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比武招亲(二十五)
    萧达布合这边好似发现了开启机关盒的奥妙,其他对手自然非常紧张,比起输掉比试,被契丹人抢先打开机关盒是他们更不愿意看到的,若是这样,将来不是要被他们嘲讽别的民族不如他们契丹人聪明?

    如今的形势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比试事小,面子事大,这世上没有谁愿意承认自己和自己的民族智力上不如别人。

    众人目光聚焦到了萧达布合这边,虚荣的萧撒弼赶紧吩咐属下围成一个圈,好似害怕他们的发现被旁人偷瞧了去一般。

    耶律延禧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他祖父耶律洪基明明告诉他,这个机关盒是不可能有人打开的,因为设计上就有十多个机关,每个机关都连环相扣,就算发现了第一机关的入口,想接下来打开第二个机关也非常困难。

    如此一来,就别说一连打开十多个机关了。这种机关盒,正常需要一个人把玩数天甚至数月,才能完全打开,就算开盒子的人聪明绝顶,也至少需要几个时辰的工夫,当场打开,那简直是匪夷所思的。

    耶律洪基之所以吩咐宫中的能工巧匠设计出这么一个极其复杂的机关盒,其实并不是作为这次比武招亲的一项比试的,目的是在大家都打不开的情况下,让孙子耶律延禧站出来轻松打开,以显示他的智慧,显示他的优良血统。

    当然,耶律延禧也没有那么高的智慧,开机关盒的方法和步骤,是耶律洪基预先让能工巧匠预先教了耶律延禧的。

    即便如此,耶律延禧也学了一天的工夫,好比给他答案让他抄,他还要在人的指导下抄了一天的工夫。

    眼下萧撒弼的心腹鬼使神差之下竟然忽然间好像找到了打开机关盒的技巧,耶律延禧又如何不紧张?

    “啪嗒!”

    大耳朵揉按着机关盒,也不知按到了什么紧要的地方,机关盒发出一声轻响,盒子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表面整齐地凹陷了下去。

    萧撒弼疑惑道,“这……是不是代表咱们打开了机关盒的第一个机关?”

    大耳朵吸了一口气,接着脸上飘过一丝窃喜,“回萧大王,如今盒子上出现了变化,若是卑职没有猜错,确如萧大王所说,咱们已经开启了机关盒的第一个机关!”

    “哈哈哈哈!”

    萧撒弼肆意的狂笑,故意大声说给其他竞争对手听,“不错不错,既然咱们打开了一个机关,也就是找到了打开机关盒的诀窍,相信很快就能把所有机关全部打开了!”

    其他人听罢开始慌了,既然想偷窥一下萧撒弼的盒子而不得见,只好回过头来继续认真的去试探自己的机关盒。

    “坏了,”天霸弟弟对杨怀仁说道,“没想到萧大丑八怪手下还有那么聪明的人,他们竟然找到打开机关盒的诀窍了,哥哥,咱们是不是也要快点了?”

    杨怀仁笑道,“不急,咱们再看会儿热闹。”

    杨怀仁不急,可幕离后的鬼姐却是心急如焚。尽管她心里知道,按照比武招亲的规则,杨怀仁既然赢下了第二局契丹式摔跤的胜利,代表着他在有一分的情况下,实际上他已经赢了。

    但鬼姐觉得前两场比试武力毕竟代表不了什么,倒是第三场比试智力,才是杨怀仁这样自负聪明绝顶的人绝对不能输的。

    除了她心里觉得汉人的文化源远流长,智力开发也比北方游牧更早更广泛之外,她极其不愿意狂傲自大的契丹人胜出,从此便又让他们多了一样嘲笑其他民族的话题。

    可她心再急也没有用,如今他盛装打扮躲在幕离后当淑女,前边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插不上手。

    鬼姐看到别人都在聚精会神的研究机关盒,而只有杨怀仁一个人悠闲的跟个没事人似的,对自己的机关盒漠不关心,气得心肝脾肺肾全部都要炸了,恨不得冲上去甩给杨怀仁一个大嘴巴,大骂一句“赶紧给老娘把盒子打开!”

    萧撒弼和大耳朵有点失算,本以为打开了第一个机关之后,后边的机关便会很快都被找到并打开,但又过了很久了,他们却如何也没找到第二个机关在哪,就更别说打开了。

    场面显得又紧张又沉闷,耶律延禧见状,心情又渐渐放松了下来。

    杨怀仁轻笑着摇了摇头,“热闹看够了,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他站到了中间,大声对众人说道,“大家注意,我杨怀仁给大家演示一下如何从机关盒中取出纸片来!”

    杨怀仁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这么一喊立即吸引了因为打不开机关盒而焦头烂额的众人。

    等大家望向了他,却见杨怀仁脸上笑嘻嘻的,忽然间把手上的机关盒放在的地上,然后抬起脚来猛的一脚跺了下去。

    “啪”的一声,木质的机关盒被他一脚跺了个四分五裂,惊得所有人瞠目结舌,不知道杨怀仁是不是疯了。

    杨怀仁却轻松淡定地弯下腰去,在盒子碎片下捡起一张纸片来,打开看了一眼,然后举起来展示给众人道,“纸片上画着的动物,是鸳鸯!”

    所有人这一刻化作了雕塑一般,呆住了。乌拉力嘎心中暗骂,**的我怎么没想到是鸳鸯?既然是比武招亲,画鸳鸯和合情合理,我刚才怎么没蒙鸳鸯呢?

    杨怀仁也不理众人,走到痴呆一般静止不动的耶律延禧面前,把纸片在他眼前晃了晃,“皇太孙殿下,本使已经说出了纸片上所画的动物,你是不是应该宣布本使在第三场比试智力的比试中胜出了呢?”

    耶律延禧还没有从惊讶离神之中缓过劲来,支支吾吾道,“这……呃……”

    完颜阿骨打尽量定了定神,心里想的只是他和杨怀仁是前边的比试中各自赢下了一场之人,如实这一局杨怀仁胜出,他便输掉了。

    一时间里心中极其不服气,抢先站出来质疑道,“宋朝的杨郡公,你这样,好像不合规矩吧?

    这第三场比试,皇太孙殿下刚才也说过了,是智力的比拼,你并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打开机关盒,而是用一种暴力的方式,好像脱离了智力比拼的范畴了吧?”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