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 送礼
    春雨贵如油。

    宋人这么说,是因为及时的春雨,可以帮助开春种下的粮食能有足够的水分生长,也预示着今年又是一个丰收的年景。

    而对草原上的牧民来说,春雨同样重要,草原上的青草已经破土发芽,一场春雨,青草同样会疯长,牛羊也有了充足的食物。

    雨来的很快,杨怀仁也只好停下了和鬼姐的谈话,送她回府。

    鬼姐总觉得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口,可面对着杨怀仁,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只能默默地和他送别。

    望着杨怀仁远去的车驾,鬼姐忽然想到十天后这个人男人就是她的官人了,心里是一种甜滋滋的欢喜滋味。

    可想起他们事先约好的,他们这样只是假意成亲,鬼姐看着簌簌落下的雨滴,又有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老人们话说春捂秋冻,是有道理的。春天暖和起来的很快,可刚等你脱下了冬装,换上轻便些的春装,一场雨落下来,气温骤降,很快又让人觉得冷了。

    万国寺宋朝使节的主院里,又点了几个火炉来取暖,杨怀仁心说这不正好给大家过阴天吗?

    于是派人去宰了十几只肥羊,使团里众人都分了分,杨怀仁这边则是亲自切了羊肉片,兄弟们把几个火炉一围,架上铜盆就开始吃火锅。

    不得不说,草原上放养的肥羊,肉质特别的鲜美,想来应该是苍天野茫的生活环境,赋予了这些肥羊与生俱来的鲜美味道。

    众人听着雨声,吃着火锅,喝着小酒,也庆祝今天在比武招亲中的大获全胜。

    大老爷们嘛,喝了酒,总是要吹些牛皮的,天霸弟弟最是大声,说起他一屁股差点坐死萧忽忽的事情来,他便有点得意忘形。

    说什么当时应该把身体的重量往下放一点,压断几根肋骨算什么,压在萧忽忽肚子上给这小子压出屎来,让这小子再也抬不起头来做人才算是真本事。

    不过后来天霸弟弟想想又不太对,推说还是压胸口更好,要真压到萧忽忽的肚子上,不也溅他一身那啥嘛,将来回到家里也没法面对小雅不是?

    大家便听着他胡诌八扯的哈哈大笑,吹够了笑够了,大家也都吃饱喝足,杨怀仁才开始安排接下来大家要做的事情。

    安国公主出嫁,自然也有一套契丹人的规矩,虽然没有汉人传统的三书六礼那么繁琐复杂,但该有的礼数,杨怀仁这个刚刚当了金刀驸马的人也一点不敢含糊。

    十日之后成亲典礼之前,自然要给新的“老丈人”耶律跋窝台送去一份厚礼的。

    这时候杨怀仁就感叹自己有先见之明,随便搓了三十个面丸子,除了送给耶律洪基的十粒之外,另外的二十粒可都卖了个好价钱。

    把从耶律延禧和萧撒弼那里白赚回来的部分牛羊直接当聘礼给耶律跋窝台送去,既省时又省力,也不用自己人瞎忙活了。

    这空手套白狼的功夫,杨怀仁敢说天下第二,恐怕没人敢说是天下第一。

    这事杨怀仁只需要出面即可,具体的事情,像黑牛哥哥这些兄弟们自然也不太明白契丹人到底是个什么规矩,杨怀仁便吩咐了萧老倌儿去做。

    老萧是奉礼郎,送礼这种事,就是他的专职,送岁币也是送是,送聘礼也是送礼,反正总是送礼的,他一定能胜任。

    耶律延禧那份子钱,是有崔庆来处理的,现钱耶律延禧自然是不肯给的,说的牛羊数量,倒是一只也不能少,总不让这小装了孝顺,还不大出血。

    崔庆如今升了官,办事也越来越利索,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有消息从太子府里送到万国寺来,详细到耶律延禧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甚至晚上和哪个老婆发出了什么样的动静,动静又持续了多长时间,都说的一清二楚。

    只要是崔庆能接触到的,他都事无巨细的记录了个明白,杨怀仁很满意他的表现,只是善意的提醒他,耶律延禧和哪个老婆发出什么动静这种事,就没必要记录了。

    不过回过头来,杨怀仁还是忍不住想到,原来耶律洪基这三辈人子孙不兴旺,是这么个原因,耶律延禧这么年轻就这么不顶用,看来这都是命数。

    另一个出血更多的冤大头萧撒弼,杨怀仁本来觉得这老小子会跟他扯皮一番的,可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派了府上的管事来万国寺找杨怀仁商议交接牛羊的事宜,还真让杨怀仁吃了一惊。

    这完全不是契丹人的性格啊,杨怀仁心里想笑。也许是因为萧撒弼在盘算着新的大事,才不肯把这件小事拖延下去,否则杨怀仁一日日的派人上门收账,好似显得他很抠门似的。

    当然,萧撒弼之所以有难得的痛快,也源于他对杨怀仁的提防。

    他提防杨怀仁,害怕宋人从他北院大王府上打探了什么消息去,而杨怀仁同样也提防着他。

    杨怀仁这时候还真是有点怕他,如果萧撒弼真的在十天后的捺钵节上做大事,本来和杨怀仁没有关系的事情,却也容易顺带着遭了秧。

    万一那天萧撒弼野性大发,滥杀无辜可怎么办?

    耶律洪基和耶律延禧这爷孙俩,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辽国的文武百官,他也一定会挟持,不向他屈膝称臣之人,恐怕也逃脱不了被屠杀的命运。

    那么耶律跋窝台这个他一直看不过眼的人,估计也难逃一死,那鬼姐和杨怀仁就尴尬了,鬼姐心里虽然也盼着她的便宜契丹老爹死无葬身之地,可表面上她终究还是耶律跋窝台的女儿,萧撒弼会放过她吗?

    杨怀仁倒是对他自己的处境不是太担心,他作为宋使,萧撒弼若是篡权夺位成功了的话,总会想着不必和大宋闹的不可开交了,所以杨怀仁的小命,就算他不喜欢,也不会在这时候就要了去。

    从另一方面讲,杨怀仁其实不想耶律洪基和耶律延禧这么容易就被杀,他要的是辽国大乱,如果耶律洪基不死,辽国就会发生一场内战,这样一来,也就不用担心他们还有工夫去管西边的宋夏战事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