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 耶律洪基的愁绪
    翌日,朝堂之上。

    辽国的文武百官没有人不知道这几天里谣言满天飞的事情,今日是捺钵节之前最后一次朝会,所有人都想着,今天两位谣言风暴中的两位主角在朝堂上相遇的时候,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明争暗斗。

    耶律洪基自然也不会不知道,谣言这东西,到处都有,就算想禁止,也是禁止不了的,嘴长在别人身上,总不能挨个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住。

    而且耶律洪基一向鼓励群臣广开言路,梦想着做辽国的一代明君,如何因为民间传扬了些没有根据的谣言,就毁了自己一生的英明呢?

    但他心中不悦,特别是第二个谣言提到的是他帮助孙子借种代孕之事确实是真的,除了对谣言的发起者心怀怨恨,对耶律延禧连这种小事都隐瞒不了也感到忧心和失望。

    耶律洪基为了这个孙子能顺利继承辽国皇位的事情,这几年已经操碎了心,可如果耶律延禧还是这么不争气,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扶持他了。

    毕竟他已经年迈,人过了六十,各种各样的病痛开始袭扰他的身体,也许外人看上去他依然精神矍铄,可他心里清楚,他一直都是在苦苦支撑着,盼望着耶律延禧能够快点成长起来,他要撑到那一天的到来。

    耶律洪基更清楚,忽如其来的谣言,绝对跟往常那些不痛不痒的谣言不同,它们在这样的时间点忽然出现,似乎预示着某些人在暗处搞鬼,目的便是让萧撒弼和耶律延禧越来越交恶,直到群臣对他们都失去信心。

    那背后策划了这件事的人,又是谁呢?

    耶律洪基想了好久,还是没有想明白,在他眼里,觊觎契丹皇帝位置的人,不仅仅是萧撒弼一个,尽管萧撒弼看上去是实力最强的那个,但他的智力,还不足以动摇耶律延禧现有的优势。

    耶律跋窝台?

    耶律洪基自嘲地笑了笑,简直不可能,目前耶律跋窝台几乎是他身边最信任的大臣了,如果他都有谋反之心,恐怕放眼整个朝堂,没有人是值得他信任的了。

    耶律和鲁斡?

    耶律洪基自己起码是不信的,他这个弟弟,虽然粗鲁了些,莽撞了些,但这个人除了带兵打仗是一员猛将之外,让他玩权谋,他没有足够的心机。

    尽管从得利的角度讲,耶律和鲁斡是值得怀疑的,但耶律洪基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耶律和鲁斡太蠢了,他想不出这样一个同时打击了耶律延禧和萧撒弼的主意。

    或者是其他的契丹贵族?

    他们隐藏的很深,对皇位有念想,但是又么有足够的实力来争夺,所以想到这样的主意,让耶律延禧和萧撒弼鹬蚌相争,他好躲在背后渔翁得利?

    有这个可能,因为耶律洪基帮耶律延禧接种生子的事情,便是他从本族子弟中精挑细选的几个年轻力壮的男子,借了他们的种。

    事情做的已经足够严密了,但这世上,终归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的,有个皇族中的成员知道了这件事,便利用这件事来谋利,听起来似乎很有可能。

    耶律洪基心中叹气,权力的确是好东西,但也容易让人失去理智,慢慢演变成魔鬼,连亲生兄弟为了争权夺利都能反目成仇,何况同族中的子弟呢?

    当然,耶律洪基也不排除是外部的势力在搞鬼。

    近年来很多部族都在发展壮大,慢慢开启他们部族吞并和融合的历程,原本他们分散着各自为政的时候,契丹人统治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压力,但今天这样的情况也已经渐渐发生了改变。

    蒙古各部的人口增长速度很快,女真部也躲在白山黑水里开启他们的统一进程。

    如果不尽快组织这一切发生,用尽所有力气去打压他们,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里,契丹人在北方的统治地位可能不保。

    但耶律洪基如今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处理这些,因为契丹人的心不齐。

    耶律洪基的夙愿,自然是让契丹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但契丹人在北方统治了太久了,安逸的生活让他们逐渐失去了危机意识,他们变得骄傲自大,却察觉不到这种安逸生活所给他们带来的危险。

    大家族开始追权逐利,朝堂上也越来越多的出现了像耶律乙辛这样的人,耶律洪基又不敢盲目的去打压他们,因为盲目的打压,只会带来更大的风险。

    一件件一桩桩,都是愁心事,耶律洪基也想强势的把所有事处理的干脆利落,可他的身体和精力已经不允许了,冒然改变现状,只能让他的统治瞬间崩塌。

    顾不了那么多,眼下最紧要的,是把这几天里外边谣言漫天飞的局面扭转过来,他期待这一次,耶律延禧能够拿出一个未来皇位继承人的风范来,但,他真的有这样的胸怀吗?

    两个冤家终于碰面了,萧撒弼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好像这几日里的谣言,都跟他毫不相干。

    耶律延禧这边,竟也好像事不关己一般,面色里透露着一种坦然,见到萧撒弼的那一刻,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而是像往常一样,语气淡淡的,却充满了自信,跟萧撒弼打了招呼。

    萧撒弼心中惊奇,换了是他,被人反击得眼看要火烧眉毛了,他早就怒火三丈了,可耶律延禧竟然如此镇定,让他一时之间也猜不透,这小子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朝会上自然是处理一下政事,同时也为几日后的捺钵节做准备,耶律洪基对谣言之事,只字未提。

    不提归不提,不过他还是仔细观察了萧撒弼和耶律延禧的反应,萧撒弼虽然面色如常,但能看得出来,他似乎心中疑惑不定。

    而耶律延禧神色淡定,似乎完全没有被外边各种对他非常不利的谣言所影响。

    耶律洪基暗暗称奇,也感到一丝的老怀安慰,也许,他的这个孙子,真的开始长大了,正是他这样的镇定,让耶律洪基感到了他身上有了一种王者之气。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