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不利局面(下)
    耶律洪基不做太多思考,便采纳了耶律延禧的办法,立即下旨,命西路招讨使司派兵驻防辽夏边境,保护大辽子民。

    杨怀仁也想到了计策,所以此时也不心急了,心说你现在派兵过去,过不了几天还得再下旨召回来,不过让这帮契丹兵孙子们白遛遛腿,也挺有意思的。

    耶律洪基毕竟还是要拉拢杨怀仁的,也许是想培养下一个濮王,将来就算杨怀仁不肯通辽卖宋,他还有安国公主这个契丹公主,而且他也有足够的阴谋逼着杨怀仁就范。

    到时候杨怀仁不愿意和辽国有联系,辽国也可以借着安国公主的名义和杨怀仁联系,到时候故意在信里说些有歧义的话,相信大宋朝堂上那么多酸儒,一定能看出其中的蹊跷。

    杨怀仁倒没想过这些,当然,如果他的计策成功,也就没有将来这些麻烦事了。

    耶律洪基并没有立即打发几位重臣和杨怀仁出宫,而是热切的聊了些捺钵节的事情,才放他们出宫。

    走出宫门外,耶律跋窝台对杨怀仁劝慰道,“姑爷你不用担心,我知道宋夏之间的战争,根本不关你的事,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了的。”

    杨怀仁也表达了谢意,本来耶律跋窝台想送杨怀仁回万国寺的,但因为担心杨怀仁被突然传召入宫,黑牛哥哥等众兄弟早已经在宫门外等候,杨怀仁谢过了耶律跋窝台的好意,这才各自散去。

    等剩下自己人之后,黑牛哥哥才小心地问道,“是不是契丹老皇帝也得到西边的消息了?”

    杨怀仁面色淡然地点了点头,“不过哥几个不用担心,他就算对我有怀疑,但也一定想不通我此行出使的真正目的。

    而且我观察耶律洪基的脸色,他应该也想不到大宋这次出兵,就是憋着劲要跟西夏决战,所以他只是派了辽国西路招讨使司麾下原本的十万兵马进驻辽夏边境,并没有动用中京道的大辽禁军。”

    天霸弟弟疑惑道,“那这算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呃……”

    杨怀仁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跟他解释,卢进义帮忙解释道,“不算好,也不算坏。耶律洪基所用的那十万辽军,本就是在宋夏边地的驻军,只不过驻扎到了边境地方而已。

    这种动作,对战事有影响,大宋和西夏都会小心辽军的动作,但这种应对,还不至于影响到咱们大宋目前的大局。

    但如果宋夏之间的战事发生大的变化,在我看来,那十万辽军是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到那时,对咱们大宋就有些不利了。

    如果宋军冒冒然乘胜追击,必然要担忧后路被突然进入西夏的辽军所断,如果胜了又不能扩大战果,那么这种胜利意义就不大了。”

    天霸弟弟还是有点迷糊,“不是能讨回来不少州县吗?”

    这次是黑牛哥哥开口了,“那些州县,原本就是咱们大宋的,而且几十年来这些州县在西夏的治理之下,不但没有发展,反而日渐凋敝,追回这些州县,也许朝廷的脸面能找回来一些,但对大宋和西夏之间的力量格局对比上,并没有本质的变化。”

    兄弟们都能心中有数,倒是省了杨怀仁不少口舌,“这件事从长远来看,对大宋还是不利的。

    此次出征章相公和官家准备了很久,也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只是收回几个州县,而不能从根本上打击西夏的话,这一战的成本和利润,是不合理的。

    好比你做生意,你投进去十贯钱,赚回来五贯钱,这买卖就是赚的;但如果你投进去十贯钱,赚回来的还不足一贯钱,这买卖又费了你很大的力气,虽然赚了钱,但这个买卖还是不值得去做。”

    天霸弟弟这下明白了,也想到了事情的关键,“那哥哥的意思,连那十万辽军,也给他弄回来?”

    “嗯。”杨怀仁答道,“不仅那十万,我要让全国的辽军,都给我回来中京平乱。”

    “哥哥要在中京城造反?”

    杨怀仁推了天霸弟弟一把,“你闹呢?就咱们这几百号人,如何造反?我是说,要在捺钵节我和安国公主成亲那天,逼着萧撒弼造反,把咱们对他的猜测,变成事实。”

    “哥哥要怎么做?”

    杨怀仁瞅瞅身边都是自己人,这才微微一笑,“忽悠。”

    “啊?”

    天霸弟弟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哥哥你要去游说萧撒弼那老小子造反?你就不怕他对你不利?”

    其他几位兄弟也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杨怀仁摆摆手否定,“大家别急,我说的忽悠,不一定是我自己去忽悠萧撒弼,可以又其他的方法,来达到忽悠的他神魂颠倒,盲目行事的目的。”

    众兄弟好像还是一头雾水,没搞明白杨怀仁到底要如何不用亲自出马,还能把萧撒弼忽悠的立即造反。

    杨怀仁顿了一顿才缓缓说道,“大家还记得崔庆每日派人送回来的太子府的情报吗?”

    这件事是柯小川一直在跟进,他回忆了一下每日审阅的情报,好像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便问道,“那些情报,很多咱们都已经知道了,并没有很特别的啊。”

    杨怀仁道,“我想我最近可能错怪了风神卫北风堂的两位正副堂主了。上午的时候,我错怪了王堂主在中京城里和契丹人做买卖的方式,以为他做事太粗糙,不够小心谨慎。

    但后来才知道他那样做,才是真正为自己的身份做好了掩护。而之前,我同样是在无意之间,也把崔庆崔副堂主也给错怪了一次。小川,你能想到我是哪里错怪了崔副堂主吗?”

    柯小川这下被点明白了,释然一笑,“哥哥说的可是崔副堂主每天的报告里,都有耶律延禧和太子府上的妻妾夜夜笙歌之事?”

    杨怀仁赞道,“你说的不错,正是此事。我们以前想到耶律延禧和萧撒弼之间的矛盾,总是往大了想,往朝堂上的大事上想。

    但这样也忽略了一些生活中的小事和小人物,可别小看了这些小事和小人物,也许出发一次激烈的矛盾,一件小事,一个小人物就足够了。

    而这,真是咱们扭转不利局面的关键所在。”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