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 酒里有毒!(上)
    杨怀仁不是吹牛,凭他超出常人的嗅觉和味觉,如果酒中有毒,他是能嗅的出来的——因为这年代还真没有完全无色无味的毒药。

    当然,砒霜是不可能的,很多小说和古装影视剧里,经常描述把主要成分是砒霜的鹤顶红一类的毒药下到酒里或者饭菜里,给仇人下毒的。

    这是十分可笑的,后世工业化时代提纯的砒霜,因为纯度高,所以可以做到无色无味,的确可以这么做而不容易被发觉,但这年头,化工技术落后,砒霜的制造和提纯十分粗糙,砒霜是有明显的味道的。

    别说杨怀仁了,只要不是个一点儿嗅觉都没有的人,都能闻得到那种刺鼻的气味,这样的砒霜下到酒里,酒精挥发后那个味道就更明显了。

    不过在这个时代真要下毒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有些天然的,从有毒的植物或者昆虫提取出来的某些毒素,味道本身还真的不明显,加上酒精的气味掩盖,很难被人察觉。

    比如杨怀仁提炼的河豚毒素,尽管纯度实际上也很低,但因为河豚毒素毒性很大,所以纯度并不会影响实际实用的效果。

    而从眼前的两只银色的酒壶里,杨怀仁竟没闻到任何酒精之外的特别味道。

    他心中无法不去怀疑,难道酒里没有毒?

    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他计算了很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萧撒弼真的甘愿接受这样的命运?

    杨怀仁觉得无法相信,他下意识的悄悄瞅了一眼鬼姐,发现她表情入场,脸上带着一个普通新娘那种幸福的笑意,完全没有丝毫的怪异。

    那她昨夜里说过的,今天的事情没有想象里那么简单,又是什么意思?

    羊父从北院大王府里千难万难里送出来的情报,一个毒字和一个陷字,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萧撒弼要给耶律洪基下毒,然后把罪名陷害给另一个人,比如杨怀仁?

    杨怀仁彻底糊涂了,思绪有点混乱,他不是没想过今天事情的发展脱离了他的预期,但现在看来,似乎脱离的有点太远了。

    萧撒弼没有下毒,鬼姐所说的不简单,似乎也没有任何要出现的征兆,那为什么杨怀仁却有种难以言表的不安呢?

    杨怀仁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心情有些紧张,他准备了一个方法,在萧撒弼没有下毒的情况下,他亲自来给耶律洪基下毒,然后陷害萧撒弼。

    他和鬼姐在契丹少女的协助下,每个人都提起一支酒壶来,同时往一只银碗里倒酒。

    等倒满了,杨怀仁立即伸手端起碗来,趁所有人都没有注意,拇指指尖探入了碗中的酒水里,又立即收了回来。

    他动作很快,快到就算有人看到了他的动作,也只以为是新郎官紧张之下不小心把指头淹在了酒中,绝对不会怀疑他对这碗酒已经动了手脚。

    杨怀仁所下的毒,也并不是他常用的河豚毒素,因为他还无法掌控下毒的量。

    他提取的河豚毒素,因为纯度低,毒素在粉末中分部的不均匀,所以如果他不想毒死一个人的话,实在没法控制下毒的分量。

    而且他确实不想耶律洪基死,目前来看,耶律洪基还有几年可活,而且他一直力主宋辽和平,这对大宋来说,相当于多了几年时间来壮大和发展。

    如果耶律洪基今天死了,反而对杨怀仁和整个大宋不利,将来的继任者不管是耶律延禧还是萧撒弼,或者是另外的什么人,都无法保证现在的宋辽之间的和平局面不会改变。

    所以杨怀仁考虑了好久,决定用单纯的曼陀罗毒。

    假设耶律洪基能顺利中毒的话,他只会出现晕厥和幻觉等不适,立即能发觉他中了毒,但曼陀罗毒只有量很大的情况下才会对神经造成伤害,所以耶律洪基不会有生命之忧。

    杨怀仁端着酒碗弓着身子向前递向了耶律洪基,“多谢陛下为本使赐婚。”

    耶律洪基似乎很开心,接过了银碗去笑道,“你们的结合,已经受到了草原之神的赐福,杨使节是宋人,安国公主是契丹人,你们的结合也同时预示着宋辽之间将永修和好。”

    说罢便要去饮那一碗酒,杨怀仁面带笑容,心里却紧张的无以复加。

    正在此时,鬼姐忽然大叫一声,“酒里有毒!”

    杨怀仁立时便惊呆了,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鬼姐会这么做,也许是她刚才看到了杨怀仁的动作,也许是她早就想好了在最关键的一刻里大喊这句话,不管酒里是否真的有毒。

    更让杨怀仁吃惊的是,耶律洪基手中那碗酒在嘴边停住,并没有往嘴里倒下去,而他脸上的表情真的吓到了杨怀仁。

    因为耶律洪基并没有任何的惊讶,而且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他事先就知道了?!

    杨怀仁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耶律洪基是如何知道的?

    杨怀仁的脑子一时间里转不过来了,仿佛连自己的身体也失去了控制,只得僵在那里,想动也动弹不了。

    他的思绪快速的闪过,最让他恐惧的结果,便是耶律洪基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如果下毒的罪名被安到了他的头上,那一切都完了。

    他的小命肯定是保不住了,他一班兄弟的处境同样是身陷囹圄,区区三百人想从耶律洪基眼皮底下逃走,简直不可能。

    而且这件事会被耶律洪基当做抓住了宋朝的把柄,就算不会立即向宋朝宣战,也一定会借着这个理由,向宋朝提出许多无理的索求。

    杨怀仁唯一能做的,就是如果耶律洪基真这么做,他立即把那碗有毒的酒抢过来喝掉,用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也有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是鬼姐或者他背后的蓝衫军另有计谋,来实现一个他们的目的,要不然,鬼姐如何会把杨怀仁置于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呢?

    或者她的计谋和杨怀仁类似,也是刺探到了萧撒弼的计谋,然后将计就计,对萧撒弼来一招借刀杀人?

    这难道就是鬼姐所说的事情不简单的缘由所在?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