的插话道。

    “哥哥忒坏,非要取笑小弟,呵呵,大家都知道的,我太能吃嘛,比常人高点……胖点也实属正常,最关键的,还是我力气大啊。

    那时候我吃不上饭,在城里流浪,后来听说角抵场里赢一场能得到几百文钱,我也没想玩角抵玩出个什么成就来,单纯就是想吃几顿饱饭,便这样去凑了热闹。

    最开始那会儿先进的低级场,哥哥肯定知道,低级场都是些学徒们,甚至寻常百姓也能报名参加的,所以几乎每场都是裁判宣布开始,我便把对手扔了出去,他便要立即宣布结束。

    结果第二天我就进了中级场,但中级场的对手也并不怎么样,都是些我稍稍用力推几下就能出局的笨蛋,所以我又是几日的连胜,很快又升级进了高级场。

    高级场里便都是些有经验的老把式了,论经验论技巧,我可比不过人家,但角抵这种比试,和比试拳脚功夫还不同,说到底最重要的还是力量,如果力量占据绝对的优势,技巧是无法发挥的。”

    杨怀仁点着头,心道这一点他倒是认可的,不然后世各种类型的摔跤比赛也不用按参赛者的体重来分级了,力量在摔跤比赛中的作用确实是最大的。

    照这么看来,天霸弟弟所说的他这个过往,还真是所言不虚,但是按照他大大咧咧的性格,既然有这么辉煌的过去,不可能不整天拿来吹嘘,但为什么他却从来没在众兄弟面前提起过,还说那段过去不光彩呢?

    杨怀仁疑惑道,“那你怎么不继续参加角抵比赛啊?你也确实没在东京城的角抵界闯出什么大的名堂来啊。”

    天霸弟弟脸上忽然有些愧疚之色,“本来挺好的,可惜后来一场比赛,我失手把一位角抵界的前辈的双腿摔断了……”

    黑牛哥哥忽然讶异道,“西城角抵王凌师傅的双腿残疾,是你给摔断造成的?!洒家以前听说过此事,却从未想过前几年那个摔断他双腿的人,竟然是你?!”

    天霸弟弟脸色有点痛苦的点了点头,“是小弟我干的。虽然事后凌师傅并没有怪我,说角抵场上什么样的意外都可能发生,但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也就没法继续玩角抵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