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万源货栈(下)
    ,精彩小说免费!

    听王湛解释完,杨怀仁也理解了王湛为何那么做了。

    杨怀仁也越来越觉得王湛还真是个做买卖的好手,如果单单把他局限在万源货栈里,倒是有点屈才了。

    他说话喜欢拍马屁,为人处世非常圆滑,也是他不得不做出来的样子,是一种必须的生存之道。

    万源货栈既然开在契丹人的地方,很多事情并不像在大宋做买卖一样,更不会像杨怀仁起初想的那么简单。

    做买卖最基本的道理和规矩自然要守,而契丹人定出来的规矩和风俗,他也要无一例外的遵守。

    不仅如此,王湛公开的身份是个汉人商人,在契丹人社会里,地位上一定是比契丹商人要低的。

    他能把万源货栈的买卖做到如此大的规模,除了作为汉人在宋辽贸易商占据一定优势之外,王湛也一定结交了不少契丹贵族和大商贾,也只有这样的人际关系,才能让他在大定府的商界立足。

    就更不用提他为了得到中京城本地的官员的照顾,一定是给他们定期送去不少好处了。

    杨怀仁越来越体会到王湛的不容易,也因此觉得刚才自己错怪了他,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湛倒是不在乎被杨怀仁误会,姿态放的也很低,他说道,“郡公不必自责,郡公在中京城呆的时间还短,不知道一些契丹人的风俗习惯,实属正常之事。

    卑职虽然为人圆滑,但郡公放心,卑职很清楚卑职还是个宋人,是风神卫的一员,而郡公麾下的风神卫是做什么的,卑职心中有数。

    卑职虽是商人,也有一身奸商的臭毛病,但卑职跟郡公一样,同样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汉子,也有收复汉人江山的梦想。”

    杨怀仁很感动,王湛能有这样的觉悟,是他事先绝对想不到的,看来他还是小瞧了这帮原来的老内卫了。

    原来的内卫虽然制度严密,规矩严苛,很多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虽然各个身怀绝技,但他们其实很多时候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而活着。

    王湛身为在辽国执行任务的特务,也许是平时耳濡目染,接触的汉人被压迫的事情太多了,也渐渐把自己的思想升华到了一定的境界。

    他心中清楚他为什么而活,也正因为这样,他甘愿做出牺牲,不被宋人理解和接受,也不被契丹人接受,就这样在夹缝中生存,还把万源货栈发展到如此的规模,王湛居功至伟。

    杨怀仁欣慰道,“王湛,我们的梦想和目标,是一样的,我坚信我们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我希望那一天,我们能一起享受梦想实现的喜悦!”

    王湛忽然感动的留下两行老泪,“多谢郡公,卑职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误会解除,杨怀仁开始询问这些日子里北风堂打探到的情报。

    王湛一一汇报,并没有什么太特殊的信息,只有一点,萧撒弼自从比武招亲之后,北院大王府就很平静。

    只是这种平静和平时的平静不同,它平静的太怪异了,因为以萧撒弼平时为人处世的风格截然相反,原来的萧撒弼很高调,而如今却低调的有点可怕。

    “他一定在酝酿着什么。”

    这是王湛的结论,杨怀仁笑了,果然跟他猜想的差不多。

    “北院大王府内部,可有咱们风神卫的兄弟?”

    王湛答道,“只有一个,不过他在北院大王府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下人,很难接触到萧撒弼核心的机密。”

    这一点杨怀仁倒不觉的不奇怪,萧撒弼的心腹,一定都是契丹人,即便有些汉人官员,也只是他拉拢和利用的对象而已,还到不了成为他心腹的程度。

    王湛又道,“以前此人出入北院大王府虽然也不容易,但每隔几日,总有机会出府来回报消息的,可最近几天,他却很难出府了。”

    杨怀仁点点头,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北院大王府不比其他的地方,眼下这里就是一场风暴酝酿的最中心的所在,尽管王湛安插进去的风神卫还不能接触到萧撒弼最核心的机密,但起码能从府内一些人生活的变化和出入情况,能判断出一些事来。

    可如今他出入都很困难了,一点消息都送不出来,几天后的捺钵节上萧撒弼究竟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就很难去预测了。

    不过杨怀仁也还有后招,他庆幸羊父还在北院大王府内,不管萧撒弼要多么低调,北院大王府上下主子和奴婢总也要吃饭,而要吃饭,在厨房做事的羊父就一定会出门采买,也就是留下了最后一条消息通道。

    杨怀仁把羊父的事情说给王湛听,之后让王湛也派几个人,去跟羊乐天沟通一下,大家能联手合作,一方面从羊父那里得到北院大王府内的消息,一方面也想办法帮主羊父想办法出主意解救韩三娘。

    说到最后,杨怀仁才说起他此次来万源货栈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采购上百匹上好的江南丝绸。

    王湛笑了笑,“郡公说采购,就不必了,如今万源货栈本也就是郡公自家的产业,卑职只不过是货栈的掌柜的,不管要什么货,郡公说句话就好了。”

    这便宜是杨怀仁从高太后那里白赚的,心里当然觉得不赚不白赚,但万源货栈发展到今天,其实早就超出了高太后最初的投资,这一点王湛功不可没。

    可王湛并没有什么私心,并没有把这些财产私吞或者秘密转移给自己,这一点上看,王湛此人是非常值得杨怀仁信任的,当然杨怀仁也不会亏待了他。

    王湛这才出门吩咐一个手下去库房察看了下,伙计很快回来答复,王湛这才回到杨怀仁面前答道,“还好年后货栈刚进了一批丝绸,如今库房中的存货刚刚够一百匹之数。”

    杨怀仁叹道,“辛苦你了。只是这一百匹上好的丝绸送给耶律跋窝台当聘礼,我觉得太亏了。”

    王湛笑道,“郡公也不必懊恼,说亏,其实也亏不到哪里去。有一点契丹人的风俗和咱们宋人差不太多,今天公爷送给南院大王多少聘礼,将来安国公主出嫁,他也要陪嫁差不多数量的嫁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