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9章 圆满救人
    “二十万两?”

    宿卫将军面露疑色,可心里却乐开了花,杨怀仁随口一句话,他便能截留下大约四万两的金银珠宝,他就是领八辈子将军的饷银,也没有今天一天赚得多,哪里能不乐?

    杨怀仁笃定地点了点头,“对啊,二十万两!折了旧,差不多也就这个价。”

    他又转向了管账的军士,“你说说,是不是你刚才算错了,把旧货当新货给算了价钱?”

    管账的军士再傻如今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忙对杨怀仁点头哈腰的认错道,“驸马爷说的对,是小底糊涂了,算错了账目,差点闹了个大笑话。

    这要把账目送进宫里去,宫里一点算数目不对,责怪起将军来,小底如何是好?

    小底仔细想了想,查抄出来的金银珠宝古玩玉器什么的,折旧了之后再一算价,可不就是正好二十万两嘛,呵呵……”

    杨怀仁摇了摇头,“不对不对,哪里能正好二十万两?要有零有整,点算仔细了,明白吗?”

    账房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瓜子,“哎呀呀,是啊是啊,哪能正好是二十万两的,总要有零有整的,小底又错了,咳咳,那个……小底再去点算一次……”

    宿卫将军本来听到管账的军士说正好二十万两,心里就恨不得冲上去抽他几鞭子,然后再踹上几脚。

    哪有抄家抄出来的宝贝正好二十万两这一说的?这账目要是报道宫里去,那些刑部和户部的官员,一看便知道宿卫军这是截留了查抄的财物了。

    尽管大家心里都清楚耶律跋窝台故意把这美差交给宿卫军来做是什么用意,但你非得做的这么明显了,恐怕人家不知道你才乐意吗?这不傻吗?

    起码的样子还是要做做的,也省的外人私底下嚼舌头不是?

    等杨怀仁又提点了一下说要有整有零,宿卫将军这才终于放下心来,忍不住小声和杨怀仁说道,“这帮狗崽子们都没见过世面,乍一见了这么多财宝,脑袋瓜子都浆糊了。”

    他说完了,才发现安国公主一脸怒气地盯着他们,赶忙收了笑意。

    杨怀仁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点越俎代庖的意思,真正的正主儿,还是人家鬼姐和他老爹。

    于是他堆着笑对鬼姐道,“那个……我算的也不一定就那么准,公主算这个,比我可强太多了,不如公主说说,是二十万两还是二十一万两?二十二万两也行啊。”

    宿卫将军听着这话心里打颤,截留四万两,那是件美事,杨怀仁又还了两嘴价,便腰斩了这份好处,两万两银子虽然也不少,但他没法不心疼割肉一样割出去的另外的两万两。

    鬼姐心知耶律跋窝台把查抄萧撒弼家产的任务交给了宿卫军来办,一是感激捺钵节盛会之上错读了圣旨的投诚之心,二是拉拢这帮人了。

    所以不论查抄出多少财物来,总要给他们截留一部分算作好处的,杨怀仁一句话就给他们留下了大约四万两银子的好处,听起来挺多,但比起萧撒弼真正的财产大头,那些草原上的几十万头牛羊来,这点也算不上很多,她也没有去计较的意思。

    而她故意做出点生气的样子来,是埋怨这俩人当着她面前就玩这些猫腻了。

    鬼姐佯怒,说的话却没有反对的意思,“驸马见惯了这些金银财宝,自然清楚它们的真实价值,既然他开口说那些财物值二十万两银子,那就按照二十万两银子算吧。

    不过,一定要按照驸马的吩咐去做,有零有整,明白吗?”

    说完了也不理宿卫将军什么反应,对手下人和点出来的那些仆子们挥了挥手,“这地方太戾气,呆的本公主厌烦,咱们走,回府!”

    宿卫将军见保住了他的四万两银子的好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见公主要回府,忙行礼道,“末将恭送公主和驸马!”

    杨怀仁已经救了人,心里轻松了不少,冲着宿卫将军笑了笑,抱了抱拳道,“这便告辞了,有机会请将军一定来府上一聚,我请将军吃酒。”

    宿卫将军笑得脸上全是褶子,“一定一定,驸马和公主对末将的好,末将都记在心里呢,等办好了这件差事,末将一定带一份大礼去府上拜会!”

    杨怀仁忍不住给这小子竖了个大拇指,心说这是个明白人,看着平时凶神恶煞似的,真到了事儿上,啥心眼都不缺。

    至于他截留了查抄萧撒弼财产的那点好处,杨怀仁其实并没有看在眼里,四万两银子他都不当回事,哪会点击宿卫将军匀给他的那点好处呢?

    只是杨怀仁一想这些东西可都是萧撒弼的财物,想到白赚了这老小子的好处,不但没有心理压力,还会觉得有点暗爽,这感觉可是钱买不到的。

    公主打道回府,也许是知道杨怀仁可能有话要对徒弟和羊父他们交代,鬼姐很有眼力价儿的没有和他同车。

    而是说既然已经成了亲了,杨怀仁就不必在住在万国寺那种地方,因为耶律跋窝台已经进了宫,所以便让杨怀仁回万国寺收拾了东西,跟着鬼姐一起回南院大王府居住。

    既然要办的事情都办完了,杨怀仁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想来反正他在大定府也待不了多久了,参加完了耶律洪基的葬礼和耶律跋窝台的登基大典,他也该回大宋了。

    趁没有人注意,杨怀仁邀请了羊父和韩三娘以及徒弟羊乐天同车,路上羊父等一个劲儿的向杨怀仁表达救命之恩。

    杨怀仁倒没觉得自己有多大功劳,救他们,本来就是计划中的事情,只是有件事他向羊父解释道,“刚才我说的一些话,那个……比如说韩三娘又老又丑,萧撒弼怎么会不长眼看上这么一个丑女人的话,请不要当真。”

    韩三娘听罢便笑了,很正式的弓身福了一礼,才缓缓说道,“恩公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怎么会怪恩公在特殊的情况之下,说的一番戏言呢?”

    杨怀仁虚扶了韩三娘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贤良豁达,果然名门之后,你们一家团聚,也算了了我一个心愿。”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