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下毒的真相(十一)
    从何查起?杨怀仁也在想这个问题。

    首先要搞清楚的,应该是耶律洪基是如何中的毒,然后从中毒的真相里抽丝剥茧,找出幕后的指使者。

    杨怀仁走到耶律洪基的座位前,看了看桌上的菜肴和酒杯,陷入了沉思。

    如果酒里没毒的话?难道是菜里有毒?

    杨怀仁摇了摇头,菜色对耶律洪基和其他的贵族来说都是一样的,为何其他人吃了没事,耶律洪基吃了就偏偏中毒了呢?

    况且耶律洪基所有的饮食,都是经过了内侍先试过毒的,从耶律洪基中毒那一刹那的症状里,不难发现他是急性的中毒症状,总不能几道菜吃了一会儿,才忽然间中毒吧?

    这说不通,杨怀仁端起几盘菜肴来放到鼻子前嗅了嗅,忽然用手抓了盘中的肉放到嘴里,尝了尝味道,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鬼姐担心的走上来,想去制止他继续尝试,杨怀仁拍了拍她的手背,“放心,没事的。”

    史孝忠问道,“驸马是觉得菜里有可能有毒?”

    杨怀仁摇了摇头,“刚才陛下中毒时候的样子相信诸位也一定都看到了,可以判定陛下中的应该是一种毒性很大,发作非常快的奇毒,也只能是通过嘴,把毒药吃进了腹中的,这一点,大家没意见吧?”

    众人想了想,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杨怀仁的判断。

    杨怀仁接着道,“酒咱们用羊试过了,如果现在先假设酒里没毒的话,那么只能去试一试菜里是否有毒。

    不过我亲自尝过了陛下面前的几盘菜之后,依然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跟大家讲话,那就说明菜是没问题的。

    那么既然陛下是喝过了第二杯酒之后立即毒发的,那么排除掉猜中有毒的可能,只剩下酒里有毒这唯一的可能性了。”

    众人听着杨怀仁一点点的分析,又是点头应和。

    耶律延禧点着头忽然愣住了,“那也不对啊。菜是你亲自试过的,没有毒,那酒也是用羊试过了的,也没有毒啊。”

    杨怀仁笑道,“皇太孙殿下莫急,我们现在查找陛下中毒的真相,在没有绝对的指向性线索的情况下,只能用排除法。

    菜里是肯定没毒的,剩下的可能只能是下毒者在陛下饮用的酒里下了毒。”

    耶律延禧彻底懵了,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望着杨怀仁,“驸马你说的话前后矛盾啊,你没有发觉吗?”

    “不矛盾。”

    “怎么不矛盾?菜是你试过的,你说没毒大家也承认,但酒是用羊试过的,羊也没有事,难道不能证明酒是没问题的吗?”

    杨怀仁笑道,“之前我是这么想的,但我后来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第一杯酒陛下喝了没事,第二杯酒陛下喝了便出事了,这是为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还是不太理解。

    杨怀仁抓起第二个酒壶来给大家看,“我们都觉得下毒者要下毒,一定是要把毒药下在酒中的,单是这一点,我们是不是已经犯了经验性的错误呢?”

    说罢他举起银质酒壶,从壶里直接把酒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咽了下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史孝忠赶忙把酒壶从杨怀仁手里抢了过来,“驸马你疯了吗?陛下便是饮过了这只酒壶中的酒中了毒的,难道你不怕死吗?”

    杨怀仁摆了摆手,面色轻松道,“大家别紧张,我现在这不还在跟大家讲话吗?如果酒中有毒,我是不是应该像刚才陛下一样已经毒发了呢?”

    “咦?”

    众人恍然大悟,杨怀仁说的对啊,他也喝了这一壶酒,这不依然谈笑风生吗?那为何陛下喝了第二壶酒就中毒了呢?

    杨怀仁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举动,并不是一时莽撞,而是他笃定酒壶里的酒,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而且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想用这种举动来试探某些人,看看他们会是如何反应,从而从中找到一丝线索。

    结果是他确实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杨怀仁胸有成竹,抬手指向了萧撒弼,质问道,“萧大王,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承认吗?”

    众人立即转头看向了萧撒弼。

    萧撒弼并没有慌乱,反问道,“驸马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我承认什么?”

    杨怀仁淡淡道,“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敢作敢当,你做了什么,难道你心里不知道吗?”

    萧撒弼依旧泰然自若,“你说的没错,男人应该有担当,敢做敢认,可惜的是,本王没做过的事情,你非要本王认,你不觉得可笑吗?”

    耶律延禧怒发冲冠,咬着牙又要跟萧撒弼拼命,嘴里大叫着,“我早就知道是你个王八蛋给我皇祖父下的毒!”

    杨怀仁给宿卫军使了个眼色,宿卫军立即拦住耶律延禧,杨怀仁则笑道,“萧撒弼,今天我让你死个明白。”

    说罢他又举起来那个银质的酒壶展示个众人看,“诸位请看,这壶酒里,根本就没毒!”

    萧撒弼抢话道,“你**的疯了吧?一边说本王下毒,一边又说酒里没毒,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杨怀仁瞪了萧撒弼一眼,“疯了的人,是你。不过有一点,你让我真的另眼相看,你比我起先想象的,要聪明很多。

    我之所以敢喝这壶酒,是因为我知道酒壶的酒,是没有毒的。这一点,其实刚才史侍郎已经用羊试过了,羊喝了都没有毒发,那么我喝里自然也没有任何中毒的可能。”

    耶律和鲁斡越听越糊涂,皱着眉头问道,“驸马你想说什么啊,能不能说的简单点,本王听糊涂了。”

    杨怀仁道,“回到我刚才那句话,所有人一见到陛下中毒,第一个反应一定是陛下刚刚所饮的酒里有毒。

    是的,陛下的那一杯酒里,的确是有剧毒的。而由此想到的,就是这壶酒也有毒,倒出了这壶酒的酒坛里也一定有毒。

    大家再仔细想一想,下毒者为什么一定要在酒坛里下毒?为何不能在酒从酒壶里倒进了酒杯中之后再下毒?这难道不是咱们刚才犯了一个经验性的错误吗?”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