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1章 下毒的真相(二)
    杨怀仁迎上耶律和鲁斡的目光,并没有任何慌张。

    耶律和鲁斡本来想说既然盛酒的程序上没有问题,那也能是酒被盛上来之后才被人动了手脚了。

    而最后碰过了酒壶的只剩下三个人,除了杨怀仁和安国公主之外,只剩下已经中毒的耶律洪基自己。

    耶律跋窝台也想到了这一点,立即出来否认道,“梁王不用想,肯定不是他们,理由方才咱们已经讨论过了。”

    耶律和鲁斡其实心里也不认为杨怀仁有任何理由那么做,只是眼下找不出是谁在酒里下了毒,这毒药又是如何被下到酒里的,让他有点抓狂。

    忽然之间,耶律和鲁斡灵光一闪,反问道,“本王原也是相信安国公主和驸马的清白的,只是要在酒里下毒,要么是这些狗奴才盛酒的时候出了问题,要么就是酒被盛上来之后,被公主和驸马动了手脚。

    可眼下这两条能走的查探路线都走不通,本王也只能重新联想一遍整个过程。”

    史孝忠在辽国朝堂上以为人正直出名,在耶律延禧和萧撒弼等人争权夺利的斗争中,也一直处于一个中立的位置。

    加上他在朝为官的资历最老,所以当大家都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也都重新把焦点放在了他身上,等待他能给大家指明一条新的查找方向。

    史孝忠从耶律和鲁斡的神色里立即猜到他在想什么,便忽然向安国公主问道,“老夫想起公主殿下和驸马给陛下敬第一杯酒的时候,公主曾失言喊出‘酒里有毒’的话。

    先前陛下中毒之前,连陛下自己也没有在意,老夫等众臣子们也只当是个笑话看待,可如今看来,老夫倒要问一下公主殿下,你又是如何忽然想到酒里有毒的?”

    焦点又来到鬼姐身上,萧撒弼一脸奸笑,其余众人也开始把耶律洪基中毒联想到这件事上,便瞅向了鬼姐。

    鬼姐走上前来,用询问的语气向耶律跋窝台问道,“真的要本公主说吗?”

    耶律跋窝台思考了一下,又抬眼扫了一眼众人,最后叹了一口气,接着点了点头。

    “那就得罪了。”

    鬼姐道,“昨天夜里,我睡不着觉,便到帐外看星星……”

    杨怀仁忽然觉得很奇怪,鬼姐干嘛忽然提起昨也之事?可听到后边是说她睡不着所以出帐看星星,便知道鬼姐是在撒谎了,不知她要编一个什么故事,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心里一头雾水,搞不懂她究竟在做什么。

    其他人听说公主昨夜睡不着出帐看星星,只以为是成亲的前一夜心情太紧张激动,所以难以入眠,况且在场的许多昨夜睡得晚的人,也确实见过昨天夜里公主在外头溜达。

    可他们却搞不清这件事和她方才敬酒之时大喊“酒里有毒”又有什么必然联系,只得竖起耳朵耐着性子听下去。

    “我一路溜达到营地的边缘,就在我刚要往回走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有点熟悉的黑影,在营地外晃悠。”

    “黑影?是谁?!”耶律和鲁斡有点性急。

    鬼姐忽然脸色变得很难看,紧张地吞了一口吐沫才试探似的说道,“我只说可能,因为夜里太黑,我也没有看的太仔细,所以不敢太肯定。”

    “你只说是谁好了!”连耶律延禧也有点耐不住性子追问了。

    “是萧达勒徽。”

    “什么?!”

    众人一声惊呼,萧达勒徽不是死了吗?

    大约十多年之前,当时权倾朝野的耶律乙辛发现他的许多罪行渐渐浮出水面,他怕耶律洪基抓住他的把柄将他治罪,便想下手毒杀耶律洪基。

    那年在耶律洪基北巡之时,便在大黑山一带设计刺杀圣驾,当时随行的御医便是萧达勒徽。

    谁也没想到萧达勒徽竟然是耶律乙辛的心腹,暗中在耶律洪基平时服用的药汤之中下毒,却不料被耶律洪基发觉了他们的阴谋,下旨把萧达勒徽全家处斩。

    当时耶律洪基一句话便杀了萧达勒徽一家八十五口人,却为了要萧达勒徽一句是耶律乙辛指使他给皇帝下毒的证词,留下了他的命。

    但却在押送他回京的作证的路上,遇上一股人马把萧达勒徽救走,耶律洪基派人捉拿他的时候,萧达勒徽逃至一绝壁山崖之处走投无路,只得跳崖自尽,而且也找回了他摔成了一滩烂泥的尸首。

    也正因为没有了萧达勒徽这个人证,耶律洪基没有证据立即治耶律乙辛谋反之罪,才到两年后抓住了耶律乙辛另一个罪名铲除了耶律乙辛以及其朝中党羽。

    萧达勒徽之所以出名,除了他给耶律洪基下毒一事之外,他曾经是辽国宫廷中最出名的御医,擅长各种药剂,懂得如何治病救人,自然也懂得如何用毒杀人。

    而且他是一个非常善于给儿童治病的童科圣手,精通各种儿科疾病的医治,朝中贵族家中子弟,几乎都请过他看病,所以像耶律延禧和鬼姐这样身份的人,自然对他很是熟悉。

    史孝忠胡子都吹的老高,一脸质疑地问道,“公主殿下可看清楚了,怎么可能是萧达勒徽?”

    萧撒弼也一脸不相信,“不可能啊,公主你真会开玩笑,萧达勒徽早死了多年了,骨头都摔的没有一根完整的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营地外头瞎转悠?

    你当是闹鬼呢?呵呵,绝对不可能,肯定是你眼花了,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别的人而已。”

    鬼姐瘪着嘴有点委屈,“我也只是说有可能,也没说肯定就是啊。只是昨夜那个黑影的样子,和我印象中的萧达勒徽的样子真的太像了,所以我才惊讶啊。

    后来我见他潜入了咱们的营地,觉得这个人不管是谁,半夜里偷偷摸摸行色异常,肯定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所以便决定偷偷地跟着他。

    他进入营地之后,便扮作了一个巡夜的小兵,大摇大摆地溜进了膳房的帐篷,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之后神秘人便又潜出了营地,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

    我当时有点恍惚,不知道是我真看见了早已经死了多年的萧达勒徽,还是情绪紧张之下出现了幻觉……”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