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2章 比武招亲(十五)
    第二轮的抽签,耶律和鲁斡要亲自执行,但他扭头看见高丽使节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心说高丽人不会是怕我再玩什么把戏吧?

    耶律和鲁斡不是笨人,自然知道没必要把事情做绝的道理,高丽人送来的那些新罗妇真的非常不错,温柔又体贴,不如今天就给高丽人一个面子,也帮他们一把,来日也好让他们继续往自己这里送美女。

    抽签就是真的抽细木条签子,要做手脚,也是很容易,尽管耶律和鲁斡装作闭起眼睛来抽,可他摸到每一根签子,却都心中有数,拿一根签子上写的谁的名字,他早有准备。

    果然,第二轮摔跤比试,轮空的便是高丽使节派出来的代表千山鸟。

    耶律和鲁斡抽完了签,不自然的朝高丽使节王字之这边瞟了一眼,那样子好像在说,你不用谢我,我就是雷……

    你**雷人吧?反正杨怀仁是这么想的。

    不光杨怀仁,除了王子之和千山鸟之外的另外四伙人,都心有不快。

    通过第一轮摔跤比试的亮相,五位种子选手其实对另外几个对手的大致实力,也有了一个基础的认识。

    宋朝选手陈天霸虽然没有展现摔跤技巧,但这小子勇力过人,不可小觑;

    女真部亲自出战的完颜阿骨打呢,则是中规中矩,基本功非常扎实,看来第二场比试也是准备充足;

    蒙古灭里吉部的乌拉力嘎,一看那动作就是从小练习摔跤的,动作娴熟,赢的也漂亮;

    号称是辽国北院第一勇士的萧忽忽,动作虽然不华丽,但是实用性强,而且此人生性残忍,动作恶毒,是谁也不愿意碰到对手。

    只剩下高丽选手千山鸟,一看就知道这小子以前没怎么玩过契丹式摔跤,连基本的动作和规则都有点迷糊,尽管第一轮胜出了,但给人的感觉上似乎赢的很勉强。

    可抽签这种事,谁也说不准的,本来其他人都盼着第二轮能遇上千山鸟,好让自己能轻松进入第三轮的,但现实竟然是让一个最弱的人直接晋级了,这又找谁说理去?

    杨怀仁和萧撒弼这边反应倒是不大,也许是因为事先就知道了耶律和鲁斡这老小子再玩猫腻,也猜到了他一定会在抽签上动手脚的,猜想里要么是完颜阿骨打,要么便是高丽人会轮空,直接进入第三轮。

    完颜阿骨打似乎也感受到了耶律和鲁斡在玩平衡的把戏,不想失去高丽这帮子冤大头,所以才由此一举。

    最不服气的要属乌拉力嘎了,这小子本来很自信的,以为比试摔跤,他应该是独占鳌头才对。

    但见过了另外几个人的表现之后,除了千山鸟,对其他三人的实力,不论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是谁,他都有点心虚。

    接下来抽出来的对决形势,让乌拉力嘎还算满意,他要对阵的是完颜阿骨打,而宋朝大壮汉要跟萧忽忽一决胜负。

    这样的抽签结果一出来,杨怀仁忍不住瞅向了萧撒弼,正巧对上了萧撒弼的目光。

    两人客套的相互微笑致意,可心里却同时在骂耶律和鲁斡这老小子,把目前看上去实力最强的两个人抽到一起,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在报复他没有得到延寿丹一事?

    不管是不是,结果一经宣布,已经改变不了了,乌拉力嘎和完颜阿骨打已经走上了赛场。

    杨怀仁本以为这是场势均力敌的对阵,却不料他想错了,看来他在摔跤方面,真的是外行,一名选手的真实实力,不是单凭外表和感觉就能判定的。

    乌拉力嘎一开始便摆开了架势,跟个大蛤蟆似的一左一右跳了起来,完颜阿骨打则是摆出一副守势,等待对手的进攻。

    出人预料的是,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的乌拉力嘎第一步冲上去,刚准备抓住完颜阿骨打的双肩然后下绊子,完颜阿骨打猛地一个千斤坠,带着乌拉力嘎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也向下趴了下去。

    完颜阿骨打瞅准了时机,然后又猛然向前一冲,同时双臂向前伸出去,紧紧扣住了乌拉力嘎腰部,用肩膀顶着他的身子向上用力,就这么拦腰把乌拉力嘎举了起来。

    一切都太突然了,乌拉力嘎没想到完颜阿骨打技术这么朴实的人会突然来了这么一招,没有防备之下被人把他整个人举了起来,在本空中他没有了根基,根本借不上力,只得任由对手冲起来把他扔出了场外。

    乌拉力嘎倒并没有受伤,立即便爬了起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再来!”

    可裁判手里的小旗子已经举起来了,乌拉力嘎被摔出界外,这场比试,他已经输了。

    规矩就是一战定胜负,可没有给他一个再来的机会,完颜阿骨打阴着眼睛不屑地瞅了乌拉力嘎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手下败将。”

    说完便冲着看台上的人抱拳行礼,接着便背着手一副轻松惬意的样子走回了看台,只留下怒发冲冠的乌拉力嘎独自在场上凌乱。

    接下来天霸弟弟和萧忽忽便走上了赛场,裁判还没宣布比试开始,萧忽忽先挑衅道,“宋朝傻大个,别说老子不提醒你,老子现在给你个认输的机会,要不然嘛,待会儿你断手断脚,可别怪老子辣手无情。”

    天霸弟弟没料到他还有这么一出,心说这还没开始比试呢,你就这么狂,真**是……仁哥儿刚才小声骂的那叫啥来?

    哦……对,叫牛比撸电线,呲呲冒闪电。

    不过天霸弟弟有过街头混混经历,自然知道混混茬架,喷垃圾话是免不了的,而你越是跟他怼,他越是兴奋,越是觉得他的心理战术占了上风。

    所以天霸弟弟只是轻笑了一下,学了杨怀仁骂人的口吻,眼神不屑地瞅了萧忽忽一眼,淡淡道,“煞笔。”

    萧忽忽有点懵,因为他虽然懂汉话,却一时没听懂天霸弟弟说的那俩字是什么意思,听着好像是叫了他家主子的名字,便疑惑道,“你喊我家萧大王是什么意思?”

    天霸弟弟一愣,差点笑喷出来,不过他还是强忍心中爆笑,又淡淡道,“一对煞笔。”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