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酒里有毒(中)
    鬼姐这么一喊,耶律洪基身后的侍卫立即冲出来把他围在中间,弯刀蹭蹭出鞘,领头的一个侍卫更是把弯刀直接架到了刚刚端酒给耶律洪基的杨怀仁的脖子上。

    在场的众契丹贵族和朝臣们更是惊恐的无以复加,竟然敢有人在耶律洪基的酒里下毒,就不怕被诛九族吗?

    他们虽然第一反应是看向了杨怀仁,但谁的心里都清楚,杨怀仁只不过是一个宋朝使节,而且如今他已经是安国公主的金刀驸马,对耶律洪基下毒,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所以他们隐隐想到,如果真有人胆大包天敢在耶律洪基的酒中下毒,一定是另有其人,而杨怀仁,只不过是个倒霉的替罪羊罢了。

    黑牛哥哥他们几个见杨怀仁忽然间被人制住,情急之下立即就要冲出来解救他,但这次婚礼之上除了值守的宿卫军之外,谁都不能携带武器,所以他们一个个的也都是赤手空拳。

    卢进义虽然不是他们之中最年长的,但他似乎是最镇定的,尽管忽然之间发生的变故已经脱离了大家的预期,但他依然冷静地极力拉住了大家跳出去的冲动。

    他小声对众兄弟说道,“别冲动,哥哥眼下并没有生命危险,咱们冒冒然冲出去,反而害了他。所以越是这种时候,咱们几个便越是不能慌乱。”

    杨怀仁也心知这时候越是慌张,越是容易被人怀疑,所以他忽然间镇定了下来,摊开了双手示意他手里什么都没有,微笑着说道,“大概是个误会,不信把酒端过来,我喝给你看。”

    鬼姐护着他似的,挽住了他的臂弯,神情紧张地冲着耶律洪基摇了摇头。

    耶律洪基对侍卫摆了摆手,让他们放开杨怀仁。

    “驸马本也没有给朕下毒的动机,况且驸马能这么说,更加说明下毒的不是他。”

    说罢他镇定自若地吩咐人牵了一只羊羔来,对众人说道,“众卿不必慌张,如果真有人想毒死朕,他一定逃不脱,而且酒中究竟有没有毒,还要试过了才知道。”

    侍卫把耶律洪基手中的酒碗端过来,野蛮地摆开羊羔的嘴巴,把那银碗中的酒灌了进去,而后他撒开了羊羔,观察它的变化。

    羊羔被撒开,惊慌地挣扎跳到一边,见没有人再追赶它,便渐渐安静下来,见草地上青草肥美,竟兀自吃起草来。

    过了一会儿,羊羔并没有什么反应,杨怀仁暗暗长出了一口气,心说羊平时吃草,也会不小心吃到一些有毒的草叶,可能它们自身是有一定的抗毒能力的。

    所以那点曼陀罗毒,羊羔吃下之后,也许会有点晕晕的,但还不至于立即就倒地,所以单凭看的话,也看不出来它是否已经中毒。

    到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酒里并没有被下毒之时,便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鬼姐。

    鬼姐一脸迷惑,看了看托盘里的银质酒壶,又看了看羊羔,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杨怀仁也迷糊了,一时之间搞不清楚鬼姐或者她背后的蓝衫军到底在搞什么鬼,是预先知道了萧撒弼要给耶律洪基下毒,但也知晓耶律洪基早已洞悉了一切,所以借鬼姐之口说出“酒里有毒”,借以让鬼姐获得耶律洪基最大的信任,以后便利用这份信任来实现他们更大的目的。

    也或许是和杨怀仁一样,他们暗中在酒里下毒,然后把罪名扣到萧撒弼头上,借耶律洪基之手杀了萧撒弼。

    这样一来契丹人内讧,整个朝政和国力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而蓝衫军则趁机发展壮大,恢复曾经抗辽第一组织的地位。

    事实是如何,杨怀仁想不出来,但他现在顾不上蓝衫军到底要做什么,只要实现了他的目的,不论过程是怎么样的,他都能接受。

    但眼下鬼姐的处境就极其尴尬了,她是如何知道酒里有毒的?为何要当着众人面前大喊出来?

    而被灌下了所谓毒酒的羊羔依然安让无恙,事实似乎已经证明酒里根本那就没毒,那她又要如何自处?

    可耶律洪基脸上带着迷之微笑,好像全然不介意鬼姐刚才的大呼小叫,而且眼神里很温暖,似乎很明白鬼姐此刻的心情一般。

    他转向了左手边,对萧撒弼说道,“萧爱卿,你如何看?”

    萧撒弼神色如常,也看不半分紧张来,缓缓站起来身来走到侍女身边,往银质的酒壶了看了一眼,接着笑道,“银本身就能探毒,所以陛下饮酒,向来都是使用银质的酒壶和酒杯。

    刚才下臣检查过了,银质的酒壶并没有变色,酒壶中的琼浆晶莹透明,丝毫看不出来被人动过了手脚。”

    他又指了指犹在自在的吃草的那只试毒的羊羔,笑道,“陛下也用这只羊羔试过了这碗酒,过了这么久,羊羔既然都安然无事,那就说明酒中根本就没有毒。

    倒是安国公主如此大惊小怪,倒让下臣觉得想不通了,呵呵……”

    萧撒弼说罢欠身施了礼,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杨怀仁有点发愣,心说今天这什么情况?耶律洪基和萧撒弼好像都有了先见之明,知道鬼姐会有这么一出似的。

    杨怀仁却猜不透了,他们这是在搞什么鬼?萧撒弼就没打算下毒?还是他所等待的时机,根本就不是这一次捺钵节上?

    一切的一切,都脱离了他最初的预想,萧撒弼难道甘愿被耶律洪基一点一点的剥夺了权力,从此再没有机会实现他的野心和理想?

    耶律洪基听到鬼姐喊“酒里有毒”的时候,为什么完全没有惊讶之情?面对自己被人下毒这种事,他为何又如此坦然的面对?

    有没有可能,不管是谁,的确是有人在他的酒中下了毒,但他早已洞悉了这个阴谋,已经事先派人替换了银壶中的美酒?

    刚才发生了这样的怪事,耶律洪基不问他的孙子,也不问他信任的耶律跋窝台等人如何看,偏偏抓出萧撒弼来问他如何看待,这又是有何用意?

    杨怀仁脑子更乱了,所有的问题在他的脑袋里游走和碰撞,却如何也找不到理由把它们联系到一起,找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