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8章 狗咬狗(上)
    场面很混乱,众人的表现也很慌乱,杨怀仁却暗暗发现耶律跋窝台其实并没有那么慌乱。

    从耶律洪基中毒之后,他一直很镇定,并没有表现出对耶律洪基的情况的关心,只是镇定地吩咐手下人保护好了公主和驸马,然后便召集了几个相好的朝中大臣商议如何应对这样的紧急情况。

    朝中几位老臣也开始出面安抚慌乱的人群,人们渐渐从慌乱里冷静下来,开始去想是谁给皇帝陛下的酒里下了毒。

    第一个反应还是想到了给耶律洪基敬酒的新晋公主和驸马夫妇俩,但再一想,酒虽然是经过了他们俩的手敬的,但他们一直在现场,众目睽睽之下,好像也没有在酒里下毒的机会,就更不用说他们俩根本就没有给皇帝陛下下毒的动机了。

    而从动机的方向去想,倒是有几个嫌疑人,嫌疑最大的便是萧撒弼了,谁都知道他和耶律延禧不合,前几天外头谣言还传的沸沸扬扬。

    大家听了那些谣言,自然不会就当了真,但通过谣言里的内容,也会对一些事产生怀疑,然后从这些事里猜出一些端倪来。

    比如谣言里攻击耶律延禧,说他并不是耶律洪基的亲生孙子的话,便是为了皇位的继承权了。

    而有机会取代耶律延禧成为皇位继承人的,也不过那么几位,萧撒弼又是那个最有机会的人之一。

    想来想去,似乎耶律洪基如果中毒身亡,萧撒弼都是最大的得利者,如果真的有人能在耶律洪基的酒里下毒,萧撒弼也确实有这样的机会和能力的。

    耶律延禧很快想通了这一点,侍卫们把他拦在包围圈之外不让他进耶律洪基的金帐,他就非常生气了,可对耶律洪基贴身的宿卫禁军,他还不敢造次。

    如果事后被人抓住这个把柄来攻讦他,他便百口莫辩了。

    所以耶律延禧回过头来,开始找萧撒弼算账,他拨开了人群,冲到萧撒弼面前,抬手一拳便打了过去。

    萧撒弼可不傻,自然知道躲避,而且耶律延禧不过是个十**岁的青年,又养尊处优惯了,也并没有多少打架的经验。

    萧撒弼只是侧身一闪,脚下暗中使了个绊子,便让耶律延禧摔了出去。

    耶律延禧咬着牙瞪着眼立即爬了起来,指着萧撒弼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敢在皇帝陛下的酒中下毒,我要诛你的九族!”

    “放你码的狗屁!”

    萧撒弼见重臣和各国使节都看向了他们,立即反驳道,“耶律延禧,你胡说什么?什么叫本王在陛下的酒里下毒?你少诬陷本王。”

    “就**是你,不是你还有谁?等老子登基大宝,第一个杀你全家!”

    耶律延禧毕竟年轻,盛怒之下有点失去了理智,说出来的话,句句恶毒,却句句都能被人抓了话柄。

    萧撒弼笑道,“你还真会血口喷人,不要以为你是皇太孙,就可以随意污蔑本王!

    你口口声声说本王下毒,你可有什么证据?如果有,你大可拿出来呈给众位王公和大臣们看,只要你能证实是本王下的毒,本王甘愿自裁于此!”

    萧撒弼说的字字铿锵,理直气壮,似乎很有说服力,也说服了众人,毕竟毒杀皇帝可不是普通的杀人那么简单,这罪名太大了,就算萧撒弼有弑帝夺位之心,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狂妄地承认。

    耶律延禧咬牙切齿,“萧撒弼,你少在老子面前装无辜,你见陛下身体日渐老迈,早就心怀造反之心,前几日你造谣污蔑我身份的清白,便是在位今日毒杀陛下做准备了。”

    众人“唔”地一声惊呼,又看向了萧撒弼。

    萧撒弼依然不慌不忙,竟阴着脸向耶律延禧身前走近了一步,反驳道,“耶律延禧你还真是天真的可笑,你**从哪里听说的谣言是本王传的?

    前日你还在朝堂上装出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样子,今天看来,你不是不在乎那些谣言啊,只不过是你心虚,所以强撑着演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罢了。

    我问你,如果那些谣言不是真的,你紧张个什么?!”

    耶律延禧大惊,这会儿也知道他刚才冲动之下说的话,似乎暴露了他心虚了,他扭头看见众臣惊讶的样子,立即平静了下心情,硬怼了回去。

    “萧撒弼,你少说那些没用的,谣言就是谣言,成不了事实,你编造那些谣言是什么目的,你心知肚明,在场的诸位大臣也一定能明辨是非,不用你煽动大家对我起疑。

    给陛下下毒的人,一定是你,既然你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一定不会留下证据给我抓到,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萧撒弼干笑了两声,“哈!哈!耶律延禧,你可真有意思,你拿不出证据,却还一个劲儿的把这个屎盆子往本王头上扣,你不觉得可笑吗?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真当你是皇帝陛下了?哦,对了,刚才你说要诛本王的九族,是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大辽的皇帝了吧?

    陛下如今中毒,但却没有任何人说陛下就一定会有生命之忧,你倒好,抢着站出来要杀这个诛那个的九族的,怎么?是等不及要取而代之自立为帝了吗?

    照这么看,本王忽然觉得给陛下下毒之人,是你!”

    耶律延禧听玩萧撒弼这一番理论,心脏都快炸了,不顾几位朝中老臣劝阻,发着狠要冲上去跟萧撒弼拼命。

    萧撒弼也不敢示弱,毫无惧色地挑衅着,“怎么,被本王拆穿了你的把戏,气急败坏了?

    耶律延禧,就**是你下的毒,你以为你的身份别人绝不会怀疑你对吧?

    你太**贼了,可大家也不是傻子,前几日那些谣言,一定是真的,你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败露了,你根本就不是陛下的亲孙子,所以担心陛下不会把皇位传给你,所以你情急之下先下手为强。

    你毒杀了陛下,然后把罪名诬陷到本王头上,就可以瞒天过海,篡夺我大辽的契丹皇位,你小子好算计啊!

    但你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你以为你的奸计别人看不出来吗?来啊,本王会怕你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