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3章 比武招亲(二十六)
    萧撒弼听罢完颜阿骨打的话,也迅速回过了神来,站出来质疑杨怀仁的做法说,“杨使节,你这样做,和方才乌拉力嘎的做法又有什么不同?

    打开机关盒靠的是智慧,不是像你一样粗鲁的破坏了机关盒拿出纸条,就算你用这种方式能看到机关盒里纸片上所画的动物,又哪里能展现你的智慧呢?”

    完颜阿骨打和萧撒弼都这么说,让其他参赛的使节也觉得杨怀仁这样做似乎有点不妥,开始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

    当然这些人是有私心的,杨怀仁这样做如果算合理的话,就代表杨怀仁已经赢了,他们便没有了机会,为了给自己争取继续比试下去的机会,他们自然会站到萧撒弼一边。

    尽管和萧撒弼不合,但耶律延禧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若是比试结束,不就代表他没有机会显摆他的智力了吗?昨天绞尽脑汁好不容易学会了如何按步骤打开机关盒,这一切的努力可都白费了。

    他轻咳了一声道,“是啊,杨使节,你这样做,有点不妥吧?”

    “不妥?哪里不妥了?”杨怀仁回答的轻描淡写。

    “呃……”

    耶律延禧似乎很不想说出来他赞成萧撒弼的观点,“陛下想到用机关盒来测试诸位使节智慧的方法,来作为第三局比试,前边我也说的很清楚,要打开机关盒取出盒中事先放入的纸片,把纸片上所画的动物说出来,才算获胜。

    可是,你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头脑按照正确的方法打开机关盒,而是直接粗暴的把机关盒一脚跺烂了,才取出的纸片,这肯定是违反了规则的。”

    耶律跋窝台还是很希望杨怀仁做他的乘龙快婿的,这时候站出来帮杨怀仁说话,“这个嘛,可能是杨使节对规则有所误会,所以刚才才那么做。

    不如再行取一个机关盒过来,让他从新凭着智慧打开,这场比试的规则也改成谁先打开机关盒便算作胜出,如何?”

    耶律延禧一想这样也不错,给杨怀仁一个台阶下,也不会让萧撒弼占了便宜,便应允道,“王爷说的对,不如另取一个机关盒来,比试从新来过。”

    萧撒弼本来觉得杨怀仁违反了规则,应该取消比赛资格才对,但他看了看耶律洪基,见皇帝老儿都微微点着头好像同意了耶律跋窝台的意见,又觉得从新来过他似乎还占一些优势,便也同意了下来。

    乌拉力嘎等人虽然心中不服,但客随主便,他们也便没有反对。

    “慢着!”

    谁也没料到杨怀仁忽然举手反对道,“这样太不公平了吧?明明是我已经赢了,为何又要从新比过?”

    萧达布合犟着脸指责道,“姓杨的,你还不服了?我就纳闷了,刚才你很明显已经违反了规则,你心里没数吗?

    本来应该取消你第三场比试的资格的,现在我们不在意,多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挑三拣四了,爱比就比,不爱比就算你输,费什么话?!”

    杨怀仁笑道,“萧达布合是吧?请问今天是你比武招亲吗?”

    萧达布合怒道,“废话,当然不是。”

    杨怀仁脸色忽然一冷,“既然不是你比武招亲,就是你说了不算喽,那你跳出来说那么多话,不正是废话吗?”

    “你!”

    萧达布合还想理论,却被他老爹烂了下来,“杨使节,咱们谁也别废话,小儿说话虽然粗鲁,但话糙理不糙,刚才的时候,你确实违反规则了,即便你说出来画上的动物,也不能算你取胜。”

    “此言差矣。”

    杨怀仁背着手转向了耶律洪基,“咱们说了都不算,陛下说了才算。陛下,我想问,刚才皇太孙殿下宣读规则的时候,可是说谁先说出机关盒中纸片上所画的动物,便是获胜?”

    萧撒弼抢先替耶律洪基答道,“话说的不假,皇太孙刚才是说过那些话,不过杨使节也不要断章取义,他前边还有一句话,说的是要把机关盒打开,取出纸片才……”

    见萧撒弼抢话,杨怀仁也抢着打断了他,“正如萧大王所说,本使就是把机关盒‘打开’的啊。”

    萧撒弼嗤笑道,“打开?你这也能叫打开?按照机关盒的结构,把机关一个个破解,完好无损的把机关盒打开,这才叫打开,你那叫破坏!”

    “哎——”

    杨怀仁摆摆手辩驳道,“不对不对,皇太孙殿下没说按什么结构或者步骤,就说了打开盒子取出纸片就算胜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不是你理解的那样。

    按步骤完好无损的把机关盒打开是打开,破坏了机关盒,把里边的纸片取出来,也是打开,只不过大家所用的方法不同罢了。”

    萧撒弼怒极,也顾不得体面了,指着杨怀仁的鼻子狠狠道,“杨使节,你故意的吧?皇太孙殿下虽然没说按步骤,但他就是那个意思,这就是规则,你违反规则,还强行狡辩,这样胜出,你觉得合适吗?”

    杨怀仁还是把皮球踢给了耶律洪基,“你觉得不合适没有用的,我觉得合适也说了不算,还是请陛下来定夺。”

    耶律洪基很为难,他心里想的自然是杨怀仁胜出,对他和他孙子是有利的,更不愿意萧撒弼能胜出,只是杨怀仁说的道理,似乎有点强词夺理,太勉强。

    萧撒弼忽然想到了一点,又辩道,“杨使节,咱们争论这个,纯属耽误工夫。我问你,这第三局比试,你可明白殿下要咱们比的是什么?”

    杨怀仁淡淡道,“比智慧,就是比谁聪明呗。”

    “你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萧撒弼嗤鼻一笑,“既然是比智慧比聪明,那么你觉得按照步骤把机关盒完好无损的打开能显示一个人的智慧呢,还是像你这样直接把机关盒一脚跺烂了,显示出你的聪明?”

    萧撒弼说着向众人摊了摊手,似乎在争夺其他人支持他的观点。他这么说,也确实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第三场比试本来就是比智慧的,杨怀仁的做法,确实是粗鲁的行为,算不上智慧。

    杨怀仁却不以为然,斩钉截铁地答道,“自然是我的方法最是聪明!”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