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比武招亲(二十九)
    耶律洪基心中暗喜,虽然过程很曲折,但最终的结果还是没有脱离他最先的预期。

    杨怀仁赢下第三场比试,也就是以拿到了三局两胜的优势获得了正常比武招亲的胜出,将成为安国公主的金刀驸马。

    他给耶律延禧使了个眼色,耶律延禧点了点头,准备宣布这个结果,不料杨怀仁却抬手示意他稍待片刻,转身对在场的人说道,“方才我虽然用特殊的方式打开了机关盒,得到了胜出。

    但是现在想来,这机关盒确实有趣,能够打开机关盒之人,也应该是极其聪明的,”他顿了顿,又转向了耶律延禧,“相信皇太孙殿下应该能把机关盒打开吧?”

    耶律延禧没想到杨怀仁忽然又提起这件事来,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杨怀仁成了驸马之后立即向他示好,立即喜笑颜开道,“这个,还是算了吧。”

    耶律延禧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并不是这么想,故意这么矜持一下,好显得他谦逊罢了。

    杨怀仁自然明白耶律延禧玩的什么把戏,他也察觉到了另一边萧撒弼心情的不断变化,便又笑道,“皇太孙殿下不必谦虚了,相信在场的很多人,都像我一样好奇,这个机关盒,究竟要如何巧妙的打开而不破坏它呢?”

    耶律延禧早就期盼这一刻了,有退让了一下,最后才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站了出来,从侍女手上接过一个机关盒来,示意给众人道,“诸位请仔细看好,在下献丑了。”

    说罢便开始解机关盒,一步一步的,把设计精巧的机关盒上的所有机关全部拆解,最后机关盒整个都变了个样子,才把盒子打开,露出了盒子中间一个小空间来。

    不可否认,耶律延禧的表演很精彩,只是他演技太差,很多动作做得太连贯了,手上动作比目光的转移还快,所以明眼人一看便知,他是事先知道机关盒的解开步骤的。

    很多人立即抬眼偷偷瞅了一眼耶律洪基,也想明白为什么他把开机关盒作为比武招亲的最后一场比试了,只是这种事,大家心里明白就好,却不能说到台面上来驳了皇帝的面子。

    等耶律延禧开完,几个会做人的官员立即一脸的兴奋和激动,大声叫起好来,夸赞皇太孙殿下天资聪慧,不亏是契丹皇族的正统血脉的传承。

    萧撒弼这边心中有些不屑,不过此时他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所以倒也没有太介意,也跟着象征性的拍了拍巴掌。

    只有乌拉力嘎惊奇道,“没想到皇太孙殿下如此聪明,那盒子我看了好久都没看出有什么机关来,厉害,厉害!”

    耶律洪基也知道他孙子开盒子开的太心急,也太快了,但凡不是乌拉力嘎那样的傻子,都能看出来怎么回事。

    另一方面,杨怀仁肯定是事先就看懂了这一点,尽管他已经胜出,但也不忘给耶律洪基这个面子,让耶律延禧把这场戏演完收官,倒是让耶律洪基觉得他眼光不错,没有选错了人。

    耶律延禧本来对杨怀仁的印象,也没有多少好感,只是因为前日观摩了他的擂台比试厨艺,觉得此人厨艺精湛而已。

    今天杨怀仁给了他机会展示他的“智慧”,倒是让他对杨怀仁非常满意,也开始渐渐对他另眼相看。

    耶律延禧高高兴兴的宣布了杨怀仁是这场比武招亲的胜出者,接着耶律洪基下旨,把安国公主赐婚给宋朝使节杨怀仁,婚期定在十日后的捺钵节上。

    这意思,就是耶律洪基要给杨怀仁和鬼姐办一场草原传统的婚礼了。

    当然,耶律洪基也许单纯为了趁着节日气氛,多增加一些喜庆而已,只是杨怀仁不太懂他们契丹人的利益,特别是这次他娶的还是一位公主。

    说娶公主,严格的来讲是不准确的,实际上不论哪朝哪代,中原汉人还是草原胡人,名义上的嫁公主招驸马,其实都不是真正意义上让公主出嫁。

    而驸马,事实上其实就是上门女婿。古时候上门女婿地位是非常低的,连男人的妾室都不如,驸马也不过是入赘到皇家的上门女婿罢了。

    所以驸马的身份有点特殊,和公主成婚后,在家里的时候,地位是低于公主的,而出门在外,又因为和皇家攀了亲,地位又显得非常特殊。

    当然杨怀仁这个契丹皇族的金刀驸马,倒不用真的去做上门女婿,而鬼姐这个安国公主嫁给他,也只能是做妾的。

    契丹人和其他游牧民族的妻妾制度,也是仿照宋朝来制定的,虽然妻和妾之间有明显的地位差距,但这种差距,在汉人眼里是极其严格的,但在他们眼中,却要开明了许多。

    所以公主嫁给别人做妾,并不是丢皇家脸的事情,更何况耶律洪基也是为了拉拢国内外各路实力,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公主都是破格提拔的一些郡主县主之类的女子,也就更不会介意了。

    耶律洪基很开心的把那把金质的小刀亲手赐给了杨怀仁,杨怀仁接刀回身高高举起手来展示给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杨怀仁脸上自然是带着笑的,只不过他高兴的不是他当了金刀驸马,而是觉得终于从耶律洪基这个抠门的老家伙手里接到回头礼了,真是不容易。

    按照契丹人的规矩,公主出嫁之前的这十日,是不能和未来驸马爷见面的,不过耶律跋窝台心想杨怀仁和安国公主之前也没见过几次,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若是就这么让他们成婚,似乎成婚之日两个人才见面,他们都会非常尴尬,于是他请示了耶律洪基,想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先让他们见上一面。

    耶律洪基并不迂腐,自然明白耶律跋窝台的心思,便应允了他的请求。

    耶律洪基起驾回宫,众官员叩首相送,又送走了一种官员和各国使节,耶律跋窝台才留下来杨怀仁,给他一个机会在他们成婚之前,先和安国公主单独说一说话。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