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漫天谣言(下)
    耶律延禧对于外头的谣言,本来也并没觉得不妥,似乎让外头人知道他还能夜夜欢歌,正好可以掩饰他已经肾虚的事实。

    至于叫错了两个女人的名字嘛,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叫房的声音别人还能听出他叫的谁来,还真是生了一副好耳朵。

    可当他借种生子的传闻出来以后,耶律延禧便坐不住了,一个没有生儿子能力的皇位继承人,任谁听起来好像都会觉得不太靠谱。

    而这个传闻也开始渐渐发酵,又过了半天,谣言便改变了矛头,开始直接指向了他,说他根本就不是昭怀太子耶律浚的儿子,他也是通过借种生子的方式才当上的皇太孙的。

    耶律延禧快要崩溃了,原来外面也不是没有过对他不利的谣言,但这次和那些不痛不痒的谣言不同,直接被人怀疑他正统的皇室血统,便动摇了他皇位继承人的根基了。

    他立即召集了他最亲信的人,商讨如何面对如今的局势。

    众亲信各抒己见,谁都能想明白关于耶律延禧的谣言一定是跟前一个羞辱了萧撒弼的谣言有关,但这件事人家本也没藏着掖着,根本就不怕你知道。

    只是说到如何面对的事情上,却都抓耳挠腮没了良策。总不能带人上门去找萧撒弼算账,人家完全可以说那些传闻都是谣言而已,你当真,难道谣言是真的?

    不仅如此,外头百姓听闻了第二个谣言之后,似乎也渐渐想明白了一件事,如果第二个传闻是真的,那么第一个谣言,还可信吗?

    萧撒弼的反击确实完美,耶律延禧开始担忧,他祖父为他做了那么多事,眼看着就要时机成熟,下一道旨意确立他皇位继承人的地位了,如今忽然间出了这样的事,耶律洪基就算是皇帝,也不可能不顾及其他契丹贵族和朝臣的怀疑情绪,一定会将事情押后再议。

    耶律延禧这一刻恨毒了萧撒弼,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在生嚼萧撒弼的肉一般。

    扮成了耶律耶皮的崔庆,尽管是太子府生意的大总管,但他毕竟没有正式的官职,这样的诚里在那些耶律延禧的亲信大官面前,原本他是没有什么发表意见的权力的。

    但崔庆见其他所有人都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办法来应对,便站出来道,“皇太孙殿下,卑下倒是有个办法,却不知道现在说出来,合不合适。”

    耶律延禧正愁得不知所措,见耶律耶皮忽然这么说,想到耶律耶皮虽然不太懂官场上的事情,但他掌控的太子府的生意却做得风生水起,可见此人也是有不小的本事的,说不定他的主意就能帮上大忙。

    “别管合不合适,你有什么想法,只要能对付萧撒弼,孤重重有赏!”

    耶律耶皮缓缓道,“殿下如今担心的,不过是外边人传扬陛下不能……”

    耶律延禧急道,“有话直说,在场的没有外人,你不用避讳。”

    “哦,那卑下先请殿下不要怪罪。卑下想说,外边人传扬殿下不能生儿子也好,说陛下不是皇上的亲孙子也好,这其实都是姓萧的老王八蛋杜撰出来的,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证明那些谣言的真伪。

    若是殿下现在慌了,反倒被姓萧的抓住了把柄,然后就会传扬殿下听闻谣言之后心慌,是因为殿下心虚,外头人一听,便会觉得姓萧的说的有道理,反而会越来越觉得前边那些谣言都是真的。”

    耶律延禧恍然大悟,慢慢点着头琢磨了一下,觉得耶律耶皮说的很对,他越是心慌,就代表他越是心虚,而他越是心虚,便越证明了谣言的可信性。

    “那照你看来,孤应该怎么做?”

    耶律耶皮答道,“谣言这东西,既然是谣传,本身是没有什么可信性的,中京城里类似的谣言多了去了,老百姓传一传,也不会真就当了真。

    皇太孙殿下大可做出一副完全不在意的姿态来,像往常一样出门,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外头老百姓一看殿下根本就不在乎这样的谣言,慢慢的也就觉得那些谣言肯定不是真的,既然传下去也没有意思,也就不再传了。

    而且……如果皇上知道了殿下能冷静面对这些谣言,也会觉得殿下成熟稳重,遇事冷静,反而会更加放心的把皇位传给殿下。”

    耶律延禧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这件本来是对我十分不利的事情,反倒是帮了我一个忙?”

    “嗯。”耶律耶皮赶忙点头。

    另一个契丹老者,是皇太孙的老师,一开始耶律延禧让他们想办法,他只是执拗的去想如何像萧撒弼一样,用另一个谣言来反证第二个谣言纯属扯淡,再把罪责巧妙的安排到萧撒弼头上去。

    听耶律耶皮一说,才想到那么做,只会让皇上和朝堂上的大臣们觉得耶律延禧心胸狭隘,一条谣言他就睚眦必报,似乎不是个未来明君的所为。

    反倒是以前那个他根本看不起的做买卖的太子府生意总管说的这个道理,正好能借势帮耶律延禧一把。

    老头笑道,“耶律耶皮说的不错。老夫竟没有想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去理会这些谣言,勇敢的走出去,摆一副大公无私的姿态来给外头的老百姓看,这才是最明智的办法。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殿下越是不在意这些谣言,就显得陛下的身份越是可靠,北院那边就算再想编排出别的什么谣言来抹黑殿下,也没有人信了。”

    “老师也这么觉得?”

    耶律延禧细细想了一下,确实这个办法很好,虽然要顶着压力强颜欢笑去做戏,但事情过后,他的皇位继承人的地位便更加稳固了。

    说不定他祖父见到他如此智慧的处理了这次危机,也会对他信心大增,也许会加快了颁发那一道册立继承人的旨意,也大有可能。

    “好办法!耶律耶皮,你的主意很好,孤重赏你黄金三十两!”

    崔庆忙作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来,“多谢皇太孙殿下的赏赐,卑下愿为殿下赴汤蹈火,永远追随殿下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