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比武招亲(十七)
    ,精彩小说免费!

    萧忽忽的算计确实不错,但是他漏算了一点,那就是天霸弟弟的体重。

    关于天霸弟弟的体重,还有个有趣的故事。

    杨怀仁以前只知道天霸弟弟人高马大,却没刻意去想过他到底能有多重,直到天霸弟弟和赫斯缇雅成亲的时候,杨怀仁这个当哥哥的自然要帮他准备一个新的住的地方,还有全套的家具等生活用品。

    杨家庄子里房子都是按照杨怀仁的要求建的,标准高,空间大,设计上方方正正,从外观上看也整齐体面。

    所以像天霸弟弟这种身高的人住进去,也不会显得房子太小,但在庄子里木匠们打造家具,特别是打造大床的时候,就要特意把床造的更大一些了。

    但打床的时候木匠们只考虑了床的尺寸,却没有考虑到床的承重力,所以天霸弟弟成亲没几天,那张大床就被他睡塌了。

    因为此事,兄弟们之间没少逗天霸弟弟的乐子,那几日里,大家见了天霸弟弟就问他,“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厉害啊,这才叫日耕不辍嘛,呵呵,呵呵……”

    连庄子里的大老婆小媳妇儿们见了天霸弟弟都掩着嘴偷笑,搞得他都不敢在庄子里瞎转悠了。

    这事也怪不得人家木匠们,毕竟他们从来也没给这么高大又“重量级”的人做过大床,设计上缺少经验,欠考虑也是情理之中。

    就是因为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杨怀仁才意识到天霸弟弟绝对是个“重量级”的大家伙。

    要说萧忽忽的摔跤技巧,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动作做出来是非常完美,也非常凶猛的。可惜他双脚发力的时候,只觉得一开始还好,可想把那么大个人蹬出界外,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发不上劲了。

    天霸弟弟虽然大吃一惊,不过倒没有太过惊慌,肚子上被萧忽忽猛蹬了一脚,虽然他整个身子没有被这一脚蹬出界外,但身子还是被蹬得离了地,向上方飞起来一点。

    两个人同时失去了平衡,萧忽忽在下,天霸弟弟在上,就这样一先一后落地,双方都有半个身子落在了场外。

    不过萧忽忽是真的躺倒在地上了,天霸弟弟却是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就在砸下去的那一刻,看台上都能听到“咔咔咔”的好像是人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杨怀仁大惊,紧张的站到看台边缘,盯着落地的两人,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天霸弟弟也许是怕他掉出了界外会被判负,所以慌忙地站了起来,见身体的整体还在界内,这才稍稍安心,又向场地中间退了几步。

    杨怀仁见天霸弟弟安然无恙的站起身来,以为他没有什么大碍,刚要放下心来,却忽然发现他一脸的鲜血,情急之下大喊道,“天霸,你没事吧?”

    “啊?”

    天霸弟弟听到杨怀仁喊他,忙望了过来,拍着身上尘土,接着大喇喇地摊了摊手道,“我没事啊。”

    杨怀仁看他动作,听他回话的声音,觉得和平时无异,忽然想到方才天霸弟弟摔下去的时候头又没着地,这是哪儿来的一脸血?

    目光转向仍旧躺在地上的萧忽忽,杨怀仁便明白了,血,是从萧忽忽嘴里吐出来的。

    天霸弟弟确实太重了,萧忽忽没把他整个身子蹬摔出去,只得生挨了这么一下,被这么重的身子正面砸在身上,吐血也就不奇怪了。

    那一刹那里,萧忽忽感觉像是被一座山整个压在了身上一般,五脏六腑都被压变了形状,连灵魂都似是要被挤出了身体里一般。

    看着萧忽忽躺在地上捂着胸口痛苦不堪的样子,那些“咔咔咔”的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也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想来应该是他的胸骨和不知几根肋骨,被天霸弟弟这一下砸下去给砸断了。

    萧撒弼见自己的爱将倒地不起,忙唤了几个手下人去救治,之后又用愤怒的目光紧紧的盯向了杨怀仁。

    不仅如此,萧忽忽是北院第一勇士,当然也是契丹人中的数一数二的勇士,萧忽忽受到这样的伤害,其他的契丹人也不高兴了,看架势好像立即要发作,找杨怀仁讨个公道一般。

    杨怀仁心说你们还是不是人?萧忽忽刚才残忍的故意扭断别人的手臂的时候,你们就欢呼叫好,如今一报还一报,他收了伤了,就怪罪到对手头上来了?

    而且我天霸弟弟虽然是弄伤了他,可那也不是他故意要压下去的,你们眼睛又不瞎,明明是萧忽忽的蹬摔动作没做完,才被砸的吐了血,你们这么看着我,好像是我故意吩咐他这么做似的,还讲不讲道理?是不是心瞎?

    人家刚才跟天霸弟弟交代的,明明说的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把萧忽忽这个王八蛋的手臂也给折断,但如今萧忽忽是胸骨和肋骨折断了,手臂还很好啊,两种情况也根本不是一码事嘛。

    不过杨怀仁发现有几个人虽然脸上的表情虽然是愤怒,但他们的愤怒里,似乎还带着那么一丝狡黠,有那么点幸灾乐祸的意思,比如耶律延禧和耶律和鲁斡他们几个。

    这不难理解,耶律延禧把萧撒弼看做是他将来继承契丹皇位的最大对手,而萧忽忽是萧撒弼身边的得力助手,将来如果他要起事造反,那就是一员猛将,相当于他的左膀右臂。

    如果今天萧忽忽受了重伤,耶律延禧便相当于不费吹灰之力便削去了竞争对手的一只胳膊,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他乐见其成的,甚至,他内心里憋着坏,恨不得萧忽忽就此变成了废人才,对他是最有利的。

    所以耶律延禧脸上的愤怒太假,假的快要歪嘴笑出了声来,很明显他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而耶律和鲁斡的脸色更奇怪,连愤怒的样子他都懒得做,这就有点难猜了,也许是还在记恨萧撒弼抢走了他的延寿丹吧。

    耶律洪基的脸色,才是杨怀仁最注重去观察的,而耶律洪基确实沉稳,脸上表情很平和,也看不出是喜是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