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不利局面(上)
    以往宋夏之间如果发生战事,辽国都是扮演一个中立者的角色,坐山观虎斗,等两只老虎打累了打伤了,他们再站出来从中牟利。

    但这一次,耶律洪基心里隐约感觉到宋朝冒然向西夏开战,似乎和以往又不同,而具体的不同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

    耶律和鲁斡心急地开口进谏道,“陛下,咱们应该如何应对?”

    耶律洪基还是看着杨怀仁,似乎想从他的神色变化里捕捉到一丝他想要的东西,但杨怀仁一脸茫然的样子,好像真的像他说的一样,这次宋夏战争只不过是一场平常的战争,宋朝只不过要讨要回之前割让给西夏的几州国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耶律洪基示意耶律和鲁斡先不要着急,目光转向了萧撒弼。

    萧撒弼说道,“杨使节说的不错,西夏先前侵占了宋朝的一些州县,如今宋朝想要讨回,所以向西夏开战了呗。

    臣觉得并没有什么,这是他们两家的事情,咱们大辽不便掺和进去,他们的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

    连杨怀仁都没想到萧撒弼竟然这么说,再慢慢一琢磨,杨怀仁便知道萧撒弼为什么高兴了。

    宋夏现在忽然打仗,似乎对他是有利的,如果他要做什么大事,同样不愿意看到周边的两个强国来打扰他。

    如今宋夏两国打的正欢,他若要起事,那两国根本就没有精力和工夫来干涉他,他反而可以不用担心国外的影响,专心干他的大事。

    耶律延禧并不关心萧撒弼怎么说,倒是很会去猜测他祖父的心思,他站出来说道,“虽然是宋朝和西夏两国之间的事情,但他们开战的地点,距离我们大辽的过境也并不远。

    臣孙恐怕宋夏两国打仗,会殃及池鱼,危害到我们西部边境生活的百姓的安全,所以,臣孙觉得皇祖父应该让西路招讨使司陈兵辽夏边境,这样才有备无患。”

    耶律和鲁斡又站出来道,“臣弟赞同皇太孙的主张。”

    耶律洪基点点头,耶律延禧确实说到他心里去了,不管宋夏之间为什么开战,辽国可以不管,但不能不做准备。

    将来的情况,在他的意识里无非有两种,一是宋夏的某一方取胜,比如宋朝夺回了早前割让给西夏的几州的土地,这时候辽国便可以站出来从中说和,同时也从宋朝的胜利成果之中要一些好处。

    第二种情况便是宋夏两国谁也不能取胜,僵持几个月之后,各自收兵。

    而无论哪一种情况,辽国似乎都不用太大动干戈的去为谁讨回公道,只需要让西路招讨司的十万人马派到辽夏边界就可以了,耶律洪基也不想出什么乱子,他需要稳定的局面,让他把权力逐渐转移给自己的孙子。

    杨怀仁脸上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心里却非常复杂。面对宋夏战争,辽国皇帝和几位重臣的做法,是比较中立的,这一点说好,也不好。

    这种中性的做法,还不算他达到了目的。他预先也想过三种情况,第一种最差,就是辽国会立即出兵干涉,而大宋也不可能盯着来自辽国的巨大压力,继续对西夏动兵。

    第二种便是现在耶律延禧进谏的一样,辽国出兵,不过出的原本就在西边的辽国西路招讨使司的十万兵马,并没有动用辽国最精锐的禁军。

    这样大宋和西夏都会感受到辽国的一定压力,在交战的时候,又要同时注意辽国的动作,导致谁也不能专心于两国的交战,最终结果恐怕就是停战。

    这种情况看上去大家打不起来,似乎很好。但杨怀仁知道赵煦和章惇的想法是通过一次大战,来打伤,甚至是打残了西夏,长久的解决大宋西北受到西夏威胁的问题。

    通过战胜西夏,从而打通大宋和西域的商路,也可以为大宋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对提升大宋的国力是十分有利的。

    而耶律洪基这么做,就好比两个人打架,另一个最壮的壮汉站在一边看热闹,打架的两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壮汉会不会突然出手,又会是帮谁,所以便谁也不敢太用力,要留着精力去小心这个壮汉。

    而第三种情况便是杨怀仁这次来的目的了,就是让辽国完全无暇去估计宋夏战争,这样大宋才能专心的敢于用力去和西夏作战,不用考虑后顾之忧。

    所以,现在是第二种局面,是杨怀仁不能接受的。

    那么现在他在考虑,是他判断里萧撒弼会在耶律洪基在位的时候就起兵谋反之事,会不会真的发生,又是不是在几日后的捺钵节上发生了。

    如果是,那么不论萧撒弼成功与否,那么辽国的朝廷中枢都会大乱,哪里还有精力去管宋夏在西边打成什么样?

    萧撒弼最近的表现,确实有这样的苗头,北院大王府最近怪怪的,谁也不知道萧撒弼在家里密谋了什么,似乎在将来会有大动作。

    但如果不是的话,而萧撒弼只是在做准备,也许他的计划确实提前的,但却没有提前的那么早,杨怀仁又该如何让辽国内部立即乱起来呢?

    去找其他的人给契丹人添乱,显然不现实,不论是蒙古还是女真,他们的实力目前来看还不足以对契丹人的统治造成根本性的威胁。

    像完颜阿骨打这样的人也不会冒冒然行事,他同样知道他们女真部眼下最急迫的事情是内部先统一起来,然后不断积聚力量,十年,甚至二十年后有能力和契丹人争夺北方大地的时候,他们才会站出来。

    杨怀仁心里直叹气,完颜阿骨打这个对手太聪明,也太隐忍,他也只能背地里给女真部使坏,但还不能对他们造成足够的伤害,逼迫他们立即造反。

    那剩下的,只能从契丹几个大贵族之间对契丹皇位的争夺上来动心思了。

    而他毕竟是个宋人,总不能把话说到脸上,逼着萧撒弼立即就造反吧?

    咦?杨怀仁忽然间好像捕捉到了思绪中的点什么,竟忍不住露出了点微笑,心说不能明着来,我可以暗着来,我逼不了你萧撒弼,耶律延禧总逼的了吧?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