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6章 宋军的秘密
    鬼姐很明白这句“我真的不能留了”的含义,因为她了解杨怀仁,也了解耶律跋窝台。

    杨怀仁只要还留在辽国一天,必然要面对耶律跋窝台劝他留下来成为南院大王的邀请,说不定哪一天一道旨意下来,杨怀仁想走也走不了了。

    如果站在耶律跋窝台的角度,杨怀仁这种人,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么也绝不能放虎归山,让他回到大宋。

    西边的战事如火如荼,尽管耶律跋窝台没有干涉,但不代表他不关心,这些天不断的有抵报送到中京城来,他对西边的局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一开始宋朝进军西夏,确如杨怀仁所说,是为了讨回之前大宋割让给西夏的一些州县,同时也为最近几年从西夏身上吃了的暗亏一笔给找回来。

    那些蛮荒之地的几州几县,西夏并没有多少重兵把守,宋军因为出兵突然,很快就夺回了这些州县。

    但之后宋军并没有退兵,而是继续向西向被开进,意图很快便暴露了出来。

    西夏并不介意宋军临时占领了那几州几县的地方,因为他们知道那几个地方易攻难守,宋军也不可能长期留下来,还计算着拖一拖宋军,等到他们粮草不济之时,便杀个回马枪,不但夺回那些州县,说不定还能反攻大宋,从而得到一些好处。

    可惜一开始梁乙逋就错误的估计了形式,西夏军忽然发现宋军的机动性强了不少,也没有繁重的粮草部队影响了宋军的作战。

    以往他们截断宋军粮草供应便能逼得宋军后撤的局面,并没有出现,反而因为轻敌,导致又多失了些市镇。

    梁乙逋这才意识到宋军的醉翁之意,但当他感到威胁的时候,西夏朝廷又出了乱子了。

    梁太后早就对他哥哥长期把持朝政不满,之前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反对,所以暗中酝酿了好久,等到梁乙逋作战不利,立即携西夏皇帝以及党项重臣发起了一场争夺权力的政变。

    结果是趁着梁乙逋得病之时,从他手上夺回来朝政和兵权。

    但梁太后并没有实际操控朝政和军队的能力和经验,她大权在握之后,撤换了前线作战的原来梁乙逋主要的心腹将领,任命了一批她的亲信之臣,但这些人更没有什么带兵打仗的经验和实力,战事由此发生了转折,西夏便在僵持中败下阵来。

    宋军接连几场大胜,打的西夏军溃不成军,并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路打到了兴庆府城下,逼的梁太后和皇帝以及一班朝臣弃城而逃,向贺兰山北逃去。

    若是放在以前的历史里,西夏皇帝这时候再次想宋朝俯首称臣,宋军便可以撤军了。

    但章惇此人够狠,根本没给西夏皇帝投降称臣的机会,继续向西追赶,西夏最富饶的河西之地,尽在宋军铁蹄之下。

    自此开始,西夏虽然没有彻底灭亡,但国力缩减大半,再也不能成为大宋西北最大的威胁了。

    因此一战,大宋打通了和西域的商贸通道,而河套以北的优良草场,也尽数被大宋收为领土。

    战争的结果有点出乎耶律跋窝台的预料,他搞不明白一直弱软的宋军,如何短短几年之间变得如此勇猛。

    而在更多细节上,他没有想明白,宋军入西夏作战,除了前期还有运送粮草的后勤保障之外,后边宋夏两军进入胶着期和后来宋军一路所向披靡的两月之间,是如何吃饭的。

    夏军就算战败逃跑,也不会给宋军留下粮食,按照正常的战争习惯,粮草带不走,就算烧了也绝对不会留给敌军。

    直到后来在西夏的契丹暗探带回来的绝密消息,着实吓到了耶律跋窝台。

    他那两个一直都想不通的问题,也得到了答案。

    宋军勇猛,除了受到环州之战大胜的鼓舞有了信心之外,他们自身的作战技能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连西夏军也没想到明白,为何宋军上到将军下到小卒,为何跟换了一帮人似的,个个作战勇猛,和以前印象里的宋军完全不是一回事。

    耶律跋窝台得到的消息是宋军从去年开始了一种新式的训练方法,虽然具体不知道是什么训练方法,但这种训练方式的源头,追查之下得出来的两个名字,龙武卫和虎贲卫。

    耶律跋窝台对这两个军卫的名字一点儿也不陌生,因为之前在调查杨怀仁的时候,便知道杨怀仁如今在军中有了个头衔,便是龙武卫大将军。

    虽然宋朝都有不少人认为这不过是杨怀仁众多虚衔之中的一个罢了,杨怀仁本人更不可能懂得如何练兵。

    但耶律跋窝台可不这么想,这天底下的事情,都是有缘由的,为什么是龙武卫和虎贲卫开始的新式训练方法,而不是别人呢?

    从他这些日子接触杨怀仁,对杨怀仁的了解来看,杨怀仁的本事,绝对不仅仅限于厨艺和那点小聪明。

    加上杨怀仁平时说话做事从来都是特立独行,便让耶律跋窝台对他起了疑心。

    第二件事不难调查,宋军之所以能不用后勤粮草保障便敢深入西夏和夏军作战,原因便是每个军士都自带了粮食。

    耶律跋窝台一开始不相信,军队机动作战,随身携带的粮食不宜过多过重,否则会影响作战效率,一般带半个月的粮食属于正常,再多就完全是累赘了。

    可宋军竟然能一人携带自己两个月所用的军粮,而且并没有影响作战能力,这就有点不合常理了。

    他得到的理由,是宋军新开发出一种新式的军粮,只有普通粮食的十分之一的重量,却能满足正常粮食三倍的供给。

    宋军选择四月份开始跟西夏决战,更因为这是草原上草疯长的阶段,根本不缺草料,所以在没有以前的隐患和限制的情况下,一蹴而就获得了正常战争的胜利。

    回过头来深究宋军的新式军粮的出处,得到了一个名字,还是杨怀仁。

    这就让耶律跋窝台不淡定了,杨怀仁的能力和智慧,远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强大,如果把他就这么轻易的送回大宋,无异于纵虎归山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