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葬礼和登基大典
    耶律洪基的葬礼很是隆重,参加葬礼的人以万计,这还不算外地没法赶来的官员和契丹贵族。

    杨怀仁如今是驸马,已经不用和参加葬礼的各国使节凑在一起,而是一直呆在公主身边。

    但是祭奠的仪式,便从天还没亮,进行到了临近中午,过程很复杂,打扮成了各路神魔的祭祀们轮番上台祈祷,而祈祷的方式跟跳大神似的,害的杨怀仁差点笑出声来。

    到了最后,耶律跋窝台才痛哭流涕着亲自给耶律洪基扶柩,把装着耶律洪基的棺椁运上了八匹马拉的马车,由宿卫军护送着先帝的遗体,出大定府北门,送到上京道契丹祖源之地下葬。

    当然,在耶律洪基的灵柩送出北门之时,还有个程序,便是把萧撒弼的家眷在北门外一字儿排开,逼着他们在灵柩马车路过之时,让他们自己痛诉自己的罪孽。

    其实这帮萧撒弼父子的家眷,大多数根本就不知道萧撒弼要刺杀先帝并谋反,他们哪里有什么好痛诉的罪责?

    可宿卫军拳打脚踢之下,他们也只好按照别人说的那样去做。

    即便如此,等耶律洪基的灵柩马车一过,便走上来上百个五大三粗的刀斧手,宿卫将军一声令下,刀斧手们同时把刀举起,又同时大喝着一刀砍下去。

    嚎哭惨叫之声戛然而止,上百个被砍了脑袋的身躯喷着鲜红的血液缓缓倒下,而那上百个脑袋,滚落的时候还都带着生前最凄惨无辜的样子,滚进了血泊之中。

    场面实在是惨绝人寰,不堪入目。但即便如此,围观的百姓们还是欢呼喝彩着,仿佛那些被砍了脑袋的人,是他们的仇人一般。

    这样还不算完,被砍了脑袋的人顶着谋反的罪名,还不能被人收尸带回去好好安葬。

    宿卫军运来了几车柴火,就在城门外点燃起一个巨大的柴山,把那些人的尸体和脑袋胡乱的丢到火焰里,任由他们被烧成了灰烬。

    这么做,也许是为了向所有人表明,谋反之人,是不能入土为安的。

    百姓们竟看着熊熊火焰大声呼喝着叫好,让杨怀仁实在看不下去了,株连九族这种做法,真的太不人道。

    接下来辽国全国哀悼七日,同时禁止嫁娶等庆祝。

    七日后,便是耶律跋窝台的登基大典。

    比起耶律洪基的葬礼来,耶律跋窝台的等级大典反而简单的许多,杨怀仁一开始没弄明白,是契丹人的规矩就是如此呢,还是耶律跋窝台故意低调登基,他有点说不清楚。

    只是又有内侍念了耶律洪基传位给耶律跋窝台的遗诏,群臣三叩九拜,耶律跋窝台就算正式成了契丹新一任皇帝了。

    杨怀仁眼里,耶律跋窝台很是镇定,但他的眼神里,还是掩饰不住他内心里的狂喜,梦想就这么实现了,他一定有种如临梦境之感。

    接下来便是耶律跋窝台登基后的第一次大朝。

    实际上耶律洪基去世的这段日子里,平时的国事政事,都已经是耶律跋窝台在处理了,登基之后有了名分,不论是他说什么还做什么事,好像才真正有了底气一般。

    这第一次的大朝会,当然不会去处理那些繁琐又鸡毛蒜皮的事情,先是群臣和各国使节轮番恭贺耶律跋窝台新皇登基,接下来便是新皇开始下达了几道旨意。

    第一道,说的是以后朝政之事,还和以前先帝在位时相同,新帝并没有打算做出太大的改变。

    群臣听罢旨意山呼万岁,他们心里清楚,新老交替,最怕的是政令前后不统一,朝臣们不用去改变早就形成了的习惯,下边人也不用担心朝令夕改。

    这是耶律跋窝台想稳定住他刚登基之初的朝政局势,这么做到不难理解。至于他个人有什么施政愿景,他又足够的时间慢慢去改变和实现。

    第二道,便是颁令全国减赋三年,并大赦天下,除大恶不赦及杀人者,其余牢中刑犯,均可释放。

    群臣又一次山呼万岁,这一道也是惯例,新皇登基嘛,自然要笼络人心,而老百姓的心,便是重中之重。

    减赋三年,实际上对国帑并无影响,因为宋时税和赋是分开的,田税商税等税收归国库,而赋则进入内府库银。

    给百姓减赋,百姓得到了实际的好处,朝廷没有任何损失,只是皇家的用度会减少而已,也就是说,皇帝三年内放弃了对老百姓征收进入内府的钱,只是皇室的收入减少,仅此而已。

    实际上皇室贵族本身都很有钱,家家都有自己的牧场田产和牛羊群,那点征收的民赋,并不算是他们收入的大头,皇帝说减赋三年,自然是带头以身作则,休憩养民,其他人自然不会也不敢有意见。

    至于大赦天下,那就是惯例了。所谓的大恶不赦便是只得参与了造反的萧撒弼余党了,除了他们和杀人行凶者,其余牢狱中的罪犯,尽可放出去,也从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民间的生产劳动力。

    第三道,便是嘉奖在平反过程中的有功之臣了。

    首先便是赐封杨怀仁为南方王,藩灜莫二州,食邑万户。

    杨怀仁似模似样的站出来领旨谢恩,其他臣等也没人反对,本来给一个宋人封这么高的王爵,契丹朝臣们是不能理解的。

    但他们都经历了捺钵节上萧撒弼谋反并毒杀耶律洪基一事,知道杨怀仁在揭发萧撒弼的造反阴谋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而且这个封赏,还并不是因为杨怀仁是耶律跋窝台新晋的乘龙快婿,而是早在耶律洪基的遗诏里,就提到过的。

    其余在平反中有功的各位大臣和狼军将士,也各有封赏,而且耶律跋窝台这次一点儿也不小气,几乎把从萧撒弼那里查抄出来的金银财宝,尽数赏赐了出去。

    但是这一点,就让朝臣们感到新帝皇恩浩荡。

    以前耶律洪基在位之时,前半段还算好,后来他上了年纪之后,便开始变得很抠门,对朝中有功之臣,赏赐上多流于形式和虚名,实际上的好处却并不多。

    如今耶律跋窝台继位,第一次封赏众臣,便如此的大方,这便让群臣觉得当初拥立他当了新帝,是明智之举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