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这丫头我要了
    宿卫将军想着韩妙姬走了过来,韩妙姬见势不妙,又要施展她的狐媚之术去迷惑宿卫将军。

    可宿卫将军哪里会分不清孰轻孰重,就算他喜欢美色,也不会因此毁了自己的前程,没等韩妙姬又开口发出那令人骨软肉酥的声音,宿卫将军抬手一刀抹过了她的脖子。

    韩妙姬愣住了,下意识的抬手去捂自己的喉咙,可手抬到一半,脖子上浮现出一道血痕来,接着鲜红的血液像喷泉一样喷涌出来,她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硬直着身子倒了下去。

    跪在地上的人群,见识了这一幕都吓得战战兢兢,就算是知道韩妙姬和韩三娘都是萧撒弼的妾室的人,也不敢再乱出声了。

    翠竹站的离韩妙姬不远,稚嫩的笑脸上被喷了一脸的血,立时呆住了,她痴傻地望着韩三娘,眼神里全是可怜和求救之意,她想大声哭,却又不敢哭出来。

    杨怀仁瞅了瞅韩三娘,她的样子满是愧疚之意,杨怀仁便知道这个翠竹小丫头,确实是韩三娘的侍奉丫鬟。

    于是他对宿卫将军说道,“将军,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

    宿卫将军好像也猜到了杨怀仁想说的话,或许是为了表达刚才杨怀仁帮他说了话,也或许是为了和驸马爷建立一种真的交情吧,他边擦拭着刀口上的鲜血,边笑道,“驸马爷有什么吩咐,尽管跟兄弟说,兄弟一定帮驸马爷办到!”

    杨怀仁心里偷笑,刚才还谈交情,这会儿已经称兄道弟了,看来不管他接下来说什么,宿卫将军都会无条件的答应了他,只不过,杨怀仁连宿卫将军的名字都还不知道,所以觉得很是想笑。

    “呵呵,”杨怀仁笑道,“也没什么,我见这个叫翠竹的丫头还不错,这丫头我要了。”

    杨怀仁说完,竟和宿卫将军一起看向了安国公主。

    鬼姐自然知道杨怀仁的心思,救人救到底,如今救了韩三娘和羊父,等于救了羊父的人和心,却只救了韩三娘的人,要救她的心,翠竹丫头也要一并救走了,才能让她安心。

    于是她瘪了瘪嘴,佯嗔道,“瞅我做什么,本公主是说过不缺使唤丫头,可今天要是带了这些厨子回去,一个帮厨的妈子恐怕也不够使唤的,多带一个丫头回去,帮他们打打下手,也是好的。”

    听公主这么说,杨怀仁才扭回头来,和宿卫将军相视一笑,接着他走向了憋着哭犹在抽动这肩膀的翠竹丫头,从怀里掏了一方布帕出来,递到了小丫头手里,“来,先擦擦脸上,跟我走。”

    翠竹如蒙大赦,不敢接杨怀仁的布帕,而是用衣袖在脸上胡乱擦了擦,接着猛地跪在地上,把小脑袋连续地往地上杵,“咚咚咚咚”连磕了几个响头。

    杨怀仁最受不了这种大礼,小丫头越是这样他心里越不是滋味,连忙拽着胳膊把她扶了起来,示意她走到韩三娘身边去。

    这边闹腾的够呛,与此同时负责抄家的宿卫军将士们也差不多从后宅里搬出来了萧撒弼的全部家当,忙碌着点算了好久,终于的了一个数出来。

    军中的账房抱着一个大本子走了过来,好像要禀报抄家的结果,见公主和驸马爷都在,张了口了,却没说出来话。

    宿卫将军心中暗骂,这个没长眼的,要报账也不急于这一会儿,可既然你都抱着账目走过来了,张嘴又不说话,这不当着公主和驸马爷面前,告诉他们本将军会截留吗?真**的是个笨蛋!

    宿卫将军做出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对账房军士和气道,“你干什么?有是就说什么,支支吾吾地装什么哑巴?!公主和驸马爷都是自己人!”

    账房也是走近了之后才意识到时机不对,可说什么都晚了,见将军下了令,他也只能照实报账道,“禀报将军,经过弟兄们一番查抄,共在北院大王府查抄出各类金银珠宝,古玩玉器等估值约二十四万两银。

    另有现银八万七千二百三十余两,其余铜一百二十斤,绸三百八十匹,帛、绢等两千余匹。

    还有马、牛、羊等上百匹头,不过这些牲畜是记在北枢密院的账目之下,不能算作萧撒弼的私产。”

    宿卫将军“唔”了一声,“那把这些财物也银两,贴上封条送入宫中吧。”

    杨怀仁心里大致算了一下,萧撒弼的个人私产,这算成银子的话,也不过三十余万两,不到四十万两的样子,想来一个辽国的北院大王,几大贵族中的翘楚,就这么点家产实在算不上有钱。

    在大宋,几乎每个州一级的地方,都能有这种财富级别的富商,就更别说跟他这个身家数百万两的超级富豪比了。

    这么一想,杨怀仁忍不住心里暗骂,萧撒弼这老小子看着挺风光的,闹半天也不过是个穷比而已。

    后来一想,前阵子萧撒弼买了他的延寿丹,还给了很多的牛羊,那可都是钱,所以杨怀仁又觉得萧撒弼应该还有在草原上不少的牛羊群,这才是他财产的大头。

    不过这些他就管不了了,耶律跋窝台自然会把萧撒弼的牛羊充公,成为他的皇产。

    杨怀仁自然也意识到,宿卫军中一个账房犯下的小错,可能让宿卫军这趟充满了油水的肥差变成了白忙活,于是对宿卫将军毫不避讳地说道,“这个账房看着精明,却犯了个大错!”

    宿卫将军听了有点尴尬,寻思着杨怀仁这么精明的人,如何要把话说出来让大家难堪呢?

    不料杨怀仁指着那一堆军士们搜刮出来的珠宝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旧货了,哪里能按照新货的价钱点算?

    若是东西送进宫里,宫里的账房按旧货的价钱算的话,少了几万两谁来负责?是你吗?”

    账房吓了一跳,他寻思他明明已经把珠宝首饰什么的按旧货折算了价格计算了啊,怎么成了他的错了?

    宿卫将军却听出了杨怀仁话中的意思,喜上心来,忙谢道,“还是驸马有见识,只是如今不知该如何改正呢?”

    杨怀仁道,“叫我看啊,那些珠宝首饰,折算之后也就值二十万两银子吧……”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