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9章 下毒的真相(十)
    耶律洪基很快和杨怀仁达成了协议,只要杨怀仁能查出下毒的凶手和幕后主使之人,并且能说服宋朝皇帝支持耶律延禧将来继承辽国皇帝之位,耶律洪基愿意封杨怀仁为南方王,封地便是辽国最南端的灜州和莫州。

    这个协议的意思,就是把杨怀仁一个宋人,赐封成了辽国的一位藩王了,封地便是幽云十六州最南方的两州。

    听起来有点奇怪,一个宋朝的郡公,被辽国皇帝封为辽国的藩王,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而且按照当时宋辽两国实际的疆域和控制范围来看,虽说是辽国占据了大宋的幽云十六州,但燕云最南边的两州,灜州实际应全部在大宋的控制之下,也就是当时的河间府。

    而莫州被拒马河一分为二,河的南边,一多半也在宋朝的控制之下,北边的一小半在辽国控制之下,也只有归义和北沟两县的地界。

    所以耶律洪基名义上给了杨怀仁两州的封地,实际上只有区区两个小县,而且言明了是赐封给南方王的封地,并不是归还大宋,两者之间是有根本的差别的。

    尽管如此,杨怀仁也很满意了,只要两县在他的控制之下,他不在乎地图上的疆域区划是属于辽国还是宋朝,实际的控制,才是最重要的。

    想要讨回燕云之地,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下子要回十六州的地界,真的太难了,但如果杨怀仁用这种方式起了一个头,对将来大宋全部收回十六州的国土,有很大的积极意义。

    对耶律洪基来说,只要耶律延禧能顺利继位,给杨怀仁两县的地方他不会不舍得,而且将来辽国强宋朝弱的局面,在他心里是不会发生根本转变的。

    几年后耶律延禧稳固了他的统治地位,再要反悔把两县的地方也跟杨怀仁要回来,相信绝对不是难事。

    杨怀仁也知道这一点,不过他还是很谨慎的要耶律洪基能给一个书面的文件,证明他刚才答应了杨怀仁的事情。

    耶律洪基如今的情况也不能亲自写一道旨意,只能用口述的方式,临时找御医代笔,写下了这道圣旨,答应杨怀仁只要查找到下毒的真凶,这道旨意便立即颁布生效。

    杨怀仁这才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宿卫将军立即分拨了三百人的宿卫禁军供杨怀仁差使。

    再走出金帐,宿卫将军也跟着他走出了出来,向辽国的文武百官传达了一道圣旨,说皇帝陛下特命金刀驸马杨怀仁为特使,侦破下毒一案。

    杨怀仁侦查案件期间,携带御赐金狼头令牌,见令牌如见皇帝陛下,辽国上下不论官员百姓贵族平民,都须配合杨怀仁调查,凡不从者,三品以下,杨特使可先斩后奏。

    听完了这道旨意,众人哗然。

    原来陛下传召杨怀仁这个外人进帐,是为了命他侦破此次下毒案,但至于为什么特命杨怀仁为特使,很多人就不理解了。

    也许史孝忠站在另一个角度更容易想明白,耶律洪基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交给杨怀仁来办,一是对他的信任,同时也是表达了对耶律跋窝台和安国公主的信任,二是也许只有从杨怀仁这么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更容易找到真凶。

    耶律延禧管不了那么多,关切的问道,“驸马,皇祖父身体如何?”

    杨怀仁看了看围上来的众人都是一副关切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他也不太方便把金帐内耶律洪基的真实情况告诉众人,只好笑着说道,“陛下经过御医的一番救治,已经转醒过来,不过毕竟刚刚身中剧毒,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

    所以不便接见诸位,待几日后陛下身体好转一些,一定会陆续召见诸位的。”

    众人听罢皆是一脸的庆幸,但杨怀仁眼里,他们之中起码有一半的人庆幸的表情是做的很假的。

    杨怀仁也只能心中感慨,看来当皇帝真不是个好差事,那么多人盼着你死,而且这之中还有很多都是你的至亲之人,想想真是很可怜,怪不得皇帝们都称自己为孤家寡人。

    史孝忠对众人道,“既然陛下无事,诸位也可以放心了。陛下交代驸马爷负责侦破下毒一案,咱们就应该好好配合,争取早一些找出真凶,将其绳之以法。”

    杨怀仁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觉得史孝忠还真是油,刺杀皇帝抓出来叫绳之以法,还真是会说话,连造反的人都不得罪,怪不得一个汉人当了几十年辽官,人缘还这么好。

    耶律跋窝台问道,“那如今之势,案子要如何查下去?”

    他说着看向了那六只安然无恙的羔羊,杨怀仁也知道目前值得怀疑的人很多,但实际的证据却没有几个,线索十分混乱,连耶律洪基究竟中了什么毒,又是如何把毒吃进了肚子里都不知道,说查案,还真一下没了头绪。

    之前曾经怀疑过耶律洪基是故意演戏装作中毒引那个幕后的主使之人亮相,可眼下并没有成功,而且耶律洪基还中了招,事情也变得更加复杂。

    史孝忠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但他从杨怀仁刚才的话里,已经捕捉到了什么,杨怀仁脸上有欣喜之色,但也是在说道陛下命他破案之时才露出来的。

    而在他说陛下中毒的那一刻,并不像是在帮陛下掩饰,所以史孝忠也推倒了他的推断,越来越相信耶律洪基真的中了毒。

    鬼姐在圈外站了好久,才终于等到机会挤进来,靠着杨怀仁道,“既然陛下命你为特使查案,就不要辜负了陛下的信任和嘱托,不论你需要什么帮助,只管开口便是,我跟我父王一定站在你背后支持你。”

    杨怀仁听着这话,越听越觉得鬼姐的这一番话不是说给他听的,下意识的便看向了萧撒弼。

    萧撒弼从听到耶律洪基无事之后便心事重重,只不过极力不表现出来而已,这时候也不忘表现一下自己,走到杨怀仁面前道,“陛下要驸马爷查案,本王也全力支持,只是不知道驸马要从何查起呢?”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