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1章 比武招亲(二十四)
    一时间里参加比试的十伙人围着各自的机关盒面面相觑,左敲敲右敲敲,可敲来敲去,又瞧来瞧去,还是没想出该如何下手,只能相互摊着手表示无可奈何。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却是耶律延禧最希望看到的。

    最后一场智力比试,明显和前两场不同,既不是个人战,也不用代理人出战,每一个使团在场的人,都可以想办法出主意,只要能打开机关盒取出纸条,说出纸条上画着的动物,整个团队便都是赢家。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团体智力的比拼,每一位使节或者部族的代表,他们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甚至还包括了他们身后的国家和部族。

    若是能在这样的比试中取胜,无疑会让胜出者感到无比的骄傲,他们可以把这件事宣扬出去,以宣扬他们的国家和民族,是最聪明的一群人。

    而出题的耶律延禧,同样代表着他们契丹人,尽管参赛者里同样有另一帮契丹人,但他代表的是契丹人中的精英血脉,代表的是拥有皇室地位的耶律氏皇族的高贵血统。

    别人解不了这个难题,他耶律延禧却能轻松解开,说明他是最聪明的,他们契丹人中的皇族也是最优秀的契丹血脉,他将来继承契丹皇位也是切合了契丹人崇尚强者的习俗。

    想到这一点,杨怀仁似乎明白耶律洪基的良苦用心了,即便是一场和将来契丹皇位继承权毫无关系的招驸马的比试,也要显示一下他们契丹人的优越感,还有他作为皇族的优越感。

    让所有辽国朝堂上的官员和各国的使节明白,耶律延禧的身体里流淌是的他耶律洪基的纯正优良的血脉,他将来继承契丹皇位才是最明智,也是最众望所归的。

    杨怀仁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一些东西,原本是不用证明的,实力决定了一切,耶律洪基偏偏想尽了各种办法来确立他孙子的合法继承权,还用这种手段来展现耶律延禧的聪明才智,反而让人觉得有点画蛇添足之感。

    无论他要怎么包装耶律延禧,他也还是个少年人,尽管表面上表现的谦和聪慧,可实际上耶律延禧色厉内荏,和残暴的萧忽忽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即便将来耶律延禧能顺利继位,也免不了主少国疑,一部庞大的国家机器,耶律延禧还完全没有足够的能力让它运转的顺畅。

    从杨怀仁的角度讲,是不想见到这样的局面的,假如耶律延禧很顺利的继承皇位,那让辽国内乱的目的就达不到了,或者说辽国内部出乱子,会是多年以后。

    而杨怀仁眼下的需求是非常紧迫的,他等不了那么多年,他需要辽国从现在开始就乱起来。

    所以,他绝对不能让耶律洪基的如意算盘就这么轻松的打响,一定要想一个巧妙的办法来打破这一切。

    杨怀仁脑子里迅速的旋转起来,人物之间的关系,事物之间的联系一幕幕出现在他眼前,他也搞不清是如何计算的,当一切混乱变得规整之时,一个主意便渐渐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不过他还没行动的时候,忽然乌拉力嘎大喊一声,“是狼!那个纸上画着的动物,是狼!”

    所有人的目光都惊奇的望向了看上去最傻的乌拉力嘎,谁也不敢相信第一个打开机关盒的会是他!

    但搞笑的是,大家忽然发现乌拉力嘎面前的机关盒还是好好的,连第一个机关也没有打开,那乌拉力嘎又是如何知道机关盒里藏着的纸片上画的是什么动物的?

    正当大家好奇之时,耶律延禧笑道,“蒙古灭里吉部的乌拉力嘎公子答错了,答案不是狼,与其瞎猜,不如请乌拉力嘎公子还是凭借自己的智慧,真正打开盒子拿出纸片来看看上面到底画了什么。”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乌拉力嘎根本没本事把机关盒打开,只是他想到契丹人最崇拜的动物图腾是狼,便想着耍小聪明碰一碰运气。

    这下乌拉力嘎可真是丢了大人了,另外几位参赛者也都开始讥笑他,说他没本事就别装聪明人,靠瞎蒙的话,就算猜对了又如何?你不还照样是个笨蛋?!

    杨怀仁看来,乌拉力嘎能想到蒙一蒙狼的主意,也说明他还没那么笨,距离正常的人类智商的距离也还没有那么远。

    杨怀仁想到了办法,反而不那么着急了,随手把玩着手里的机关盒,轻松淡定的有点不像话。

    旁边的卢进义对机关盒很感兴趣,见杨怀仁如此淡定,有点不理解的问道,“仁哥儿,你能打开这些机关把盒子打开吗?为何不着急了呢?”

    毕竟卢进义和杨怀仁在一起呆的时间还不算长,黑牛哥哥似乎从杨怀仁的表情里猜到了些什么,便开口道,“师弟你别急,仁哥儿既然如此淡定从容,必然是想到了获胜的办法了,咱们静观其变就好了。”

    “对的对的,”天霸弟弟也附和着,“哥哥一定想好了主意了,咱们等着看一场精彩的热闹就好。”

    正说话间,萧达布合这边,一个萧撒弼身边的军师好像发现了一些机关盒的蹊跷之处,这人是个汉人官员的打扮,生得方脸大耳,倒算是气派。

    他平时就是萧撒弼身边的一位师爷般的人物,萧撒弼有什么决定,都要咨询他的意见,虽然大耳朵实际官职并不算高,但因为受到萧撒弼的器重,所以其他职位高资格老的官员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萧撒弼这边的机关盒子,自然交到了这位他认为自己身边最聪明最有主意的人手里。

    大耳朵以前也只是听说过宋朝的文人里有些喜欢玩这种考验智力的机关盒,但他从来没见过,更不知该如何打开。

    但他仔细观察了下手里的盒子,发现盒子上虽然没有开口,但盒子每一面上雕刻的花纹,似乎有点联系似的。

    他按了按,感觉到盒子的六个面,软硬的程度也似乎有所不同,某一面如果多用点力气按下去,似乎能听到一丝轻微的小木条之间摩擦的声音。

    大耳朵汉子立即意识到盒子里会有这种声音,是不是意味着这里就是第一个机关的所在呢?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