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9章 不一样的鬼姐
    夜幕降临,草原的颜色渐渐暗淡了下来,营地里燃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堆,池塘里也传来了阵阵蟾鸣。

    杨怀仁和众兄弟用过了晚饭,便催着大家回去,因为明天还要起早,所以让他们早点休息。

    可送走了兄弟们,杨怀仁却有点睡不着了。

    他走出帐篷外,心里很想赶走湖边的那些叫的正欢的癞蛤蟆,可转念一想,这么做太幼稚了,湖边的癞蛤蟆多了去了,一个人如何赶的完呢?

    其实,杨怀仁把害他睡不着觉的罪责全部推卸到癞蛤蟆身上,也有些偏颇,毕竟人家才是这里原有的生灵,人类才是后来者。

    而且他睡不着觉,是因为他心里有事,总是惦记着,却又无法开解。

    想家,想念家中的母亲和妻儿,那是一定的,一个人身在数千里之外,难免有些思想的愁绪。

    杨怀仁想着,大官应该会走能跳了吧?然后自己就傻呵呵地笑了,大官和小鱼儿才刚六七个月大,哪里会走路呢?

    可他一想到两个孩子,就不自觉地幻想到他们欢快地喊着“爸爸”,跑着跳着冲向他的怀抱的场面。

    他面相南方,喃喃道,“希望家里一切都安好,两个孩子都能健康成长。”

    黑暗里杨怀仁正在默默祈祷,忽然听到背后不知是谁走近了,发出双腿踢过了青草的摩擦声。

    他警惕地转过头来,发现是鬼姐,接着他放下心来,“以为你不会出现了呢。这阵子发生了很多事,我也一直联络不上你,没法把事情的进展告诉你听。”

    鬼姐今夜不知怎么了,表现的很乖巧,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杨怀仁顶嘴,而是忽然问道,“你……想家了吗?”

    杨怀仁点头,这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你的一双儿女,应该很可爱吧?”

    杨怀仁笑了,自信道,“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的种啊,呵呵……”

    鬼姐整个人沐浴在月光里,脸色本来显得有些惨白,但听了这句话,她不知怎么便羞红了脸,嗔骂了一句,“你总是没个正形,真不知道那一面,才是真正的你。”

    “哪一面,都是真实的我。”

    杨怀仁回答的理所当然,也忽然间想明白他今夜为什么睡不着了,他心里,也隐约担心着鬼姐,和她背后的蓝衫军。

    “对了,有些事,趁着今天你能偷跑出来的机会,我要向你交代一下,省的你明天没有任何准备……”

    杨怀仁话没说完,鬼姐打断了他,“我都知道了。”

    “呃……蓝衫军里看来聪明人不少。”

    让杨怀仁没想到的是,他的话是夸鬼姐和她背后的蓝衫军了,鬼姐却没有半点开心的意思,心不在焉地接了一句,“也不能那么说。”

    杨怀仁一时没想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接着问道,“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鬼姐抬眼望了他一眼,又转向了静谧的湖面,“萧撒弼从比武招亲那天起,就有点不对劲,这一点你能发觉,我同样也能察觉出来。

    当然,这似乎也要拜你所赐,你的一番聪明人的理论,当时还真是点醒了很多人,萧撒弼,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萧撒弼想要干什么,相信我也不用多说了,咱们心里都有数。而你为了达到你的目的,自然等不及要逼迫他尽快起事,于是便有了前几日城里谣言漫天的事情。

    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聪明,能想到用这种方法,几乎没有什么付出,便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

    “哦?”

    杨怀仁笑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鬼姐答道,“一开始见你的时候,我还真没想到,到现在,我想明白了。宋朝皇帝之所以派你来出使辽国,目的无非是为了西面的战事。

    这次宋夏战争,绝对不会是宋朝报复西夏,单纯为了讨要回先前割让给西夏的那点土地那么简单。

    照我看来,应该是宋朝皇帝想借着这次战争一劳永逸了。”

    杨怀仁没想到鬼姐竟猜透了他此行来辽国的终极目的,有些讶异的望着她,似乎觉得鬼姐今天似乎和以前印象里有些不同。

    但是具体不同在哪里,杨怀仁只能说原来感觉这个女人身世虽然很复杂,性情也有点奇葩,但总体上来说,鬼姐整个人还是相对很简单的,杨怀仁不敢说可以看透她的内心深处,却也敢说能触碰到她的内心。

    可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又触碰不到了,鬼姐有心事,但好像又有些压抑着内心的情绪,如果只是看她的表情,似乎只是一个爱慕了自己的一个青春少女罢了。

    杨怀仁心中苦笑,既然被她看穿了,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原本他也是打算在明天的大事发生之前,把一些事情告诉鬼姐的,目的也是提醒她小心自己的安全。

    现在,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鬼姐很聪明,她能看穿了他此行来辽国的目的,那么萧撒弼中了计,被逼无奈明天就要闹事的事情,想来鬼姐不会看不明白。

    “既然你都知道了,现在忽然说给我听,就是要显摆你的聪明吗?”

    杨怀仁的口气忽然变的有点轻佻,向鬼姐靠近了两步。

    鬼姐红着脸瞥了他一眼,接着脚下也退开了一步,也似是开玩笑的口吻说道,“明天咱们就要成亲了,你等不及了吗?”

    杨怀仁只好摊开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鬼姐叹了一口气,“本来我今夜可以不来的,但我躺下去,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走出帐篷,不知不觉就走到你这里来了。”

    话很简单,可杨怀仁就算再迟钝,也听明白鬼姐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了。

    “担心我了?”

    杨怀仁坦然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没事的,也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鬼姐似是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杨怀仁,你的确很聪明,但有时候聪明过了头,就容易被自负蒙蔽了双眼。

    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事情绝对没有你想象里那么简单。我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一些话,现在拿来送还给你,人生总会让你产生错觉,比如,你控制了局势?!”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