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 耶律延禧的秘密(上)
    是夜,杨怀仁又来了威远楼,葛长河只当他是因为羊父的事情来的,便给他安排了一个隐秘而清静的包间。

    根据风神卫送回来的消息,最近几日北院大王府里进进出出的人非常少,根本就没看到羊父的身影,就更别说他还能出现在威远楼了。

    羊乐天有点失望,不过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让他紧张的是,他开始担心父亲的安全。

    虽然他已经渐渐理解了父亲要解救韩三娘的心情,但还是害怕父亲为了解救韩三娘,有一天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杨怀仁只能安慰他,说羊父现在的身份其实很安全,他在北院大王府里只不过是个在后厨房里管采购的管事,萧撒弼如何都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羊乐天这才稍稍放松了心情,想起师父的正事已经很让他操心了,如今还要为他的事情劳心劳神,心里很感激,也有点过意不去。

    半个时辰后,耶律耶皮走进了威远楼,看来他是这里的常客,也不用小二招呼,他独自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后院,挑了一个房间,恰好是杨怀仁那个包间的隔壁。

    等吩咐伙计上好了酒菜,便赏了伙计一块碎银,大声喝道,“老子今天要在这里一个人吃酒,谁也不许打扰了老子,要不然老子可要冲你发飙的。”

    威远楼的伙计自然知道耶律耶皮是太子府的生意总管,是耶律延禧身边的红人,他哪里敢得罪?

    于是陪着笑脸退了出去,又掩好了房门。

    耶律耶皮开始吃喝起来,等听到外边小二下楼的脚步声都没了,才打开窗户,翻身跃了出去,爬到了杨怀仁这一屋。

    杨怀仁打开窗户让他进来,笑道,“崔副堂主好身手。”

    崔庆有点受宠若惊,但却并不是没有自知之明,见杨怀仁身边的众兄弟都在,这些人都是些身怀绝技之辈,便笑答,“公爷说笑了,比起诸位将军来,小底这点道行,可拿不出手来。”

    杨怀仁示意他坐下,“我还真是想夸你的,你也不用这么谦虚,不论你的演技还是工夫,起码我觉得还都不错。

    还有,以后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兄弟,而且你已经是风神卫北风堂的副堂主了,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不用老用‘小底’自称,你说的累,我听得更累。”

    崔庆这会是真的受宠若惊了,忙点头谢道,“多谢公爷抬举。”

    “抬举你,也得你有那个本事才行,上一次你送回来的消息,我还责怪你不用说那些耶律延禧和他老婆行房之事,可如今看来,你事无巨细的记录他的生活,还真是提醒了我,让我想到了一条妙计。”

    崔庆大喜,可他还是谦逊道,“能帮的上公爷的忙,是小……属下的荣幸,公爷不必如此夸奖属下,这些都是属下应该做的。其实耶律延禧好色无度之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从属下扮作了耶律耶皮潜入太子府那天,就知道这一点,不仅如此,属下听府上的丫鬟仆子们提起过,耶律延禧很早就这样了。

    听说他十二岁的时候,有一天兽性大发,就糟蹋了一个贴身侍奉的丫鬟了,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太子府上年轻貌美的丫鬟,几乎无一例外被他……”

    天霸弟弟接话道,“真是个牲口,没想到这小子那么点大,就懂这种事了,而且这种事本是你情我愿的好事,却被他当成了发泄兽性的方式,真让人恶心。”

    “是啊,”黑牛哥哥犟着鼻子一脸嫌弃地接话道,“平时看着耶律延禧文质彬彬的,没想到这王八蛋背地里这么变态。”

    林冲边回忆边叹道,“十二岁啊,才十二岁!我十二岁的时候,就知道习武了,连女人和男人的分别,都还没搞清楚呢,啧啧。”

    杨怀仁呵呵一笑,“这个其实不奇怪,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头猛兽,只不过正常人都能压制住它,想要什么东西,都能在道德的约束下取之有道,而他这样的身份和经历,变态一点,其实不难想到。

    耶律延禧幼年就丧父丧母,尽管耶律洪基是他爷爷,但有了他父亲的经历做样子,他每日必然是生活在担惊受怕和忧心忡忡之中。

    哪怕太子府戒备森严,也难保有什么人会想尽办法加害他,这样的日子过的久了,人的压力的就会很大。

    当这种心理压力压得他快要崩溃的时候,他的心态就会扭曲,如果没有地方发泄出来,也许他早就疯掉了。

    而耶律延禧能做出那种事,也许是他能找到的唯一的发泄方式,也就不算奇怪了。只是苦了太子府里的那些年轻貌美的丫鬟们,唉……”

    崔庆也跟着叹气,“耶律延禧也有点太夸张了,一年三百六十多天,他几乎天天都要行房,后来耶律洪基从太子府詹事那里知道了这一点,便早早的在耶律延禧才十三岁的时候就给他赐封了一个皇太孙妃。

    一个妃子对耶律延禧来说,显然是不够的,此后几年,耶律洪基每年都给耶律延禧弄几个少女让他纳为妾室,如今耶律延禧才十八岁,已经有了三十几房妻妾了。”

    “我靠!”

    天霸弟弟惊讶道,“三十几房?耶律延禧那小子能忙的过来吗?”

    崔庆这下忍不住笑了出来,“陈将军说的不错,这也就是耶律延禧早早就肾虚的原因所在。

    如今他在外边装的高贵斯文,可回了太子府,却是另一副样子,对女人,他没有半分爱怜之意,也许在他眼中,他那么多妻妾,全都只不过是他发泄的工具。

    不过,就像陈将军说的,一个男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耶律延禧从十二岁开始就如此荒淫无度,他的精力也已经虚耗的差不多了。

    最近他肾虚的症状越来越明显,每次和妻妾行房,总是草草了事,而耶律延禧为了防止外人知道这一点,便故意每次叫的很大声,以显示他的雄性雄风,可这种掩耳盗铃的事,他又能掩饰多久呢?”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