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 耶律延禧的秘密(下)
    杨怀仁笑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众人听罢也都一脸坏笑的点头应和,杨怀仁忽然想到另一点,问道,“耶律延禧这么多老婆,他如今可有子嗣。”

    崔庆摇了摇头,“他哪有那样的本事?属下猜想,可能是耶律延禧当年精力旺盛的时候年纪还小,所以不能让那些他糟蹋了的丫鬟怀孕。

    而后来他的精力虚耗殆尽,已经失去了让他那三十多个妻妾怀上孩子的能力了。

    何况……从耶律洪基开始,到耶律浚,再到耶律延禧,好像都没有子孙福,三代单传到现在,耶律延禧又是这个样子,恐怕是没法给耶律氏皇族延续香火了。”

    杨怀仁感叹道,“看来就算咱们不给他们捣乱,契丹皇位也无法在耶律延禧这里传下去了。只不过那是多年之后的事情,和咱们眼下的需求不符罢了。”

    崔庆道,“其实也不是,属下听说,耶律洪基早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已经在本族中寻找血缘相近的族中青壮子孙,让他们和女子**,若女子幸运怀上了孩子,便把这个女人嫁给耶律延禧,让他能有后嗣。”

    杨怀仁惊呆了,脱口而出道,“代孕?”

    我勒个去,杨怀仁心道,只听说过代孕这种事,却如何也没想到早在这年头就有了代孕了,耶律洪基还真是聪明的有点皮啊。

    这样一来,怀孕的女子嫁到太子府的时候,还没有挺起大肚子来,外人也就不会怀疑什么,过上七八个月后女子诞下孩儿,便谎称是早产了一两月的早产儿就可以蒙混过去了。

    只是这种代孕,和耶律延禧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东西也没出,力也没出,却白白得了孩子,这么大一顶绿帽子扣下来,不知道耶律延禧的小脑袋顶不顶得住。

    其他人虽然没听说过代孕,但这两个字很好理解,很快大家也便都想通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杨怀仁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来,按照原来历史的发展,二十多年后发生的耶律延禧把自己的长子过继给耶律隆绪之事,也就可以理解了。

    过继儿子这种事,古时候很常见,兄弟之间,如果某个兄弟没有子嗣传承香火,有好几个儿子的哥哥或者兄弟便会把自己的某个儿子过继给他,这并不奇怪。

    而耶律延禧把儿子过继给耶律隆绪,按照正常的想法,就很难理解了。

    一来耶律延禧就算要拉拢耶律隆绪,过继一个儿子给他,也绝对没有把长子过继过去的理由,别忘了,那时候耶律延禧已经继位,虽然没有赐封太子,但那可是长子啊,未来的太子过继给一个臣子,这怎么说得通?

    二来耶律隆绪,其实是个汉人,他的姓氏是后来被赐姓耶律的,他的原名叫做韩德让,是辽国的一名汉人重臣。

    耶律延禧把长子过继给一个汉人,如果确切的历史记载里这件事不是某位史官抽风胡乱记错了的话,那真的让人无法理解。

    但杨怀仁现在似乎明白了,对耶律延禧来说,反正儿子也不是自己亲生的,送出去换回来一位朝堂上重臣的忠诚来稳固自己的根基,似乎没有什么不合算的。

    杨怀仁问道,“耶律洪基做这种事,有多久了?”

    崔庆答道,“去年年底好像是最开始的一个,今年又送进来一个,太子府上如今有两名已经身怀六甲的女子。

    如果耶律延禧运气好的话,今年秋上大概就能当爹了。但具体那两个女子是谁,因为属下的身份很难进耶律延禧的内宅,加上此事耶律延禧很是小心隐藏,所以属下也不是很清楚。”

    杨怀仁点点头,觉得这一点便是他需要的那种可以利用一下的点了,只是这样起头制造耶律延禧和萧撒弼的矛盾,似乎还少了点什么。

    “崔副堂主,你可知道耶律延禧的那三十多个妻妾之中,有谁和萧撒弼这边有什么联系的?”

    崔庆自然知道杨怀仁是在找突破口,他仔细想了想,答道,“要说联系,那肯定是有的,比如耶律延禧的皇太孙正妃,按照他们契丹人的规矩,就是个姓萧的,算起来肯定也是萧氏的某位贵族的女儿。

    契丹贵族之间的联姻关系非常复杂,同时又非常紧密,要找联系,肯定是能找到的,不过属下觉得,这些似乎都找不到耶律延禧和萧撒弼的矛盾点。”

    杨怀仁倒是相信崔庆所说,只是觉得既然有联系,就算之前没有什么矛盾的点,现在他也要制造出一个矛盾点来。

    “你再想想,任何的信息都不要错过。”

    崔庆允诺,双手抱着脑袋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才忽然说道,“属下想起一件事来,不知道能不能给公爷提供帮助。”

    “别啰嗦,快说。”

    “哦,属下想起耶律延禧如今的一名爱妾,是一位耶律氏贵族中的女儿。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只是属下曾经听外头人说笑的时候提起过,说这位耶律氏的贵族,是两头吃得开。

    而他们说的这两头,便是太子府和北院大王府了。原因嘛,是因为这一位耶律氏的贵族的姑母,正是萧撒弼的娘亲。

    而他的女儿又嫁给了耶律延禧做妾,还成了耶律延禧的一名爱妾,所以外头人看来,这个贵族便是左右逢源了,跟萧撒弼这边论起来是很近的亲戚,而他同时又是皇太孙的岳父。”

    崔庆顿了顿,杨怀仁忽然意识到他话没说完,“这个关系确实平常,但……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

    崔庆点点头,“是。不过这件事我也不敢确定,纯属传闻。他们说耶律延禧的这个爱妾生得粉颊玉肌,倒是和当年萧撒弼的母亲生得有七八分相似。

    这个女人属下是见过的,确如外人说的一样,的确是个难得的契丹美女,只是萧撒弼的娘亲早就过世了,而且两个女人年龄差距很大,外头人说她们生得相似,也许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什么根据。

    所以属下想到了,也不想说出来误导了公爷,万一这些传闻都是些市井的闲人瞎编乱造的,咱们可就弄巧成拙了。”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