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儿子的名字
    杨怀仁以前只觉得鬼姐性情上有点古怪,有点深井冰的意思,但从来没有觉得她是个话痨。

    可洞房花烛夜之后,仿佛一切都起了变化。

    鬼姐似乎忽然间变作了一个小女人,恨不得一刻都不离开杨怀仁左右,每一刻好像都有说不尽的话似的,一直不肯让嘴巴停下来。

    鬼姐的嘴巴不肯停,杨怀仁的耳朵可是想停都停不下来。

    其实鬼姐说的也是些有趣之事,回忆快乐的过往,憧憬美好的将来,甚至,连他们的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即便这一刻,没有谁能肯定,杨怀仁会一击中的。

    “我们的儿子,按照规矩跟你姓,不过名字里要有我的家族姓氏,包括我祖父和外祖母的家族姓氏,这样才显得对祖先的尊重。”

    杨怀仁觉得她这一天说个没完,多少有点觉得聒噪,但又不好去责怪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只好应和道,“你愿意起,那就起吧,只要是你起的名字,我一定会满意的。”

    鬼姐乐的不由自主的拍手,接着幸福地又靠了上来,沉思了一下,又开口道,“那我们的儿子,就叫杨丶耶律氏丶呼伦尔雅丶达莫格,如何?好听吧?”

    杨怀仁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刚才就那么容易答应了她呢?

    “这名字……那个……好听是好听,但……是不是也太长了点?将来送孩子去先生那里读书,先生叫孩子的名字都觉得费劲。

    对了,耶律氏和呼伦尔雅是你父系和外祖母的姓氏我懂得,可达莫格又是什么意思?”

    被杨怀仁这么嫌弃了她给孩子取得名字,鬼姐倒没有觉得委屈,而是认真的想了一下,“不算长啊,这是全名,平时也不用念他的全名啊,只叫最后的名便好了。

    达莫格啊,在我们契丹人所使用的柔然语系里,就是传说中的盖世英雄的意思。”

    “哦哦”,杨怀仁随口答应着,心里却笑坏了,“你这名字,是不难听,但真的太长了,起码在我眼里,觉得有点繁琐。

    而且,你不觉得把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和称作盖世英雄,有点太霸气嚣张了吗?”

    鬼姐完全不以为意,“霸气怎么了?嚣张又怎么了?有你这样的爹和我这样的娘护着,嚣张还不是应该的吗?

    再说了,我们的儿子,将来可是要统一天下的大英雄,名字起得霸气一点,难道不正合了我们当父母的,对孩子未来的期盼吗?”

    杨怀仁苦笑,“有期盼是好事,但要成大事,还是低调些好,省的成了别人的眼中钉,你父皇是如何得到了皇帝之位,他是如何隐忍的,你应该最清楚。”

    鬼姐一想也是,她这么开心,也是因为最近的事情对她来说都很圆满,父亲顺利当上了契丹皇帝,而自己又嫁给了心上人,昨夜……

    所以正是因为她感到无比的幸福,才有点放松了警惕,也糊里糊涂的有点忘乎所以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他这个名字起得很好,她和杨怀仁生的儿子,自然应该是一个大英雄,而且除了达莫格,别的名字她已经看不上了。

    杨怀仁也明白她的心思,不过起名字这种事,他的确比鬼姐在行。

    “叫我说啊,真要给儿子起名字,还是给他起一个汉人名字,然后多加一个契丹人名字好了,这样一来,对孩子也好,将来也方便,要不然,那么长的名字一生背着,是个负担。”

    鬼姐喏喏着点头,“那你说了算,我们的儿子,应该叫什么?”

    杨怀仁想了想,“你想的名字,在辽国用是没问题的,平时只用姓氏和最后的名字,叫杨达莫格,也不是不可以。

    而如果在大宋,就要用一个纯粹的汉人名字才好,比如孩子的大哥叫杨孝天,姐姐叫杨婉瑜,所以如果是男孩,就叫杨孝祖,是女儿的话,就叫杨婉婷,如何?”

    鬼姐笃定道,“我肚子里的一定是儿子!”

    杨怀仁耸耸肩,表示你不反对就是答应了。心里却觉得好笑,才成亲第二天,鬼姐就唠叨着给孩子起名字了,而且还很确定她有了身孕,并且还一定是个男孩。

    所以说女人不论幸福还是发脾气的时候,性情这样并不一定是怪异,荷尔蒙作怪而已。

    耶律洪基的葬礼日子定下来了,就在两天之后。听起来时间蛮紧的,或许是耶律跋窝台等不及赶紧给耶律洪基办了葬礼,好举办他的登基大典。

    这些本来是和杨怀仁无关的,只是当他听说萧撒弼的那些家人都要在耶律洪基的葬礼上作为祭品屠杀之后,心情便有点不好了。

    萧撒弼造反是不假,但是他那上百的家人,真的就都参与其中了吗?

    对,造反罪名是十恶不赦的罪名之首,是要诛九族,当皇帝的赶尽杀绝以防后患,这一点似乎很合理。

    但把上百人当做牲口一样的祭品集体屠杀了,这是不是太过残忍?

    可杨怀仁阻止不了这一切。所以他很抵触,不想继续留在大定府。

    百姓们对此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不少不知内情的百姓,在他们的意识里,萧撒弼造反,还毒杀了先帝,如今新帝要萧撒弼的全家给先帝陪葬,这种事无可厚非。

    而对于耶律跋窝台成为新帝这件事,似乎也没有很多反对的意见,既然拍在皇位继承人第一位的耶律延禧跟随他祖父去了,耶律和鲁斡上了年纪,剩下一个年富力强的耶律跋窝台继位,显然也是正常不过的。

    还有不少萧撒弼的余党四处逃窜,禁军和狼军也各自派出了人手分散去捉拿,原本属于北枢密院麾下的小鹰军,暂时被耶律跋窝台的亲信接管。

    耶律和鲁斡知道局势已经不可逆转,朝堂上的朝臣几乎一边倒的站在了耶律跋窝台一边,也没了什么更高的念想。

    既然耶律跋窝台答应他,将来他还是辽国的兵马大元帅,而且他的儿子将来会继承他的王位和官职,他也便放弃了最后的抵抗。

    耶律跋窝台确实稳住了全部的局势,答应过杨怀仁的事情,他也如实做到了,西京道的兵马也已经撤离了辽夏边境,一切看上去都按着杨怀仁的设想在发生着。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